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擦肩而过,我的遍地鳞伤

风月词,花开花落,人海茫茫念两行,诗一搂,情断魂,离人心上秋。芭蕉雨,思乡意,花月情浓,掌上轮星月轮命,似有似无追忆灯。风景如画,思忆琵琶,琴弦扶凤鸾,人未团圆,高山流水何时删。初见你,方言繁华,再见你,美丽无瑕,巫山蜃楼花断影,沧海云雨念无声。飞 ...

另寻沧海

她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对他的感情,即使是分手之后,她也总是会一个人在家里抱着手机等着那个不会打来的电话而哭泣,她总是有一种感觉,自己好像再也没办法爱上任何人了一般。就好像真应了那句老话一般,“曾经沧海难为水”,她好像也是无法再取任何一瓢饮了。 她不是第 ...

习惯了孤单

异地求学,习惯了选择一趟恰好早上到达的火车,因为太明白,如果到的太晚或者太早,我,只能在夜空的黑色下,在嘈杂的声音里,分分秒秒的去等天亮,游离在火车站。 在这里,我只是我,但是自由,没有过往,有的都是现在。习惯了一个人散步在操场,习惯了一个人走长长的 ...

愿,缘无尽

亲爱的舒芷欣同学: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最好的时光

“丫头,我很想念你。” 我收到这通短信的时候,正窝在沙发里吃着薯片看湖南卫视的娱乐节目,笑得前仰后翻。手机响,没在意,是短信音,想着这年头谁还会发短信呢,不是移动客服就是垃圾短信,虽然脑袋里这么想着,手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拿起手机要把它变成已读,这也许是 ...

群星闪耀满城辉

荆门的五月,花木葱茏,轻风阵阵。荆门金丰房产公司开业庆典与明星演唱会的举行,使夏日的荆门城又锦上添花。 5月30日是荆门金丰房产公司开业的大喜日子,田锋总经理为了把开业庆典搞得热烈而隆重,特意从北京请来了我国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侯耀文先生和他的搭档汪洋先 ...

著名作家楚良印象

楚良,一个农民的儿子,却天生有副聪明像,上帝准确地赐予他才气与运气去做一位作家。 的确是这样,多年来的创作中,他虽有幸将一些在一手牵牛,一手拿笔的田边地头完成的水乡情小说变成铅字,但他终不曾骄傲地闪光与得志过。就因为他那一年的一个夜晚,鬼敲灵门、神来 ...

可爱的你,奇怪的我

很久没写些什么了,因为生活总是在慢节奏中消耗着,像这样稳稳地坐下来,安静的思忖在记忆中已是高四。我怕写些什么,写些自己以后看了会忍不住掉泪的东西。 可是泪水,就是用来浸湿信纸的。 标题是我无意间想到的,不官方而且一点也不正式。 你,我,很简单的两个字, ...

别亦难

早上的雾很浓,我要坐六点发的车返程,母亲三点多就起来给我做饭,为的是在我赶车前能吃上一顿热乎丰盛的早餐,即使我前一天晚上告诉她我早饭喝碗豆浆就行,即使她知道我每次早饭都吃不了几口,即使她准备早饭的时间只需要一个小时,可她还是早早准备好一切,等着我五 ...

我们镇的犀利人们

镇上,总有那么一群人,他们静静地活在我们无法勘探的世界里,虽然他们和我们共享同一个生存空间。有时,他们突兀地闯进我们的世界,给我们造成一丝的惊恐,成为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偶尔,他们是我们吓唬小孩子的“大灰狼”。白天,他们游荡在垃圾堆旁,期盼能填饱自 ...

夏夜微凉

立了秋,却还是仲夏。一场雨,微凉了、我们的情谊。今晚多喝了几杯。借着酒劲,找一个靠在你背上的理由。曾经想过,如果遇见了怦然心动的人就大胆说出来,可心里默念了好几遍的词儿,到嘴边,又咽回去了。我害怕自己是因为寂寞了。我害怕自己被人拒绝。所以一直不曾说 ...

静夜思致父母

前言:一直以来,我都保持着写日记的习惯,享受着自己笔下的生活。一桌,一椅,一盏灯,一杯水,一支笔,一本子,然后细细回忆,慢慢感悟,诉诸笔端。偶然间翻到了六年前刚上大学那会儿写的一篇日记,泪如泉涌,愿与诸君分享。 弯弯的月亮静静的挂在天边,远方传来呜呜 ...

断线

你走了,在金黄色的十月里走了。 没有经历过离别的我们,显然还不懂得,一路上只是沉默。 “在外面,自己好好照顾自己……”这样的话,妈妈无力地说了一遍又一遍。你什么都不说,只轻轻地不停地答应,好,好。 薄薄的一床棉军被,四四方方的,让人无法同温暖联系在一起 ...

病房里的爱

第一次见到女人的时候,我对她的印象极差,当时她正在喂男人吃饭,看到护士带我们进来,她慌忙站起来让路,结果将饭洒在我的身上。帮父亲安置东西的时候,发现病床下到处都是女人带来的东西,不但有大大小小三口锅,还有米、面、油以及白菜、胡萝卜等蔬菜,令人叹为观 ...

故乡天空下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以前很喜欢的句子。貌似安静惬意,其实不然,不过是人生的起落浮沉之后,一番自我安慰罢了。 现在的天都是不够洁净的,哪里有云卷云舒让人怅惘。惆怅也不适宜了,毕竟过了年纪。(因为再也不需要强说愁了。)就好像隔着湖水注视天空和云朵 ...

我的秘密QYQY

又是一个雨的世界,每当下雨我总会不小心的感冒,你总会一边骂我一边给我送药。那时候,心里漾起了小小的幸福。 我们在大一参加书法比赛的时候相识,那时还是你主动给我打电话,也许这就是你的主动搭讪吧。挑出我写的字的各种毛病错误。当初我心里还说怎么会有这样较真 ...

就为了坚持说,我喜欢你

今天是第90天,每天重复地走进人来人往,走进你的曾经,走进和你一起去过的地方。汗水湿透了背包,手中紧紧攥着手机,等待着日升月落,等待着你的笑容再次绽放。我愿成为瞎子,从此我不需要有光明,一旦睁眼就会看到你。 我的眼睛在暗夜里搜索往来的每个人,想与你再次 ...

相遇,与美丽探戈

美丽的相遇,如清诗,如谣歌,能让一颗冬眠的心,苏醒于春天的小河。 “人生如果无误,铅笔何需橡皮。”无意间,读到了这句充满哲思的话语,心情也正如此时的你,会心一笑,并理解着。虽然过往没有留下痕迹,记忆的残痕却时刻提醒着往昔的过错与错过。欲悔之,何以慰。 ...

今夜,我醉了酒

逝岁易写,情怀难书。 当春秋倒置,人事相倾,如白纸的生命被涂抹进各种历程;当日月更迭,光阴变换,站在风起的窗前,看岁月将往昔摧残,看夜色将喧嚣遮挽。 已多年情怀改,又一载风物移。 我不怕岁月迁流,年华隔岸,很多事早已注定,刻意挽留不过徒劳。一直以来,不 ...

当笨人开始读书

  从小大家都认为我很笨,虽然学习成绩不是很坏,但在一群老师的好学生里,我总是显得呆头呆脑,什么时候倘有人向我问话,我总是往顾左右而言他。后悔不迭痛下决心也没办法,因为在他们下次问话时我还是神溜天外,没有回来。   读书也奇笨,不能偷懒,略读、跳读想 ...

归途如虹

  天堂之门路途遥远,铃铛叮呤作响。遥远的天路将梦里长城的旧梦遗忘,歌啰着我们赶快回家。   (一)   在外漂泊多年,常会感到如切肤般疼痛的思乡之苦,这是元心一直预料到的场景。回家的决定,在前一晚和母亲通话后便决定。一天两夜的长途列车,时常让她感到 ...

姥爷

姥爷在世时,他是我们镇上中学的校长,嘴唇上面鼻子下面侧脸颊哟一颗很大的痣。他喜欢喝白酒,用很小的酒盅,大概就那么两三厘米高,有点像东方高脚杯的缩小版。拿一个瓷碗,把倒了白酒的酒盅放在上面,沏上半碗煮沸的水,让酒盅半浸没在沸水中。 姥爷和家里人的关系不 ...

涩涩的思念,一个人的独白

  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放不下的,还是放下了,过不去的,还是过去了,那些我以为的,永远只是我以为。时间,原来真的可以淡化一切,或许我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安慰自己,自欺欺人罢了,但是尽管这样,我也必须,必须放过你,也放过自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 ...

十年生死两茫茫

奶奶离开我们已整十五年了。多少次,想写点怀念她的文字,可每次拿起笔,泪水总是模糊了双眼。 昨天,八十四岁的婆婆突然跟我说,你奶奶去世的时候也是八十四岁吧,我说是的。婆婆叹了口气,“唉,我也快入土了。”我一边说着安慰的话,一边心里酸酸的。 清楚记得,奶 ...

思念,如水

台风下午就停了,带来的凉爽,让我暂时忘却炎热的夏天,夜晚的宁静,又开始不安起来。 你,应该已经睡了吧?带着淡淡的忧愁与疲惫,身体与心理的双重折磨,让你原本瘦弱的身体,更加柔弱,想像着你无法舒展的眉头,疼,想落泪的冲动,让我好想抱抱你,我的宝贝,委屈你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