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很轻,岁月很重

文/查紫沫 岁月很轻,在你怅然踌躇间,悄无声息地拨动了年轮,周而复始。所谓此去经年,不过是一种无奈的陈述。 岁月很重,当你还在怅然踌躇的时候,生活的压力已将你逼迫到黑暗的角落。而你,只能在那有限的一隅里,无助地缱倦着。 ——题记 (一)是什么改变了你 放 ...

小院春秋之出租房的故事

1、小院春秋 还没有到中秋节,平时热闹的院子就已经空空荡荡了,为了与家人共赏一轮明月,在成都漂泊依旧的左邻右舍们走得如此的义无反顾。 院子不大,是成都典型的被历史遗忘的城中村,别看它紧邻三环路,傍依区政府,如果没有什么熟人指点,还真难找到这个世外桃源, ...

让生命冉冉升起

在异国他乡生活久了,自然有许多遐想,过往在自己心灵深处彷徨,时光漫步,岁月低徊,几十年的光阴匆匆而去,那一段段回忆,远了,近了;去了,来了,总会在自己的脑海里留下一些烙 ...

时光音乐

电台wonderland主题:不是为音乐而音乐的音乐节目。生活的感动化为音符在空气中流动。真实与幻想在这里相遇、相知。或者,你自己发现一个好的唱片,百听不厌。而在这个电台节目里,你可以不遗余力地发现很多宝贵的感受。 大多数的感动是因为记忆来袭,很多珍藏在时光里 ...

宇宙的色彩

对于看不见的黑色,我们只所以能够进行推演认识的理论根据是宇宙、自然、社会的普遍联系。有了普遍的联系,我们就可以指桑骂槐,就可以说东道西,就可以头疼了来医脚,牙疼了来养胃。 小提琴上面的弦是一根线,线是点手拉着手排好的一个长队,首尾闭合就是一个圈。一个 ...

月在花飞处

无数朝朝暮暮,月在花飞处,多少生生死死的情怀,永远不老。 一串串疯话,深夜里,总能听到笑声,想必那是不会逝去的灵魂在诵唱。 那些红叶里深藏的信念,情深怕说当时事。走过了厌倦、习惯、寂寞,一个人终究不该背弃信仰的诗意。 其实,缓慢的成长里,始终不能背弃的 ...

客家乡愁

乡愁越来越成为热门的话题。那一刻,身在广东梅州的我,最先想到的,是客家人的乡愁。而梅州是客家人古老的集结地,与惠州、赣州、汀州并称为客家四州,都是乡愁浓得化不开的地方。 客家人,听起来非常浪漫:四海作客,四海为家。但仔细一想,其中充满着酸甜苦辣。客家 ...

上弦月在微笑

七夕的傍晚,我早早吃了晚饭,泡了杯浓茶,携妻子之手,沿着家乡熟悉的小道,闲庭信步去。 此时是夏还是秋并不重要,面对熟悉的晚景,难得有着吃五谷总有好感觉,赏黄叶却有好心情的好心态。因为今天是中国的情人节,是牛郎和织女相会的日子,我陪着妻子散步,也是走出 ...

乞讨者的艺术

如今行乞已发展为连锁行业,大街小巷无孔不入。曾经我会为他们驻足,现在多半不会了,只需稍稍理性分析一下便可轻易看出其中的漏洞,无论是失足无助型还是老无所依型皆极尽悲情,总是定时定点地演绎着各种烂俗故事,演技拙劣,背后的编剧更是不负责任。 诸如,未婚先孕 ...

花开半朵:三生(1)

一半是祝愿,一半是留恋。我来开一半,一半留旁人。——延参法师 平素,不爱看花盛开摸样,因为知道,花开无几日:虽华美,却是那么短促,当不得是最美风景的年华。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许是那几日想效仿唐伯虎的张狂 ...

贪心蛇不能贪

最近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莫名其妙的玩起了网络游戏,以往非常抵触网络游戏,也可以说排斥,甚至连吃饭的点都忘了。把看书的的时间都用掉了。想想又懊悔,只要打开游戏界面不可认输的劲冒然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接触贪心蛇大作战的游戏是从同事的手机里玩的,他见我看 ...

怒放的青纯

“轻轻杨柳风,悠悠桃花水,船儿飘来了俊俏的小阿妹……”“茶山的阿妹俏模样,十指尖尖辨茶忙……”一首又一首轻柔甜美、纯净清丽而又富有时代风韵的歌,带着蔚兰色般美好的梦,轻轻地、柔柔地,似北方的片片雪花,像南国的阵阵清风,醉醉地、甜甜地拂向神州大地,洒 ...

贫穷之路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自己的贫穷。 是的,我很穷,尽管我在上班,尽管我每个月有工资拿,尽管我省吃俭用,尽管我节衣缩食,我还是很穷。 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穷的呢?是当我看到卡上面只剩1341.7的时候?是已经入秋却买不起一件好一点的外套的时候?还是看见人家在朋友圈各 ...

一个人的月光

我知道我关上电视从屋里来到院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而现在该是夜深了。推开屋门见到这一地月光的时候觉得有点儿突然,像站在喧哗的街上无意中一转身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位久未谋面的朋友。那久违了的熟悉,你的目光不得不在他的身上多停留一会儿。我还不想回到屋里去 ...

我和他的故事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朝气蓬勃的早晨,我还是和以往一样,准备出去跑步了,但是这一件事的发生打破了和以往的秩序,跑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被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撞倒在了路边,我大叫了一声,他看到后特别的着急的从车上下来,走到我面前,我呆住了。怎么可以这么帅,他也 ...

小书店

杭州城里有许多书店。 这家,并不知名,它在华星里街。华星里街在城西。极短,约八、九十来米,称街,有点过。它两头被两条小马路截头,想象中便成了两横一竖的工字。大涵书店,恰好在那一竖的中间,街的东半截,并排着几家特色歹馆,看名字,知道它们多数来自浙南。 ...

有一种等待叫放手

受传统教育的熏陶,让我们对于那些即将拥有的,属于自己的,有着莫名的占有欲。会牢牢地抓住,抓住那些我们的“私有物”。然而,结果往往会失去那些“私有物”。并不是因为不在乎、不在意。恰恰相反,而是太在乎、太在意。无时无刻的担心,无处无地的保护。紧紧依靠着 ...

一五年暑期打工纪实(二)

那日的晨还不错,天也蓝。电影院十字依旧繁闹。我也不无目的在这儿下了车,然后过了十字口,就一直往南走,是直觉吧。我说,这样也好,假若依旧如初,还能顺势到了渭河,好去倾听鱼儿的鸣叫,鸟儿的浮游。 今天已然阴历十八了,这样的游荡也该到头了,破费了三天的时候 ...

一五年暑期打工纪实(三)

现在是古历的五月二十一,第一天就那么过去了,我算是没有浪费前些日子的苦。 第一天正式走入了这个人称职场的地方。我恍恍惚惚没头没脑不知所措。 我是跟浩哥混的。浩哥是售楼部的一个主管,也是他与我在默默的街头碰面交谈的,也是他带我来做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的。 ...

一五年暑假打工纪实(一)

“你说人生如梦,我说人生如秀,哪有什么不同,不都一样朦胧……”这首歌名叫《再度重相逢》。 二零一五年的古历五月十九号的清晨,约摸着晨已八点一刻了。我就斜挎了一个旧色的活动包,怀揣着那个青涩的勇气去上我的第一份工。 工是难找的。尤其短期工,像我这样只干 ...

我是谁不重要

同样的一片蓝天,这个城市里所有的人共同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有人舒畅有人郁结,有人感念有人讨厌。熙熙攘攘,纷扰交织,觉然不同。我深知自己只是这个城市最卑微的一个棋子,我用鲜血和汗水,日复一日的劳作,换取我想要的仅有的收入来填补家用,供孩子上学!我的手像 ...

致人到中年的我们

弹指一挥间,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步入中年。中年是对青年的延伸,也是对青年的告别。步入中年,也唯有中年,才是人间的大至大美------青涩的生命之果已变得如此丰满;喧闹的人生捕斗已沉淀成雍容华贵;沉重的社会责任,也已溶解为日常的生活情态;得心应手的工作经验 ...

是谁搅翻了心中的波澜

立秋后的第一场雨,不知道是不是叫做秋雨?但还有着夏季雨水的征兆,决没有一场秋雨一场寒得感觉。只不过比盛夏的雨多了一些丝丝得凉气,虽然缺少了夏雨的热情,但却比夏雨多了一些温柔得成分存在。雨水虽然没有了夏季的狂躁和暴烈,但也稍稍地增添了一点点的缠绵得味 ...

创意无极限

又一届奥运会开幕了。这是一届不被看好的奥运会。为什么?穷!巴西里约,其实已经上头条多次。每一次上头条,伴随着的都是争议和各种负面的新闻。跌跌碰碰中,走到了奥运村开门纳客。然而,美国男篮坚决不进 ...

苦水

我喜欢水,因为我是水命,水给了我的生命。 地理书上说,地球是浩瀚宇宙中的幸运儿,因为地球上有水,有水才有生命,才成为宇宙中最有灵气的星球。 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 真是这样吗? 人类的历史是一部与水的抗争史,从神话传说到历史记述都与水息息相关,从后羿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