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轰炸

论轰炸,作者:朱自清。敌机的轰炸是可怕的,也是可恨的;但是也未尝不是可喜的。轰炸使得每一个中国人,凭他在那个角落儿里,都认识了咱们的敌人;这是第一回,每一个中国人都觉得自己有了一个民族,有了一个国家。从前军阀混战,只是他们打他们的。那时候在前方 ...

贴身感觉:被宠坏的女人

贴身感觉:被宠坏的女人,作者:张小娴。被宠坏的女人德国一名贵族富豪的遗孀说,在十年婚姻生活里,她活在童话世界中,给丈夫宠坏了。他满足她一切愿望。奢侈挥霍的假期、珠宝首饰、名贵时装,随便说一句便有。他逝世后,她才省悟过来,知道世上没有人像他那样宠坏她, ...

人生识字胡涂始

中国的成语只有人生识字忧患始,这一句是我翻造的。 孩子们常常给我好教训,其一是学话。他们学话的时候,没有教师,没有语法教科书,没有字典,只是不断的听取,记住,分析,比较,终于懂得每个词的意义,到得两三岁,普通的简单的话就大概能够懂,而且能够说了,也不 ...

绿色的书简

绿色的书简,作者:张晓风。梅梅、素素、圆圆、满满、小弟和小妹:当我一口气写完了你们六个名字,我的心中开始有着异样的感动,这种心情恐怕很少有人会体会的,除非这人也是五个妹妹和一个弟弟的姐姐,除非这人的弟妹也像你们一样惹人恼又惹人爱。此刻正是清晨,想你 ...

苦瓜变甜

苦瓜变甜,作者:林清玄。我很喜欢一则关于苦瓜的故事:有一群弟子要出去朝圣。师父拿出一个苦瓜,对弟子们说:“随身带着这个苦瓜,记得把它浸泡在每一条你们经过的圣河,并且把它带进你们所朝拜的圣殿,放在圣桌上供养,并朝拜它。”弟子朝圣走过许多圣河圣殿,并 ...

放暑假

放暑假,作者:林清玄。孩子放完暑假,要开学的前两天突然来问我:“爸爸,为什么放假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好像几天前才放假,两个多月就过去了。”我说:“那是因为感觉,在好时光里我们感觉特别快,在坏心情里,时间就过得慢。”“对呀!一上课觉得无聊,时间 ...

贴身感觉:鸡和鸭的爱情

贴身感觉:鸡和鸭的爱情,作者:张小娴。鸡和鸭的爱情夜店里(注:夜店——夜生活的店辅,只在晚上营业。不一定是坏的),无意中听到一只鸡和一只鸭的对话。鸭埋怨同行抢烂市,三、五千元也肯跟客出街,遇上靓女,还不收钱呢!又说:“爹地”并不锡他(注:不疼他),好 ...

怀念西府海棠

怀念西府海棠,作者:季羡林。暮春三月,风和日丽。我偶尔走过办公楼前面。在盘龙石阶的两旁,一边站着一棵翠柏,浑身碧绿,扑入眉宇,仿佛是从地心深处涌出来的两股青色*的力量,喷薄腾越,顶端直刺蔚蓝色*的晴空,其气势虽然比不上杜甫当年在孔明祠堂前看到的那一些 ...

牧歌

牧歌,作者:席慕容。记得初见她的诗和画,本能的有点趑趄犹疑,因为一时决定不了要不要去喜欢。因为她提供的东西太美,美得太纯洁了一点,使身为现代人的我们有点不敢置信。通常,在我们不幸的经验里,太美的东西如果不是虚假就是浮滥,但仅仅经过一小段的挣扎 ...

灯光

为《东方少年》创刊而写 初冬黎明时的灯光,总给人一种温暖,一种慰藉,一种希望。因为从家家窗户射出来的光明,是这片大地上人们醒起的信号,是灿烂阳光的前奏! 我的卧室是朝南的。我的床紧挨着北墙,从枕上总能看见前面那一座五层楼的宿舍,黑暗中就像一堵大灰墙似 ...

《路小路作品集》序

《路小路作品集》序,作者:贾平凹。朋友是气味相投的,况且他同我一样属于相貌丑陋一类,见面少不了要互相戏谑。“呀,才从花果山来的,去哪儿呀这么急的?”“你说巧不巧,才要上你的高老庄找你的,却就碰上了!”老鸦笑猪黑,猪也笑老鸦黑,两个人就拥抱了,哈哈大笑 ...

贴身感觉:每年一度燕归来

贴身感觉:每年一度燕归来,作者:张小娴。每年一度燕归来日本配音片集伴我度过寂寞的童年,也是我的德育老师,《青春火花》鼓励我要积极奋斗,《绿水英雄》启示我仁者无敌,但首次领会爱情,是看《柔道女金刚》。《柔》剧是一部古装武侠励志剧,女主角的父亲是柔道一派 ...

文化苦旅:家住龙华

文化苦旅:家住龙华,作者:余秋雨。1988年12月15日。我家住在上海西南角龙华。这是一个古老的地名,一闭眼睛,就能引出不少远年遐想。但在今天上海市民心目中,龙华主要成了一个殡仪馆的代名词。记得两年前学院宿舍初搬来时,许多朋友深感地处僻远,不便之处甚多。一 ...

我记忆中的老舍先生(2)

我记忆中的老舍先生(2),作者:季羡林。老舍先生的道德文章,光如日月,巍如山斗,用不着我来细加评论,我也没有那个能力。我现在写的都是一些小事。然而小中见大,于琐细中见精神,于平凡中见伟大,豹窥一斑,鼎尝一脔,不也能反映出老舍先生整个人格的一个缩影吗?中 ...

《续集》自序

《续集》自序,作者:张爱玲。书名《续集》,是继续写下去的意思。虽然也并没有停止过,近年来写得少,列出后常有人没看见,以为我搁笔了。前些日子有人将埋藏多年的旧作《小艾》发掘出来,分别在台港两地刊载,事先连我本人都不知情。这逆转了英文俗语的说法:“押着马 ...

怀魏握青君

怀魏握青君,作者:朱自清。两年前差不多也是这些日子吧,我邀了几个熟朋友,在雪香斋给握青送行。雪香斋以绍酒著名。这几个人多半是浙江人,握青也是的,而又有一两个是酒徒,所以便拣了这地方。说到酒,莲花白太腻,白干太烈;一是北方的佳人,一是关西的大汉,都不 ...

文化苦旅:华语情结

文化苦旅:华语情结,作者:余秋雨。语言有一个底座。说一种语言的人属于一个(或几个)种族,属于身体上某些特征与别人不同的一个群。语言不脱离文化而存在,不脱离那种代代相传地决定着我们生活面貌的风俗信仰总体。语言是我们所知道的最庞大最广博的艺术,是世世代代 ...

到底是上海人

到底是上海人,作者:张爱玲。一年前回上海来,对于久违了的上海人的第一个印象是白与胖。在香港,广东人十有八九是黝一黑瘦小的,印度人还要黑,马来人还要瘦。看惯了他们,上海人显得个个肥白如瓠,像代一乳一粉的广告。第二个印象是上海人之“通”。香港的大众文学可 ...

编后记

编后记,作者:梁实秋。梁实秋的散文篇篇各呈异彩,令人爱不释手,一切诸如清丽隽永简洁深遽独具风采之类的评语,都不足以对它评头品足,它真正达到了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境界。台湾著名图书评论家龙应台问她的妈妈最爱读谁的书,妈妈毫不含糊地回答:“梁实秋。 ...

老屋小记(6)

老屋小记(6),作者:史铁生。然后,暮色*苍茫中,我碰上了一个年轻的长跑者。一个大才的长跑家——K。K在我身旁收住脚步,愕然地看看我,问我这是要到哪儿去。我说回家。他说,你干吗去了?我说随便走走。他说你可知道这是哪儿吗?我摇摇头 ...

白猫王子七岁

白猫王子七岁,作者:梁实秋。白猫王子大概是已到中年。人到中年发福,脖梗子后面往往隆起几条肉,形成几道沟,尤其是那些饱食终日的高官巨贾。白猫的脖子上也隐隐然有了两三道肉沟的痕迹。他腹上的长毛脱落了,原以为是季节性的,秋后会复生,谁知道寒来暑往又过了一年 ...

贴身感觉:与柴门文对话

贴身感觉:与柴门文对话,作者:张小娴。与柴门文对话我问柴门文对爱情的看法。她说她现在对儿女的爱更深。对丈夫的爱,是一种感情。因此,她今后的创作,重点都会放在家庭。写了许多扣人心弦的爱情故事的女作家,最后却告诉我们,爱情终于会消逝。一个女人最后的依归, ...

悬浮在空中的吻:人生何处不占卜

悬浮在空中的吻:人生何处不占卜,作者:张小娴。人生何处不占卜想起占卜,很容易就联想到水晶球和吉卜赛女郎。除却水晶球和吉卜赛女郎之外,我们还有许多不可思议的占卜方法。以下这个方法,你一定听过--把房中的灯火全部熄灭,只点上一支蜡烛,然后静坐镜前,一边吃苹 ...

宇宙的爱

四年前的今晨,也清早起来在这池旁坐地。 依旧是这青绿的叶,碧澄的水。依旧是水里穿着树影来去的白云。依旧是四年前的我。 这些青绿的叶,可是四年前的那些青绿的叶?水可是四年前的水?云可是四年前的云?─我可是四年前的我? 它们依旧是叶儿,水儿,云儿,也依旧只 ...

画睛

画睛,作者:张晓风。落了许久的雨,天忽然晴了。心理上就觉得似乎捡回了一批失落的财宝,天的蓝宝石和山的绿翡翠在一夜之间又重现在晨窗中了。阳光倾注在山谷中,如同一盅稀薄的葡萄汁。我起来,走下台阶,独自微笑着、欢喜着。四下一个人也没有,我就觉得自己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