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到不了的彼岸

风起了,潮来了,我在想你 风停了,潮退了,我依然在想你 想你就陪在我身边,看我看的风景,走我走的路 抬起头,霞光照进我的眼眸,分明有点耀眼的感觉 心疼了,那是我的梦,永远到不了的彼岸 我一直在猜想彼岸会有怎样的风景,太阳总在那边升起,云烟总在那 ...

对不起,爱了你整整一个夏天却从不敢让你知道

谢谢你,在我受众人欺时,当我的保护色 保护我的懦弱。 后来我们每天嘻嘻哈哈吵吵闹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你有了不该有的依赖感。 我每天都会说你是个娘炮,你都会叫我国宝。 我们每天都会有吵闹,只是后来我离开了那所学校,让我们走回了原点,没有朋 ...

在等你的寂寞季节

人的一生有多少时间是用在等待中呢?我也在等待,等久未见面的你回到这个城市。在等你的寂寞季节里,我盼过春夏,清秋已至,是否要到寒冬,你才会出现在我面前给我一个迟来的拥抱? 从走出家门开始,我就开始等待。到站台等公交车,过马路等绿灯,到公司等电 ...

前世的尘,今生的风2

谁是谁生命中的过客,谁是谁生命中的转轮,前世的尘,今生的风,无穷无尽的哀伤精魂,到了最后,阳光没落,只剩沧桑的漆黑时,才明白谁都不是谁的谁,陌生的风景,总会带走熟悉的人。 ——题记 素笺清风,飘逸着墨香,那伤雅的诗情,勾勒出记忆的痕迹,掌心 ...

每当中秋月圆时,离乡游子倍思亲

每当中秋月圆时,离乡游子倍思亲。每年中秋佳节,我的先生都会面向北方,静静地在月光下远眺,思念远在东北的故土和亲人。我很理解先生的思乡之情,为了给他解忧,我跟他聊起了在我童年里我的家乡过中秋节的故事。 月是故乡明,中秋之夜,晶莹剔透的明月象一个银色的大 ...

温存,流行于花开的阡陌

愿与时光对饮,甘冽了红尘路上的明锐,下肚肠的是最深的心殇,翻滚在心扉的迭起。 红尘万千里的对流,定格了你我最美的誓言,誓言的花明,蹉跎了世事的纷争。在花开的阡陌里,流行着一种静默的痴念,付以真情,愿终究会了,在仅有的温存里缠绵所长…… —— ...

思念,如同潮汐

夜已深,秋更浓,第一场寒潮从遥远的北方呼啸而来,气温猛然下降了十几度。久违的秋裤、外套回到了身上,寒冷依旧,心却不曾冷过。西安比成都更冷,身处异乡的你,可否带够了寒衣?你娇小的身躯,可否抵抗住北国的凛冽寒风?好想揽你入怀,让我的热度来化解 ...

时光之城已爱成殇

风穿梭在亘古不变的四季,呼啸而过带走的不只那些年,恍然间还有我们的青梦。 ——题记 你说,如果哪天我走失在了人海,站在最显眼的路牌等你,你一定会来。那是我听到过的最美丽的陪伴。你说,如果没人陪我,你的心会穿越三千公里风尘仆仆而来,这是我听到 ...

好想给你写封信

昨晚确实没睡好,时而醒来你就会浮现在脑海。 忽然好想长长的写封信给你,说些什么都不重要,就是想留下一段文字的记忆。 忘忧草其实本忘不了忧,第一次听,我泪如雨下,恐怕还是我的不舍多余你的吃惊。 不知每天看似无聊的问题,还能重复多少遍,问候也好, ...

故乡的水土

读了林清玄的散文《故乡的水土》,蓦然惊觉我对故乡无所依的思念便来源于没带来故乡的水土吧! 那时真的年轻,年少无知的没有任何思考便毅然远离了故乡,许是为了遥不可及的梦想,许是为了那时所谓的真爱,许是为了陌生美丽的彼岸,许是为了心自由的飞扬,就 ...

想起父亲

每次下乡扫青的季节,父亲总要返当年教过的村校走走。一会儿听听久违的铃音,似若沉思;一会儿攀进校室,摸模清晰的黑板低首寻视,似若回首。然后蹒跚下递,又找一方流绿的草茵静静坐着,深情注视着那些既熟悉又陌生、嬉逐欢笑的孩童群,久久,久久不舍离开。 ...

冰心谁问

去鼓浪屿必须得坐渡船,记得还是小时候在家乡松花江上坐过轮渡,渡船在交通发达的现代社会总给人古老的感觉,也正是这种感觉让人莫名的有些怀旧。 鼓浪屿不大,三转两转之间便已绕行一圈,那熙熙攘攘的商业街无甚新意,闽南风味的吃食,于我也乏善可陈,倒是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