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怕辜负父母的期望

只要看到父母对我露出失望或是难过的表情,我隐忍已久的泪水和委屈就再也忍不住了。再艰难的境地我都不怕,最怕辜负父母的期望,让他们失望。 我是一个倔强的人,不会轻易地在别人面前展现出脆弱的一面。即使是我的父母,在我懂事以后,遇到委屈或是困难都会自己一个人 ...

给父亲的情书

老爹,当别人的父亲都希望自己的女儿做到最好时,感谢您让我选择做快乐的自己。 题记 老爹,不知从何时起,我总喜欢这样称呼您。闲来无事时,朝正在看电视的你撒娇地叫一声:老爹。你便会抬起头,嘴角露出一个很温馨的笑,那充满关爱的眼神,让人无法移开,是的,就这 ...

父亲如大树

父亲,一个很沉重的字眼,却是一份一辈子 也弥补不了的恩情。 向来只有赞颂母爱的伟大,可又有谁知道父 爱的含蓄! 父爱这字眼是多么的平凡,但这种爱是多么的不平凡。 年幼时,常常听到父亲的唠叨,总是不愿听的走开。 至今回想, 竟是阵阵的哀伤,为何我那时如此的无 ...

儿时记忆中的父亲

我想用另一种方式告诉父亲我爱他 很多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要的很多,想得到的很多。 但这些东西都统统压在心底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我觉得如果把这些事这些心绪告诉别人了,别人会不理解,甚至会给我各种各样的批判看法甚至是不屑。而我今天要说的便是我的父 ...

眼泪的温度之父亲的眼泪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父亲代表着威严,常常一脸严肃,不苟言笑。但是再坚强的父亲也有脆弱的时刻,父亲流出的眼泪带着炙热的温度,或许这眼泪的温度就是父亲内心的温度了。 在浩的眼里,父亲很少露出严肃以外的表情,父亲的笑容几乎称得上是昙花一现、十年难得一见的奇景 ...

与父亲一起走过的旧时光

在我迷茫时,你从黑暗中走来,带我走向光明,迎着晨曦的第一缕曙光,这一画面,成为我童年记忆相册里最熟悉的一幕。 小时候,常常躺在楼顶看天空飘过的朵朵云彩,问天何时才能长大呢,想着想着就真的长大了。然而,现在,却总是渴望着能够回到过去,重温儿时旧梦。我知 ...

感恩父母,感谢生活

(1)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阳光、水源,没有父母,没有亲情友情和爱情,那么这个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我们就毫不犹豫回答:没有阳光,就没有温暖;没有水源,就没有生命;没有父母,当然就没有我们自己;没有亲情友情爱情,世界就会是一片孤独和黑暗。这都是每个人都能 ...

父亲的心

有一种记忆可以很久,有一种思念可以很长,有一双手,那手心的温度和适度,让我一生无法忘怀。鬓角的白发,额头的皱纹,大山般的父亲,留给我们的不只是背影。 题记 知道女儿的事已是子夜时分。车间里的灯光如白天一样,机器轰隆隆的运转着,工人们忙碌碌的工作着,虽 ...

纪念父亲

纪念父亲 这四个字在我脑海里萦绕多日了,始终不敢回头下笔,我怕一回头我就陷了进去,让太多太多的记忆把我包围,把我感情的伤口再赤裸裸的剥开舔舐。我经常孤独地走在回忆的路上,路边林林总总都是父亲的印记,我以为又和以前一样了,但是我始终什么也没拿回来,我只 ...

莫负春光,敞开心扉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时间是公平的,它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特别高贵而拥有更多一点,人的青春如同沙漏,来无影去无踪,无声息息,生活中的我们应莫负春光,敞开心扉,拥有发现美的眼光,原(www.meiwen.com.cn)谅他人原谅自己。 生活中处处都有美,只是缺乏发现美的眼光 ...

流年无痕,静渡清欢

光阴,悠悠漫过生命的长堤,时光从未曾老去,当俊秀之容换来了满脸皱纹,当青春年少换来夕阳杵仗,当怨眷热闹而更喜安静,当时光雕镂的昨天已经一一作别,方知,光阴无迹,流年无痕。 生命这场嫣然的胜放,迟早或晚,都要凋谢!若生命许一场盛世烟火,自当倾城倾国;若 ...

你好,三月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一缕阳光透过雾霾,照耀着大地。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一声鸟鸣唤醒冰封的大地。 当,第一枝嫩芽冲破束缚,展开迎接微风的摇曳。 当,我们褪去冬的厚衣,呼吸着泥(MEIWEN.COM.CN)土的气息。 它,早已悄然来袭。 阳春三月,一切都重新开始,一切 ...

端午忆忠魂,奋发爱国心

一年端午至,临江思屈原。端午节作为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之一,在当今不仅表现为庭院里粽叶飘香的亲情,还表现为江河上百舸争流的进取,更表现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 缅怀先烈,不忘为国捐躯的人。我们今天的安定环境,是先辈先烈们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 ...

小话北漂

北漂的苦,不在于生活状况的不足,不在于食不饱,穿不暖,而在于远离了那些曾经颇为熟悉的人,那些志同道合的伙伴。心灵上的空虚远胜于身体的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人心也就那巴掌大的一块地方,因为装下了那些惺惺相惜的朋友,就再也没有位置去接受来来往往的过客。 人 ...

不忘初心,淡然前行

有时候在路上走了很久,忽然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恍然如梦。不是迷路的迷茫才是最可怕的。脚下的路即使迷失了也容易找到出口,心灵的迷路却难以觉察。当我们背离来时的目标,一路高歌猛进而不自知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悲凉,真正的可怜。陷入人心的迷 ...

让过去成为过去

我烧了我的两本日记,我看了看,那些都是我的过去了,我为什么还要留着它,为什么不可以把它忘掉呢?我想我要这样做,过去的就要她过去吧,我有一颗宽大的心,可以容忍容纳一切,我怎么就不可以容忍过去的一切呢?我想我可以的,我不仅可以我还要做的很好,我这次错大 ...

东南的南冬

她指着窗外说:“江南的冬天就是这样。” 那是双溪小镇的小路,路边的稻田还存着丰收的清香,那香甜的空气透过车窗,沁人心脾。在她周身环绕,忽而盘旋而上,忽而在空中飞散。 你也许可以看见它,嗅到他,触到她。但它很是调皮怎能让你轻易触及! 我不由感叹:“是啊, ...

我们快毕业了

渐渐的我们快毕业了,我渐渐感觉到了我们之间的感情,真的很深厚。一天天的过去,昨日已过去了而不是浮云,而是我们心中最深处的记忆,那忆很美,像月亮一样,像伴随着月亮的夜空一样,挥之不去的那些点点滴滴,都成为我们心中成长道路的言语,慢慢的、慢慢的我们在长 ...

2013年的第一场雪

清晨依窗凭眺,但见白雪皑皑,银装素裹,2013年的第一场大雪寂然无声的于午夜飘然而至,惊喜万分。感恩上天的垂爱,让雪的精灵数次光临,亲吻广袤大地,覆盖山川银河,洁白而素雅,空灵而清静,尽显北国风光,旖丽瑞雪景象。 雪飘了,夜又落,倾泻一地的浪漫。只是无缘 ...

空梦一场

又是那一场空梦 那事那地那故人 我已不再想去想 为何却次次浮现 往事已不堪回首 心中牵挂剪不断 何处安放哀与愁 在梦里 你还是从前的那个你 当然我也还是那个我 在梦里 我们还可以一如从前 在那笑,一起乐 在那愁,一起忧 在那吃,一起享 可是 那只在以前 在我的梦里 ...

她没有错

她是我们的宿管,染着黄色的头发,矮胖的身体里却可以爆发出惊人的河东狮吼。 我很讨厌她。我们宿舍的卫生和纪律做得都非常好,几个星期了都没有扣过分,可她就是不给我们流动红旗。流动红旗可以为我们在德育评考分上加分,身为舍长的我气愤地去找了我们的宿管女魔头理 ...

“空仓”打“粮仓

” “空仓”打“粮仓”,字面上的意思不难理解:你的“粮仓”是满的,而对方是空的,两人却莫名其妙地凑到了一块儿,为仓中之物展开了昏天黑地的博弈。 按说“空仓”与“(MeiWen.Com.Cn)空仓”之间是不会开战的,除非双方打的都是“未来”,抑或只图“画饼充饥”了事 ...

世界边缘

世界边缘是灰白色的风沙和灰白色的森林,还有灰白色的风,像去了色一样,但不是,像北京雾霾照片,但是世界边缘,荒凉得很,但树群形状还是很壮丽。我不是在地上看,我是在天上,我会飞的。我拿着手机在那拍了几张照片,感觉有点危险和恐怖,赶快降下来了:我们世界的 ...

我心中的连队

我心中的连队 (新疆第七师王慧萍)也许因为自己从小就在团场长大的缘故,土生土长的我对连队有一种特别浓厚的情感。在我的眼里,连队颇具魅力,想起在连队度过的那些日子,的确是令我回味无穷。 或许是我出生在连队,小时候躺在自家的棚子顶上看惯了满天亮闪闪的星星 ...

人世芳菲尽,思念永相随

经年匆匆,一别十年,旧人,旧事,旧时光;回首往事,青梦细语,念你,念他,念曾经;还记得吗,那些曾与我同窗而读,同室而寝的学友们?怀念吗,那些同我共话闲时,夜诉心语的伙伴们?青葱韶华,静静长逝;记忆翩翩起舞,往事绕心芳菲,只想问一句,分别已多年,你们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