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染上陈旧

时光,流逝,留不住。归故里,我回到那间充满回忆的老房子里,莫名的心酸弥漫在心头,儿时的时光倒流回我的记忆……屋内,墙壁已有几处墙皮脱落,粘贴在墙上的废旧报纸,我曾经装模作样的浏览过,如 ...

星星划过的那一瞬间

如果星星在天空划过,我该许什么愿?不再悲伤吗?生命永恒吗?也许该想一想,毕竟有些还不曾想到。 时间如风,人如沙,记忆中划过了他,他,她。 过往被风带走了吧!未来还紧握手中,也许我该揭开这一层又一层问题的面纱! 对于她,我并不存在多少记忆,也许我该许愿让 ...

秋意深

寂寥的月色冷冷清清的拍在我的脸上,着实有些生疼。为了迎着这景,我也不惧折腾,干脆拖着椅子就坐在吵闹中那唯独安静的角落。其实与其说是不惧,倒不如说无可奈何。 母亲总爱在我和她发完脾气红脸的时候拉着我的手,带着泪眼,哽咽的说“傻瓜,这世界上没有人比妈妈更 ...

在无数人的心中,家都是一个心灵的港湾,不管的是距离她多远,万重山千条河,她,都可以给你的心灵带来无限的慰藉。当你上了一天的班筋疲力竭时,家为你带来动力;当你职场失意时,家为你默默的支持;当你感到前途迷茫觉得自己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到达想要得到的东西是 ...

落雪无声 心已波澜

又到了大雪纷飞的季节,望着漫天的雪花悄然而落,给大地披上了厚厚的冬装,一个银白色冰晶美丽的世界呈现在大家面前。 屋里暖气十足,此刻如果手捧着温暖的咖啡或者牛奶,站在窗前望着那漫天飞舞的冬日精灵,品味着醇香的饮品,本应有一番浪漫的情趣,可是望着外面我却 ...

二月末尾的天气

明天就是二月里最后的一天了,想必这二月的天气是读书的天气,不像寒冬的天气那么的寒冷。在寒假最后的几天里,我在读一本书就是《比目鱼》,因为这本书看完了,是一部很精彩的书籍。我想每一个人都是有自己的爱好的,只是这爱好是有所不同,每个人的心中的理想是不同 ...

又是一年三月天

三月的天气不冷,也许三月的天气忽冷忽热的,像这种天气人们是最容易感冒的。今天热了等到了明天天气就开始下降了好几度,所以说,三月的天是不稳定的。就像人的思想一样,从不成熟到成熟的地步都是要有一定的过程成长,因为这是定律。三月的天气要比二月的天气暖和的 ...

洞庭晨曲

烟波浩淼的洞庭湖,以楚国爱国诗人一曲《离骚》而闻名于世。屈子流放长时间在洞庭湖流域活动,留下了“搦搦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湘夫人》、”“济沅湘以南征兮、”“沅有芷兮澧有兰”的诗句,相传屈子在汨罗江投江而亡,《渔父》中有“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 ...

小芹

小芹走了二十多年了,她的离去,有一种沉重的味道。 我和小芹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儿时,我们住一个胡同。 她是内向的,干瘦的,还有些拗,动不动就会生气。记得小时候,我经常欺负她,她每次都是厥着嘴,说几句生气的话,不理我了,一连就是好几天。 小时候,我是 ...

小学三年级同学

在过年的时候,在自家开的店铺里面遇到了一位当年的一位小学三年级的女同学,说了几句简短的话语,于是在我家店铺里买了东西就离开了。去年遇到她时,就跟我开玩笑说:“我两还是小学三年级同桌呢?”我就笑了笑,没有回答她说的话。而我已经忘却了,因为时间是无情的 ...

古城春韵

位于湖南北部,洞庭湖西岸,以盛产稻谷、棉花、油菜而闻名中国的肥庶之地,一千四百多年前就建城设置的澧州古城,就在这人杰地灵土地上。 现在,澧州是近百万人口、占地二千平方公里的行政县。在市场经济大潮中,澧州人观念变了,以农为业的自足经济不复存在,农民进城 ...

不成文的摇篮曲

夜幕降临了,一家人都坐在房中看电视剧《侦探小说》,三周岁半的儿子坐在床上边看着电视边指手画脚地乱嚷着。不是地惹得家人哄堂大笑,而儿子更是前仰后合地笑得不可开交。 八点多了,儿子嚷了好长时间,才渐渐地有了睡意。上眼皮和下眼皮直打起架来,半躺在床上,鼻孔 ...

搭伙凑钱煮挂面

晚自习铃声响过老长时间了,闹哄哄的教室还没完全消停下来,空气中满是呛人的尘土味儿。在讲台上“打擂比武”的我慢悠悠地挪到座位上,随手撩起大敞的衣襟,一边呼扇着凉风,一边擦抹着汗水。还没容我将桌兜里的书本拉出来,和我争夺“武林盟主”的前桌就出了状况—— ...

读在旅途

在旅途中读书的习惯已经保持很多年了,大概开始于上大学的时候。家和学校所在地相隔甚远,每次往返都要座十余小时的车。旅途慢慢,开始时同学三五邀约成行,一路也不觉得孤寂;后来各走各的,有时会听听音乐,但是时间终究太长,音乐依旧不足以打发。 旅途中可以买几份 ...

漫谈广场舞

喜欢舞蹈健身已经很多年了,一直局限于家庭独舞,在网上找一些优美的教学视频业余练习,修身养气。这中间为什么不去广场跳舞,有多种原因,诸如害羞啊,对舞伴的挑剔啊,没有我愿意加入的团队啊等等原因。最主要的一点是与网络上对广场舞的负面评论有关。心想,一直坐 ...

职场小悟

今天,青春肄业,入职也三年有余。 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庆贺,也没有什么过多去抱怨。 平平凡凡,兢兢业业,这样就好。 有时会感觉到累,可我从不去想累的值不值得,想的是既然累了,就应从苦累中学到什么。要不然,既累了,也一无所学,只是徒劳罢了。 往往当你感觉累的 ...

一言不合,就喝酒

一言不合,就掐架;一言不合,就露大长腿;一言不合,就离婚……。一言不合,就怎样怎样刷得满屏都是。 一言不合体在《水浒传》里堪比是一言不合体的大总汇。一言不合,就杀人;一言不合,就上梁山泊;一言不合,就打劫。最多的当推一言不合,就喝酒。《水浒传》里最多 ...

年与我何干

年与我何干?我不过年,你过吗?每天太阳还是从东方升起西方落下,年会不会使太阳从西方升起东方落下呢?或者使江河倒流,时光倒流,人生倒流呢?又或是人人有衣穿有饭吃,没有假丑恶只有真善美的大同世界?不会,绝对不会?那么年与我何干?年与我们何干? 时光匆匆, ...

弦外之音

清晨散步,是我这新的一天当中品尝到的第一顿大补品,这一顿营养补品当中最有营养价值的,还要算是天然氧吧铁山公园里那些花草树木所释放出来的清香气息。 这一段日子,每天清晨起床之后,我和妻子就喜欢肩并肩地出门散步去锻炼身体,回来的路上顺便到早市上买一些新鲜 ...

回响在记忆里的一只老歌

今天的人们常爱谈论“代沟”。是的,由于时代的变化,外来文化的冲击,中老年人和青少年之间的兴趣爱好发生了巨大差异,尤其在艺术欣赏、唱歌听歌上鸿沟更深。青少年一般爱听最新的流行歌曲,而中老年人则更偏爱老歌。不过我发现,也有一些例外,当《红莓花儿开》的音 ...

背包的女人

她,一个饱经风霜的女人,一个见过大世面的女人,一个常常背着包的女人。 她是云南苗族人,名叫云霞。早年在广东浙江等地打过工做过生意,没赚得一点积蓄。漂泊了一段时日,还是两袖清风。 那一年,她随着现在的丈夫明成,不远万里来到安徽落户。起先,他们一无所有, ...

草堆洞里的欢乐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在那完全靠手工作业或半机械化的农业生产的时代里,农民割稻靠的是一把镰刀;犁田靠的是老牛木犁;脱粒靠的是脚踩打谷机;运输靠的是肩扛手提或木板车。尽管如此,每到秋后,还是一片丰收在望的景象。家家户户的谷场上,到处都是一堆堆的稻把,待 ...

如果没有找到正能量的对象,那还不如孤独终老

某综艺节目上曾经来过一对情侣,都是刚毕业没几年的大学生。来节目的原因很简单,男生太过于消极。 这是得多消极,才能让女生因为这个原因来节目上要分手呢。 刚毕业三年,所以两人自然是没什么存款的,日子当然也是过得艰辛。只是有的人,学会看到生活的阳光,有的人 ...

西安班车

时光匆匆,转眼2019即将过去,岁月易逝,瞬间又是一年。自从眼角增添起淡淡的鱼尾纹;自从青春的脚印一去不再复返;自从已为人夫,已为人父,已为太多的沧桑与成熟......我知道,生命的秋天已经来临。 不知何时起,喜欢上了怀旧,喜欢上了静坐一隅,泡一杯清茗,拿一本 ...

错爱

老家在一个靠山的清秀小镇。 清晨,袅袅的炊烟夹杂着新煮米饭的清香缓缓地升起,微白中泛着橘黄。金色的阳光在鲜嫩的绿叶和柔软的草尖上跳动着。露珠闪着五彩的光。“豆‘佛’,大豆‘佛’……”卖豆腐的“刘小块”那走了音的亘古不变的叫卖声,如同他那手艺卓绝的北方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