难忘的平安夜

难忘的平安夜: ...

平安夜的小丑

?又是它,又出现在家门口。 ?静轩卷缩在角落,脸上早已经是泪流满面,她不停的发抖,脸上有汉也有泪。 ?静轩有小丑恐惧症,何况外面也不是一般的小丑。他的嘴角笑到耳根,眼睛瞪的老大。夸张的假发和浓艳的妆容令他看起来更狰狞。 ?雪夜,闹市夜夜笙歌,曾经静轩也和酒 ...

平安夜之人肉苹果

今天是12月24号平安夜,小营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天已经渐渐黑了……小营感到一股阴风袭来……小营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突然,一个老人拦住了他! 小营吓了一跳,慌忙看向前面,呼……小营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一个老人……只不过这个老人好奇怪……一身黑衣把身上 ...

木桥

强子每天放学上学都要经过一座桥。这座桥是木质结构的,看上去已经很老了。走在上面的时候,会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 再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另外修建了一座石桥。这座木桥很老了,走上去摇摇晃晃的,感觉随时都要塌陷一样。 这座桥已经不安全了,所以才另外修建了一座石 ...

我是那么的爱你.

张美美和韩冰是在一次大学联谊会上认识的。 张美美刚进校的时候,就有很多人认识她。因为她长得非常的漂亮,所以备受关注。 韩冰在这个学校里面也很出名,他是有名的钢琴演奏家。在他上中学的时候,他就已经参加了不少钢琴演出和比赛,并且取得了不差的成绩。 张美美也 ...

凶杀案

陈明最近换了一个新的工作,这份工作的薪水比较高,但是需要经常出差。 刚上班不久,公司就安排陈明出差。陈明对公司的业务已经很熟悉了,他满怀信心地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如果自己能够把握好,接下来就有可能会升官发财了。 想到这里,陈明就像 ...

大鬼王之恶鬼组织

我回头一看,真的是心惊胆战,因为头上,有一个透明的巨鬼,正在举起手中的骷髅手仗,狠狠的向我劈下来,那手杖直径有五米,妈的,那么大,被砸中,不说其他,一定会成为肉酱。 想到这儿,我忙往侧边跑,大胖,小D也是这样,选择了避开,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被那砸下的 ...

楼兰古墓

(神秘传说) 进入甬道之后,眼前的场景着实让龚玥和薇子吃了一惊: 此处虽距离出口短短数米,地上却布满了森森人骨。且这些骨架死相狰狞,有的双手捂头,做痛苦挣扎状;有的却仍摆出向洞口爬行的动作。 “传说难道是真的?”薇子自语道。 “废话,姐什么时候扑过空? ...

午夜包子

马明明卖力的蹬着自行车,在昏黄的路灯下穿梭,身影忽明忽暗。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路上寂静无声。马明明蹬着自行车想:明天就把工作辞了,这真不是人干的活。 下了公路转向了条低洼不平的小路,马明明借着淡淡地月光继续走。周围黑漆漆地,看得他心里发毛,脚上又 ...

乡村现冥婚墓

这件事情要从哪里说起呢?咱们就说说事情发生的那天晚上吧。 九十二十号,阴,整个村子都被黑夜笼罩着,幽暗的乡路上面一个人缓缓的朝着村外走去,不一会的便消失在了村子里。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村子里最爱嗜酒的刘光棍,由于年轻的时候在工地摔伤了腿便拿着赔偿金 ...

大鬼王之突然出现的姑娘

死亡从来没有这么靠近我,死神从来不欢迎我,但是现在死神却是微笑的欢迎我,向我伸出那死亡之手来迎接我,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无可奈何过。 那只利爪离我的脑袋不远五厘米,每一秒都让我恐惧,让我胆寒,让我不知所措,我呼吸都快要停滞了,眼里只有那么一只利手,只 ...

阴世的父亲

常乐县人马老翁,有一个儿子,叫马文德。马老翁性格温和,待人宽厚,但是家里穷困潦倒。马老翁最喜欢读《道德经》,每天早上,读一遍《道德经》成了他的必修功课。由于,天天读同一本书,长此以往,书本上被磨出了一个小窟窿。 马文德从小受父亲的教诲,非常孝顺听话。 ...

虫灵之化婴

知道虫灵吗?它们本体为虫,吸人的血之后再吃人肉,就可以变成人的样子,利用被害人的记忆去寻找下一个猎物 ...

雨天遇鬼

这几天可能是因为台风的关系,这里受到了台风影响,这些日子天天下雨,而且下的还不 ...

羊羔鬼模仿羊羔叫唤取人性命

我小得时候,听村里放羊的老汉讲过一个故事。放羊老汉姓张,放了一辈子羊,是名副其实的羊倌。我们暂且就叫他羊倌老汉吧。羊倌老汉说,山里有一种鬼怪,叫做羊羔鬼。这种鬼怪并不能直接迷惑人类,但是它可以迷惑羊,特别是小羊羔。 过去放羊,羊倌们都是揣着干粮早出晚 ...

大鬼王之前往封印地

我们跟着纤陌走,倒是轻松了许多,几天过去了,都没有遇到那些恶鬼,是因为纤陌使用了灵术,不让对方发现我们的踪迹。 恶鬼只是在晚上出现,我们在晚上不敢睡觉,怕会突然被追上,然后丧命,睡觉是在白天进行的当然了,白天我们也会分出时间赶路。为的就是更快的到达封 ...

怪谈之鬼戒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一生之中最最特别的日子无非就是她结婚的那一天,对董晴画而言,这一天更为特别。 董晴画是个孤儿,很小的时候双双外出挣钱的父母死于一次意外,爷爷奶奶嫌弃董晴画是个不带把的赔钱货,更是个害死父母的灾星,不肯抚养她,当时孤身一人的外婆可怜她 ...

恐怖的噩梦

一片冰凉的,柔软的东西,覆盖在了胡飞的脸上,刺激着他的脑细胞,激灵了一下,醒了,从梦境中回到了现实世界。 抬起手,抓住覆盖在脸上的那片柔软的东西,从接触到的感觉,知道那是一条潮湿了冷水的毛巾。 掀开来,闭着的眼睛睁开,看见了一个人影,模糊的视线在眨了 ...

杀意剑鞘

古时候有一位大将军,他所向披靡,在当初他是一个流浪的剑客,任何一个国家都希望得到他让他帮助自己一统天下,可是他并不喜欢打打杀杀,所以他选择了隐居,不过好景不长,他的平静生活在他的老婆被人暗杀之后就破灭了,那天他正在树林里面修习武功,在他回到家中的时 ...

两世的重合

李先章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文章写得特别好,在“朱提县”,曾红极一时。他的文章虽然好,但是他的人物性格似乎有些扭曲。他喜欢穿女人的衣服,喜欢用女声来说话,还常常学着女人的样子,做一些啼笑皆非的“傻事”。 有人开玩笑问他:“李先章,看你也是堂堂七尺男儿 ...

红衣女生

红衣女孩 红衣女孩 我叫许洋,今年刚上大一。我就是个专业的宅男,宅男的所有特点我全都有,要说唯一的不同就是我没有带眼睛。这天晚上十点我刚从图书馆里出来。道路两旁的路灯也没有那么明亮了,一闪一闪的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所吸引住一样。 而在道路两旁的树林里不时 ...

代替之身

今天是张欣二十岁的生日,更让她兴奋的是今天是礼拜天,也省的和领导请假了,一大早,张欣的老爸便递了张银行卡给她,说是给她的生日礼物,让她随便花。 张欣算是个好命的女孩,有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又是房产大老板,这可让公司里的那帮女同事无一不眼红。 去哪儿逛 ...

珍惜眼前的幸福(一)

张妍和李衡在一起已经一年多了,两个人的感情还可以,虽然李衡总是有点小花心,不过到没做出过对不起张妍的事。两人一路走来,吵吵闹闹,日子过得也算甜蜜。张妍知道李衡曾经有个女朋友,毕业后正准备,可是女孩管他家里要房要钱要车的,李衡觉得女孩变势力了,于是两 ...

路中间有两个人

有一天,孙莉带着自己的女儿上街买东西。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她们亲眼目睹了一起车祸。 一辆大货车违规行驶,撞上了一辆小轿车。那辆小轿车被卷入了大车的轮胎下面,压得面目全非。地上有很多的血,从小车里面流出来的。 里面的人一定死了,在这样严重的交通事 ...

人鱼泪

已经困在这里好久了,久到她都忘记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每天都飘浮在冰冷死寂的池水中一动不动,苍白的面孔透着一丝了无生机的死气。 只有一条宽大的尾巴偶尔地颤动了一下,荡起波光粼粼的水花以证明这是活物。 这竟然是一条美人鱼? 沉重的石门忽然“隆隆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