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梦夕阳

都市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每个人整天都在忙碌,休息已经成为了一种奢望,更不要说浪费这宝贵的睡眠时间,去干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了。 老林是个退休工人,老伴刚刚去世不久对他打击很大还好他有一个很孝顺的儿子和儿媳,现在已经年近古稀的老林身体还十分的硬朗,和儿子 ...

捡来的鞋子

每逢星期六日,家里总是见不到夏雨的身影,那是她跑去度假啦。夏雨最喜欢跑到奶奶家住上两天,因为在奶奶那里,可以听到许多千奇百怪的故事,夏雨很喜欢这样,特别有意思。 这次星期五,夏雨就跑到奶奶家里去了。 客厅有人,是一个年龄跟奶奶差不多的老人,她们都是一 ...

不要杀生

。。今天给大家讲的是有关杀生的事。这个世界任何生物其实都有灵性。都有因果报应。有些生物尤其是动物报复性很强,有些比较稀奇的动物很有灵性报复性更强。比如白野兔,白狐狸,白蛇,白麻雀等等。 。。今天给大家说的是我们村的一个关于人和动物的事.前些年国家对枪 ...

生日快乐

江浩扬是X市第一高中有名的一个浪荡子,他一身名牌,脖子上戴着赤金的链子,一副富家子弟的样子,加上平时花钱也大手大脚的,所以身边聚集了一群跟着他喝酒吃肉的狐朋狗友。 不过,因为江浩扬的朋友都些是蹭吃蹭喝蹭玩的不良少年,没有交情深厚的死党,也就没人去过江 ...

恐怖轮回路

“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别人生命里……”。 车里播放着FM96.8音乐调频,峰在开车,我坐在副驾驶看着车流。 车子驶过342省道羊尖收费站,过路费十元,峰在找零钱,我咕哝了一句:“不上高速都要收费啊?” 看这个扎着马尾的年轻女收费员面无表情 ...

招鬼破案

何猛从小的成绩就不太好,他长大以后只能去上了一所公安大学。几年的大学生活让他觉得非常的无聊,好不容易等到了毕业,他顺理成章的成了一名警察。 这年头,警察是不太好当的,何猛?没有关系,没有能力,他能在这里做一名警察已经很不错了。何猛很满足,他每天都按时 ...

野狼

罗亮到西藏旅游去了,他很早就计划着要去西藏旅行。但是一直都没有时间,这次他存够了钱,辞掉了工作,坐上了去西藏的列车。 他随便找了一个站下车,这里一片荒芜,什么东西都没有。但是这里地域辽阔,有一望无际的枯黄的草。看上去虽然很衰败,但是却别有一番滋味。 ...

伪善赎罪

邹世被囚禁在了一间屋子里,他很惶恐也很害怕,他不知道这间屋子的具体位子,只知道屋子不大,天花板上的灯很亮,发出咯吱咯吱的摇晃声。 邹世不知道自己和谁结了梁子,不知道是哪个把自己困在这不见天日的房间里。 那天自己明明在和自己的爱犬雪莉在公园里闲聊,只记 ...

蚂蚁的报复

有一个姓王的老翁,行为古怪,举止反常。他非常讨厌蚂蚁,每次见到蚂蚁,总要将其置之死地而后快。 有一年,连降三天暴雨,河堤决口,田地被淹。很多泥土里的小动物纷纷逃出土洞,顺水逃命。每一种生物都有生存逃命的本领,蚂蚁也不例外。遇到洪涝灾害,一只又一只的蚂 ...

别抓着我的脚

烈日炎炎,强盛的阳光照得河水闪闪发亮。 水库边上,三个稚嫩的小男孩正脱衣服准备下水游泳。 他们中一个体型偏瘦的男孩显得有些胆怯,他慢吞吞地脱掉裤叉放到岸边的草地上,然后看着另外两个人齐刷刷的跳下了水自己却站在原地犹豫不决。 “你快点下来呀,怂啥子 ...

和女鬼一起生活

天天大学毕业以后,为了留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她在这座城市的角落租了一间房子。这座城市的房价很高,天天没有办法自己单独住一套房子,所以她和另外一个陌生的女孩一起合租。 天天是自己找到这间房子的。那天,天天面试回学校的路上,她看见车站贴着一则广告。是一则合 ...

寻魂之终点

汪汪汪,那只狗突然对着草丛大吠,云凡应声谨慎的看向不停摇晃的草丛,手中的剑也不由握紧几分。 草丛停止了摇晃,云凡小心翼翼地接近草丛,想探个究竟。 突然,草丛中飞扑出只老虎,云凡连忙举剑向前刺去。照常理,飞扑在空中的老虎,必中这一剑。但老虎在空中翻滚一 ...

嘘!别乱说话

“哎~你听说没?大二有个学姐跳楼了!六楼! ...

一只绣花鞋之完结篇

老更夫死了! 酒庄的老高也死了! 两人的死状一样,同样都是被吓死的。 死前尸体前,有一双红色的绣花鞋! 到底是谁,杀了人还有胆子报警,这是公然挑衅警方。 可是这样的事,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 在整个枝江城里,已经引起了恐慌。 现在大街上,男人们看到穿绣花鞋的 ...

冥花开不尽之花甜

桃花村东边十里地那处,有三间破庙,也不知道供奉的是哪路神仙,只是每到十五月圆的时候,总有隐隐的啜泣声传来,骇得过路的砍柴人绕道而行不说,回家后竟是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那破庙闹鬼! 人们如是说道,更是指出了许多关于闹鬼的证据。 你瞧,从没有人知道那庙里供 ...

恶鬼食盒

老林夫妻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居住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小穷山沟里头,就靠这种植几块田地,养几只鸡鸭度日,有时候也会采摘一点像是蘑菇,山核桃什么的去里村几十里之外的城镇大集上去卖换回一点生活必需品。 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但是每天的工作却有很多,有点让夫妻两个 ...

凤凰与血玉珠

在朱提县城的北郊,有一个村子,叫“徐家村”。徐家村有一个人,叫徐才,家境也算殷实。在他二十岁的时候,娶了朱提县城里的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叫“满绣”。他的老丈人曾是一个盗墓贼,在偷盗一座公主墓时,从一只玉凤凰的口中,摘下一颗血玉珠子,上面刻有龙凤呈祥 ...

国庆火车诡异事件

国庆火车 在京漂泊了大半年,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国庆,小许早早地买好车票,只等火车的到来了。 拥挤的车厢中,来来往往许多人,小许提着行李,挤了许久才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后,小许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虽然条件辛苦了点,但是想到即将回到久违已久的家中,小许的嘴角 ...

桃姿妖妖

再见到这只桃花妖已是三十年后。 此时的她已修成人形,站在我眼前的是个明艳婀娜多姿的妙龄少女,柔媚娇娇,皎若朝霞桃李。恰应那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故尔给她取名叫桃姿。 桃姿见我骑马而来,早化为少女相迎来。 一袭粉色纱裙,拽地翩舞,害羞翩跹间纤腰楚楚, ...

伪装精神病

青云开始跟踪自己的老婆,他发现自己的老婆有些不对劲。他是一名警察,经常不在家,他发现自己的老婆对自己的感觉变了。 青云是警察,任何的变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发现老婆最近很爱打扮,床上用品也换了。出于职业的敏感,他知道,老婆肯定是有了外遇。 这件事还没 ...

插死你

美丽的闺蜜娜娜升职了。美丽以前一直和娜娜是平级,两人在一起工作关系非常的好。现在娜娜升职了,美丽的心里有些很复杂的感觉。 两个人因为工作关系结交了深刻的友情,成为了闺蜜。两个人在这里都是才开始创业的,为了节约,她们共同租住了一套房子。 娜娜升职以后, ...

善良的老师

李海是某某中学的一位学生,他的班有44个人,而他的成绩在班里属于中等。有一次数学老师错怪了他,是他又狠老师又怕老师,纵使他的成绩本来有80以上掉到了70以下,成绩直线下滑。每次上他的课都趴着睡,老师也不管他了,可他的班主任(英语老师)看在眼里,决心想找他 ...

荒岛鬼事

“老刘,你快点,不然一会赶不上公交车了。”办公室的最后一个男人跑出了办公室后站在门口对着还待在屋子里的刘广坤喊道。 “好了,我马上就来。”刘广坤听到了同事的话后回答道。虽然嘴上是这样说但是刘广坤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 刘广坤他们是一家公司的员工,可 ...

滴水女孩

小溪回家要经过一条长长的巷道。她家住在比较老的小区里边,这里的路灯很昏暗,每次经过这条巷子的时候,她就会觉得莫名其妙的紧张。 这天,小溪因为加班回家比较晚。这里一到晚上就会显得特别的空寂,住在附近的人都没有什么夜生活,下班回家看看电视就直接睡觉了。小 ...

蚂蚁逼婚

广平县有一个人,叫刘志涛,生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李志涛长到十八岁的时候,被誉为广平县最英俊潇洒的男人。只要见过他的女人,没有一个不疯狂,没有一个不想以身相许。可是,刘志涛的父母眼光非常高,常常趾高气昂的说道:“我家的儿子,恐怕只有皇帝家的公主才配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