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古城》赵丽宏

大漠古城 赵丽宏 吐鲁番盛夏的太阳光,是真正的火焰。在热辣辣的阳光烤灼下,所有一切都仿佛在冒烟,在喷火。汽车在大戈壁中飞一般奔驰,公路边那些被太阳晒得发烫的大大小小的卵石,像一些惊诧的眼睛,呆呆地瞪着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 当高昌古城突然在前方 ...

《城隍庙礼赞》搂适夷

城隍庙礼赞 搂适夷 四五十部黄包车,接连地由小东门长驱西进,车上坐的都是高鼻子,蓝眼睛的西洋人,据说是外国来的什么观光团,往城隍庙去观光的。外国人毕竟聪明些,他知道沿外滩一带的高大的白石房子,霞飞路的绿灯红楼,都只是上海的皮毛,要真正地认识上海的心脏 ...

《天池浩渺明镜浮空》周沙尘

天池浩渺明镜浮空 周沙尘 呼吸苍穹逼斗躔,昆仑气脉得来先。 春风难扫千年雪,秋月能开万岭烟。 西域威灵幡两部,北都枝干络三边。 会当绝顶观初日,五岳中原小眼前。 这首《天山》诗,是清人裴景福写的。他以满腔激情沤歌那雄伟壮丽的天山:写天山之高、穿 ...

春之惑:千娇媚,万物生

春回大地百花笑,千娇媚,万物生。 你看,花儿已开;你瞧,春儿正撩。春草绿了,嬉逍遥;风迭花香,枝头闹。春儿是春儿,花儿是花儿。 岁月的宁静,片瓣含芳;黎明前的萌动,恬静悠扬;叨人的情长,轻挠过往;怡淡的春光,欣然焚香。隽永铭心的芳,憩着记忆的床;柔情 ...

《内蒙访古》翦伯赞

内蒙访古 翦伯赞 今年夏天,我和历史学家范文澜、吕振羽同志等应乌兰夫同志的邀请,访问了内蒙古自治区。访问历时近两月(七月二十三日到九月十四),行程达一万余里。要想把这次访问的收获都写出来那是写不完的,不过也可以用最简单的话概括这次访问的收获, ...

追寻初雪飘过的痕迹

???????e ????a???e? ???? ??????????eμ ??????iia?£?3eeiμ?1?eμe'μi??a?i·£??u2?e??u1?·?×?ei£?o22?e??u×??oi?×i£??u2?e??u°§?u×??o??μ????|i·?£?ue??u??£o?oe????u3eeiμ???£? ????2?e?· ...

《苏州拾梦记》柯灵

苏州拾梦记 柯灵 已经将近两年了,我的心里埋着这题目,像泥土里埋着草根,时时苗长着钻出地面的欲望。 在芸芸众生之间,我们曾经有过无数聪明善良生物,年轻时心里孕育着一个美丽的梦境,驾了生命之舟,开始向波涛险恶,茫无涯岸的人海启碇,像童话里追逐仙 ...

《蒙自杂记》朱自清

蒙自杂记 朱自清 我在蒙自住过五个月,我的家也在那里住过两个月。我现在常常想起这个地方,特别是在人事繁忙的时候。 蒙自小得好,人少得好。看惯了大城的人,见了蒙自的城圈儿会觉得象玩具似的,正象坐惯了普通火车的人,乍踏上个碧石小火车,会觉得象玩具 ...

《三湘七泽散记》周沙尘

三湘七泽散记 周沙尘 今年夏天,我和朱语今等同志到湖南旅行,三湘七泽泛指湖南,我的散记故以此命题。 四月十七日从北京乘车出发先到湖南的第二大城市——衡阳,经南岳衡山,沿湘江北去,在省会长沙小住,二十八日晨乘车离开长沙,经益阳市横跨资水,过常德 ...

《钓台的春昼》郁达夫

钓台的春昼 郁达夫 因为近在咫尺,以为什么时候要去就可以去,我们对于本乡本土的名区胜景,反而往往没有机会去玩,或不容易下一个决心去玩的。正唯其是如此,我对于富春江上的严陵,二十年来,心里虽每在记着,但脚却没有向这一方面走过。一九三一,岁在辛 ...

《春日游杭记》林语堂

春日游杭记 林语堂 一 由梵王渡上车,乘位并不好,与一个土豪对座。这时大约九时半。开车后十分钟,土豪叫一盘中国大菜式的西菜。不知是何道理,他叫的比我们常人叫的两倍之多,土豪便大啖大嚼起来,我也便看他大嚼。茶房对他特别恭顺。十时零六分,忽然来一 ...

《塞外野店》峻青

塞外野店 峻青 我们来到了古北口。 啊,古北口,这历史上著名的重关要隘,它那铮铮的名字,真是个如雷贯耳,远近咸知。 想当年,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都曾派出戌边猛士,屯驻在这古北口上,守关御敌。搞倭名将戚继光,也曾在这里改建和加固长城,增设敌 ...

《沧海日出》峻青

沧海日出 峻青 乍从那持续多日干燥燠热的北京,来到这气温最高不过摄氏二十度左右的北戴河,就象从又热又闷的蒸笼里跳进了清澈凉爽的池水里似的,感到无比的爽快、惬意,心身舒畅。在这舒畅惬意之余,真有些相见恨晚了。 说起来也很惭愧,我这个生长于渤海之滨从小就热 ...

《眷恋鸟岛》邢秀玲

眷恋鸟岛 邢秀玲 去年秋天,我又去了鸟岛。 当我从山城那片常年灰蒙蒙的天空下,再度走进高原灿烂的阳光里,当我从疾驰的汽车上,一眼看见那泓熟悉的蓝湖时,我激动得喊了出来:“啊,青海湖 ...

夏天的一场雨

早上的窗外,格外阴沉。地面水汪汪的,树上湿漉漉的。仿佛昨天的那场疾风骤雨没有走远,还在半空中待命。我以为,只有夏天的雨才算及时雨。这不,经它一夜的功夫,那炎热难耐的酷暑,转眼就消失殆尽了。凉风吹来,好不宜人。我想到了一个地方,到那儿去赏雨定会别有意 ...

《银杏》郭沫若

银杏 郭沫若 银杏,我思念你,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又叫公孙树。但一般人叫你是白果,那是容易了解的。 我知道,你的特征并不专在乎你有这和吉相仿佛的果实,核皮是纯白如银,核仁是富于营养--这不用说已经就足以为你的特征了。 但一般人并不知道你是有花植物中 ...

《白门秋柳》黄裳

白门秋柳 黄裳 我们到南京时是一个风沙蔽天的日子。下关车站破烂得使人黯然。站外停着许多出差汽车。我坐了其中的一部进城去。原想借这冒牌的“华胄”的风姿可以有点方便,不料车到挹江门时仍得下车接受检查,这职务是由“宪兵“执行的,严格得很,几乎连每 ...

《山水之间散记》周沙尘

山水之间散记 周沙尘 我和朱语今同志相约,一年一度结伴旅行一次。去年商定去中部。10月7日从北京启程,次日抵武汉,翌晚顺大江东下,11日清晨乘九江旅游车前往景德镇,两天后进人安徽省,遨游了九华山、黄山之后,南出杭州,经沪返京。一个月之内,我们穿行 ...

《山湖草原》李若冰

山湖草原 李若冰 夜幕里,西宁仍然酣睡着。 这正是黎明前的时刻,天特别黑暗,我和旅伴们互相呼应着,黑摸摸地攀上了卡车,出发了。 可爱的司机,他把车打得特别亮,虽然,车里是黑糊糊的,可量,我们有着这一道明亮的灯光,心里就觉得舒畅多了。 车灯划出了 ...

那根小草

去年国庆,我去郊区爬山。尽管仍是秋日,西北风已经开始发威了。所到之处,草木枯萎,落叶飘零。我一边爬山,一边缩在厚外套的保护下。突然,在光秃秃的地面上,在孤零零的一块石头边,我发现了一抹绿。那小小的青绿色使我精神一振,好奇心驱使我走了过去。 原来,这是 ...

秋风起,红叶纷飞落

秋日的天空,铺满荒凉的气息,流动在孤独的岁月,简单的诠释着成长的欢笑,那是属于我们生命中最美的色彩经朝露的历练而形成四季的风尘,浸染了多少年华的过往。 巍巍的时光,透过记忆深处的苍茫,把故事弥漫在心灵的每一个角落,化为一道道别致而又绚丽的风景,肆意的 ...

万物之间莫过于雨的伟大,它点缀着大地,它滋润大地。春雨绵绵,它带来了万物的复苏与重生;夏雨炎炎,它带走了烈日中的炙热与焦躁;秋雨硕硕,它带来了农民伯伯的丰收与喜悦;冬雨飘飘,它带走了内心中的寒冷与孤寂。 春雨,它悄悄的来,缓缓的去。它随着深夜而来,伴 ...

《荷塘月色》朱自清

荷塘月色 朱自清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月亮渐渐地升高了,墙外马路上孩子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妻在屋里拍着闰儿,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歌。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带上门出 ...

《观莲拙政园》周瘦鹃

观莲拙政园 周瘦鹃 也许是因为我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堂名是爱莲堂的原故,因此对于我家老祖宗《爱莲说》作者周濂溪先生所歌颂的莲花,自有一种特殊的好感。倒并不是为它出淤泥而不染,是花中君子,实在是爱它的高花大叶,香远益清,在众香国里,真可说是独有 ...

《沙坪的美酒》丰子恺

沙坪的美酒 丰子恺 胜利快来到了。逃难的辛劳渐渐忘却了。我住在重庆郊外的沙坪坝庙湾特五号自造的抗建式小屋中的数年间,晚酌是每日的一件乐事,是白天笔耕的一种慰劳。 我不喜吃白酒,味近白酒的白兰地,我也不要吃。巴拿马赛会得奖的贵州茅台酒,我也不要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