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散记梵天青色之海

这大概是一个蛮纠结的故事,对于我这样的,喜欢旅行而不是旅游的人。十月初的青海,寒气已经一点一点地逼近了,再过几天连西宁也毫无意外地供应暖气吧。我计划去青海湖和盐湖的计划恰好在尴尬的九月三十日,问了青旅的掌柜,拼车的人数不够。于是,又在去哪儿网上找当 ...

西行散记之马踏飞燕

兰州,第一个黄河穿城而过的城市,很多人对兰州的第一印象便是遍布祖国大街小巷的“兰州拉面”,的确兰州并不是有名的旅游城市,所谓的“金张掖、银武威、玉酒泉、金银不换是天水”,是对甘肃省旅游资源的精确概括,独独缺少了省会兰州这一席位。大部分驴友和旅游爱好 ...

时代的英雄,不朽的伟业

在历史的长河当中,总有一些激越的浪花,在滚滚洪流中,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它们不为时光所泯灭,相反,它们会成为历史的丰碑,并熠熠生辉。 在美国的历史上,国父华盛顿以及废除黑奴制的林肯,也许就是这绚丽的浪花当中,最璀璨的两朵。 华盛顿的家族,原本是种植 ...

春访盘古山

小汽车在山区村村通水泥路上缓慢行驶,忽而上坡,忽而下坡,忽而直走,忽而拐弯,直直拐拐,拐拐直直。走过一个村庄又一个村庄,绿树新房,鸡鸭成群,山村小巧,秀美迷人 ...

美国的开放与包容

美国是一个极少能看到围墙的国家。 无论是政府机构、企业组织、学校,还是作为社会单元的家庭,都很难看到围墙的存在(最起码,我没有看到),这应该是美国社会文化的一种普遍现象。 傍晚,在旧金山希尔顿酒店住下后,我们出去散步,走出酒店所处的区域,就看到公路旁 ...

看海

行行复行行,车轮滚滚到天明。 坐在大巴上,经过一夜的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海滨之城——日照。 小时候,每逢学到有关大海的文章时,心中就会对大海升起一份向往,一份渴望。 就这样,在对大海思思慕慕了几十年之后,前几年,去了一次秦皇岛,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梦中情 ...

在你的怀里,做一个婴儿

很久没有远足了,身边的柳树已柔情似水,榆钱已蠢蠢欲动,杏花已急得鼓起了腮帮子,不知远方的春光如何? 风雨之后一个晴朗日子,微微的风,暖暖的阳光,干净的空气。大家选准了游玩目标屈吴山。 一路驾车,穿出城市,越过乡村,在蓝天的怀抱里尽情驰骋。像一个婴儿, ...

字如其人乎

记得几年前游玩北岳恒山,除了那座奇迹般的悬空寺,剩下来的记忆便是李白题写的“壮观”碑。据说这俩字是诗仙李白游玩悬空寺时,为它的精妙绝伦倾倒而亲手所书。壮观的“壮”字是个错笔字,“士”下多了一点。悬空寺的壮观超越平常,乃是人间奇迹。李白用错笔字这样的 ...

春暧花开

“江汉春风起,冰霜昨夜除”。早晨五点推开窗户,遥望东方,天空并没晕出鱼肚色,还带着阴沉沉的暗黑,房子脚下的道水河也如一条沉睡的银蛇俯卧在弯曲的草丛中一动不动,小鱼、小虾闹出的小小浪花如这条死寂银蛇的鳞片不时在幽暗的草丛里闪动一下。这小城没有我曾经所 ...

进出两难怪石林

江西乐平县众埠镇怪石林,华南地区已发现的最大石林。它的广告词是“游了怪石林,不需云南行”。就是说它比名闻中外的云南阿诗玛石林还要好看。 冲着广告,咱去了。头一天便住到了乐平。从乐平到众埠很方便,既有专线车也有经过那里的班车。一个小时不到,我们到了众埠 ...

梦境乌镇

江南浙北古老的京杭大运河畔,有个水乡叫乌镇。这里因“小桥流水人家”呈现出的梦境,越来越被人们所青睐,故而在国内外闻名遐迩。 我和大多人一样,也喜欢乌镇。 我喜欢乌镇,因为她是个具有六千多年文化传承的文化古镇。乌镇古名乌墩、乌戍。古人曰:乌镇处于河流冲 ...

古村落律韵

(一)导引篇 初去上九山村,我便觉得很有趣,一条浅浅的小溪从村落中间缓缓流过,高点俯视,如一块古朴的玉砚。 几百亩的玫瑰园花开了,从村的南端一直香到村的北端,飘香的季节,四面八方的人涌来了,来嗅嗅花香,来嗅嗅古村落的古色古香。 听听青藤和树草的私语,听 ...

怪石林名不虚传

很奇怪,我们一路走来的山,有映山红有翠竹还有一些有松树,山上总归是常见的岩石土壤。快到怪石林时,看到了山上的奇怪石头。它们不但颜色不同,一丛丛一簇簇冒出来的造型,也与前面有非常大的不同。同一个地理环境,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儿? 虽然走得很累,累得像狗 ...

三里屯

第一次听到三里屯这个名字的时候,以为它是北京的郊区农场,后来才知道三里屯是北京的一个泡吧的最好去处。我之所以认为三里屯是北京的郊区农场之类的地方,主要是字里面有个“屯”字,犯了望文生义的错误,差一点把一个好端端的娱乐场所整到乡下去。 三里屯的酒吧就是 ...

我的父亲母亲

几天前,我妹妹给我的邮箱里发来一组照片。在打开照片之前,我通过她在QQ上给我的留言,知道这些照片是我家人的。我看了一下,一共十几张,当时我就想,今天我不能全部打开来看,我要每天打开一张,这样,这半个多月,我每天下班都会有个盼望,每天都有一个惊喜。生活 ...

羊羊

羊羊,我家养过好几次的,不过,好像都是时断时续的,其它几次的印象或许多属于事不关己赶快忘记,至今早已很淡漠了;而自己养的那次,那羊羊给自己带来的乐和趣,至今还历历在目在心,每每想起它,倒还真能映现它那讨人腻人的行为举止,估计一辈子也很难忘去。 那时, ...

和黑工聊天

一天下午在场地里溜达,看几个打混凝土杆的黑工一边干活儿一边聊得火热,就走了过去。你猜他们聊什么?开始我都没想到,原来他们聊的是国家大事,我饶有兴趣的坐下静听。一个叫Nito的黑工说的最多,他说现任总统桑托斯不好,卖了那么多的石油老百姓日子一点都不好,安 ...

走进山王村

对于玉山镇山王村这个名字,我并不陌生。早在2012年蓝田作协组织编写蓝田百家名村(我写过两个名村)时就看过孙兴盛孙老师的《赫赫有名山王村》,当时也是走马观花阅之,只知道蓝田玉山镇有个山王村。一晃几年过去,也没太在意,尽管知道山王村在我们蓝田境地,也一直 ...

只有戏台的博物馆

一般博物馆,总有这样那样的主题、专题展览。这一回在乐平博物馆,却看到了只有一个主题的展览“古戏台文化展”。 乐平博物馆的古戏台,展示的就是乐平区域四百年历史的四百座古戏台。乐平是个县级市,不是很大。四百座古戏台说明了什么?老的乐平人,聚族而居,往往一 ...

锦韶年华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你是谁? 我是韶华 我是谁? 你是锦年 我是锦年,却也不是,一只狐狸 ...

锒铛入黑人监狱(一)

回到国内,住进宽敞明亮的 ...

行走梵净山之(四)一世深情,亦是禅意

行走于梵净山,行走于苍茫大地,行走于山野村上,如读万卷书,如度慈悲心,茫茫红尘,我思故我在——题辞.微尘陌上. 4月3日,上午,一个人,一个行囊,一座高山。 上午9点多钟,在梵净山的山门前,买好票,与一个素不相识的苗家少女结伴,一道上山。 其时,山下的天气 ...

走马东北之太阳岛

当今歌坛,众星云集,谁都是“星级”大腕,可我不知为什么,只喜欢一个——郑绪岚!听了她的歌之后,所有的歌都感到苍白、乏味了,尤其是她唱的《太阳岛上》和《牧羊曲》,我觉得那才是真正的歌,尽管若干年过去了,但它一直萦绕在我的大脑,时时回荡在我的胸壁,长久 ...

船上看湖鄱阳湖

鄱阳湖,我并不陌生。两次上庐山,含鄱口必去看看。居高临下遥遥看一眼,分明有镜里美人的韵致。真正走近了,为的是寻找“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王勃感觉。不缺少江湖河水的扬州人,从太湖边上赶到鄱阳湖看水,没有智者,只为好奇。 鄱阳湖县,江西省人口 ...

印象丽江——玉龙雪山的精魂

3月18日,早起6点半,等了3个多小时,方可坐大索道上雪山。久仰了,玉龙雪山! 那海拔4000多米的玉龙雪山,是纳西人的一座神山,至今无人登顶。她又是一座殉情山,据说在这里殉情的有1000多人。秋水为神玉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 遥看玉龙星星点点,想西南八个月没下雨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