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市,一种快乐

张开怀抱 拥抱这世界 却是没有了你身影 曾经 小桥流水望佳人 佳人倚窗望明月 如今 流水东逝 佳人音无 我,还在江南烟雨中相侯 都说落花无情 却不知空余恨却深情 望月寄情 花前月下 梦,终碎落成湖 陌生的城市 又一次爱情已经辜负 某天,醒来 风带着呵护 花带 ...

把你放进江南的烟雨

这初春的花蕾 还没有绽放故事的结局 沉溺细雨里将梦想孕育 于何时盛开我的容颜 于何时与你再次正好相遇 于何时别离枝头落红满地 在这江南多情的烟雨里 我和一杯碧螺春恋爱了 香烟和酒杯陪着我的诗句 诗句里飘着三月的细雨 婉约了夜色的迷离 此刻 该把你的背 ...

种子的忧伤

一粒种子 深深的埋在土里 只为欣赏外面的美好 阳光给了它温暖 雨露给了它滋润 就这样慢慢地成长 它悄悄地探出头 睁眼看这个世界 到处一片绿油油 原来它不是世界的唯一 它只是百花丛中的一点绿 种子整天郁郁寡欢 它的梦想破灭 是谁给它的勇气 把它埋在这里 任 ...

夜的味道

如同施了魔法的咒语 目光,迷离成夜空中的星星 倦怠或是茫然 一股窒息的味道 吞噬着肉体的痛 虚无,是一种境界 任凭思绪无数次的穿越 黑色成了主题的元素 模糊了所有的影子 唯一的那声鸟鸣 还没有听清楚方向 便跌落在幽森的林中 如同误入蒸锅的蚂蚁 只是出于 ...

晚秋的惆怅

秋天的夜晚 显得格外的寂静 听不到那夜晚的虫鸣鸟啼 看不到那萤火点点飞舞 唯一能感觉到的是那片寂静 转眼已入秋, 半年却已过! 偶尔不经意间的闲聊, 却勾起一缕缕只属于曾经的过往! 有快乐,有伤悲,有欢笑,有泪水 时光磋砣 光阴似箭 回不去的过往 找不 ...

流星

----祭八月十二日天津危险品物流爆炸 ----同时也有英仙座流星雨爆发。 横空闪过流星雨, 遥望塘沽问故人。 慨叹同胞遭此运, 祈福天佑祭神魂。 在这个沉痛哀悼的夜晚, 当漫天遍野都是隆隆的爆炸声, 生命是如此的脆弱无常 我的眼泪,不能表达我的悲伤 念无 ...

女鬼!午夜惊魂

如果你是女鬼就好了 很久以前就被蒲松龄 写进《聊斋》那就更好了 我就可以把你放在书桌之上 让你安静地看着我写字吸烟 和思想的亡灵激烈争吵 又像老朋友一样倾心交谈 在我想你的时候 就可以把你捧在手心里 仔细阅读,慢慢品味 可你不是女鬼,只是一个 三分俗味七分优雅 ...

睁眼,全是看手机憨货

手机真他妈可恶 睁开眼睛就不停步 把我打开催催促促 玩起把把忒孤独 / 咳,你才从来不孤独 日常生活甩都甩不脱 只要一有机会钻进去 是个把我缠着的搅屎货 / 千娇百媚像毒药 悄悄眯眯滑入 ...

若想念能开出一个春天

总有一些记忆 无关春花秋月的美丽 总有一种深情 无关风花雪月只关你 把一些经年的往事 在明媚的阳光里翻晒 忽然发现 目光所及的地方都是你的影子 纵使时光越来越苍白 在一枚老故事的章节里 你轻描淡写的那几句 依然是我记忆里最鲜活的一笔 邂逅你,便邂逅了 ...

昨夜我梦见债主

因为懦弱,导致贫瘠、 穷愁潦倒 我这一生 欠下了数不清的债务 钱财债 人情债 爱情债 亲情债 友谊债 生命债等等 这些债务注定我这一生 只能活在悲哀和痛苦之中 尽管我每天在挣扎着偿还 可还债的道路仍旧遥遥无期 索性把头埋进生活的低处 对着高傲的人性观颜察 ...

我那,天堂里的父亲

很想看看父亲 很想和父亲说说话 这已成奢望,今生不会再有 一种落寞和锥心的思念 汇成茫茫的一汪湖水 这一夜,很美 父亲竟在我的梦里出现 梦里,我的父亲 依旧是一个六十出头的老人 依旧是藏青的中山装 没病,精神很好 梦里,我急切地喊他 父亲不做声,竟转身走了 我慌 ...

撕夜

我假装什么都不在意 在你离去的时候 让自己哭泣 那个下午 阳光在树林的隙缝里 一缕一缕 忧伤地飘落 我们之间 只是一个转身的 距离 凡是你走过的地方 对我来说 都是一座空白的城市 没有留下一点 记忆 我不记得你的名字 只记得 有一个男孩对我说 有生之年 守护 ...

从此,不再路过你的路过

想借一缕秋色在纸上落墨, 却如何也勾勒不出夜的脉络。 也许虔诚注定越不过因果, 你我的路线最终是交错。 人生悲哀的不是花开花落, 而是拥有的抵不上世间泡沫。 假如苦苦寻觅到的是阴差阳错, 谁,还能在秋水长天处舞影婆娑? 曾经,我路过你的路过, 你也懂我梦里梦 ...

七月,我的世界下着雨

七月 我的世界下着雨 淅淅沥沥,绵绵不止 相思太重 犹如这潮湿的空气 一次次压低我狭小的空间 肩膀裹着风 忍着反季节的冷 一把伞遮不住 往事的天空 雨点,砸疼了心中的伤痛 思念如刀 颤栗的双手,刻不出 一个人的名字 憧憬,无法填补 凹陷的失落 一个着深紫色的归人 拉 ...

习惯了这样的寂寞

习惯了这样的寂寞 一个人静静的在路边走着 期待下一秒你能站在我的对面 笑着说:好巧啊 习惯了这样的寂寞 一个人在空荡的角落 不知不觉已经天黑 我会突然间想起你温暖的脸 习惯了这样的寂寞 一个人发着呆 偶尔会想起曾经的我们 你就坐在我的旁边 讲着属于我们的故事 习 ...

灯下人

路灯微微亮,看上去有些寂寞,没人与它说话,它也不会说话。 仅仅用柔弱的光点亮夜行中的人们。 路灯没有忽明忽暗,一直默默地保持着它的姿态,不管刮风日还是淋雨天。 它的周边没有伙伴,虽然只身一人,但看上去没有任何畏惧感,它用坚定的意志完成着使命, 用平凡与 ...

悼念东方之星

龙卷风狂惹事端, 游轮倾覆在瞬间。 九州共惊伸援手, 四海同悲泪冲天。 救灾不分南和北, 出力哪管民与官。 生命宝贵人为本, 只盼遇险多生还。 ...

当一盏灯破碎了

1 当一盏灯破碎了, 它的光亮就灭于灰尘; 当天空的云散了, 彩虹的辉煌随即消隐。 要是琵琶断了弦, 优美的乐音归于沉寂; 要是嘴把话说完, 爱的韵味很快就忘记。 2 有如乐音和明光 必和琵琶与灯盏并存, 心灵弹不出歌唱 假如那精气已经消沉: 没有歌,只是哀悼, ...

愿有岁月可回首

前世, 他许她青梅竹马, 携手夕阳西下。 终敌不过,缘来缘去, 两分天涯。 曾经, 青草池畔,看鱼戏浅水, 观游曳小虾; 桃株万点红,田园有桑麻; 十里春风,野径踏莎。 曾经, 七月流火,知了声声嘶鸣; 槐碧柳青青, 风,鼓起他的黑发, 奔跑的汗水湿透 ...

对不起

只是一个屈膝 便写进一生 由相濡以沫 到相视无言 光阴像把利箭 穿透彼此 刻画生生不息的波澜 如心跳 抑不住几次喘息 几次哀叹 空气刻画不出你的温度 回忆却素描着 历历在目 唯独触不及你心房 像当日接不住你泪珠 只有把花 葬在自己眼前 和这一句 对不住 作者 ...

再别父母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挥手, 作别村头的云彩。 夕阳里的母亲, 在我的心头叮嘱; 那村畔的残垣, 是故地的伤感。 院中的柿树儿, 高高的在空中招摇; 在故土的家里, 我甘心做一颗小草! 那父母的爱, 不是清泉,胜似清泉, 流入我心间, 沉淀着感 ...

逝去的记忆

面带微笑 重新再走一朝 已逝的童年 留下的只有残缺的碎片 仰起头 还是那片蓝天 却不再是那么蔚蓝 蓝色早已被阴霾掩盖 那苍老的梧桐树啊 是否健在 我少年时的爱恋 现在想来 只能笑而不言 那条走过的路啊 是否依旧存在 泥泞不堪的岁月 曾留下了 我满满的回忆 ...

巢归

岁月之时已过秋, 衣衫素朴鬓多愁。 雁返蝉鸣红亦落, 斑斑草木为谁留? —————————————— 两位老人住在一个比较冷清的院子里,一位老人总是坐在小凳子上看着门外,或许她在思考些什么,但更多的我想是对晚辈的思念吧,毕竟在以前的夏天外孙和孙子总会来这 ...

陪你躲在尘世的喧嚣里

你是万千生灵中的一只普通的猫 想你伏蹲在窗前的神色 静静地 倘佯在秋季的落叶里 从你开了我心颜的那刻起 我悄悄躲在尘世的喧嚣里 去体验做一只猫的乐趣 和爱一只猫的幸福 在这个萧瑟的季节里 等待向晚夕阳卷起 你浪花般的须纹 谁陪我 沉醉在你的眸角 然而你 ...

痛悼天津港“8.12”特大爆炸事故中牺牲勇士

一群多么年轻美丽勇敢的生命 在一声巨响之后的 滚滚毒烟和火魔面前 你们不弯腰、不低头 奋不顾身,冲进大火之中 瞬间将自己化为火焰 水火无情,人有情 在千钧一发的时刻 你们想到的是他人的财产和生命 却忘记自己也是凡胎肉体 忘记了自己也有生命 你们的灵魂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