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随笔

一、工作预期,幻想未知的可能还记得参加工作的前夜,我对这看似熟悉实际陌生的班主任工作抱有无限期待与幻想。期待着一群乖巧可爱的孩子们让初为人师的我省心,因为我坚信“没有教育不好的学生,只有教育方法用不恰当的老师”。幻想着如何把释放一地天性的顽皮孩子管理的“服服帖帖”。为此我做了无数假设,结 ...

随笔

给我一杯茶,我可静我心。 若有闲暇,我想一书、一茶、一整天。偶尔看书饮茶,偶尔听风看景,慢慢的把这一天消磨掉。没太大的收获,却找到了久违的随性、真我。生活的最高境界,不是坚守平淡,而是以一颗平和浅淡的心,安然轻放每一寸光阴,乐享每一份暖香。把生活过得 ...

随笔

相遇是一种缘分,能走到一起是一种幸福。分离是一种记忆,能深刻的印记在你的脑海里。 倘若,人世间的每一段缘分,都将不做分离,那是一幅多美的画卷。倘若,人世间的每一段别离,都将不再感伤,那会多出多少欢笑声。 梦去梦回,落叶若归根,记忆深处又是一番怎样的景 ...

随笔

午夜的步数不是夜间旅行这不是昨天的举动,但是东南和西北的融合,它是用带有对讲机的手持灯测量的。路灯和工作室聚光灯非常明亮。但是灯总是有一个昏暗的设置来获得平衡。大手电筒在100米外捕捉到了光点。远处的三层长途走廊独自站立,将收集高耸 ...

大海

大海啊大海 你的美丽, 你的神秘 无时无刻呼唤着我 我的情怀 如浪激烈 如涌深沉 我多想 多么想 就这样游进你的天地 荡漾着 荡漾着 舒适而宽广 永无止境 大海啊大海 你抗拒了我 你淹没了我 你在细软的沙滩上 又抚慰了我 我多想 多么想 就这样游进你的天地 荡 ...

毕业季,你的爱情毕业了吗

与朋友翠小姐聊天,她深叹,提起一个人,大学同学,然后告诉我,她很心疼,当初居然不懂他的好。 翠在大学的时候,是一朵娇艳的花,在花花大上海,如鱼得水。很多男生都围绕着她,她也常常被男生邀请到宿舍去玩,清谈,吃零食。她很奇怪,在303男生宿舍的一 ...

那年那月的事

年近花甲,闲暇较多,难免想想自己一生的经历,记忆的长河中那些难忘的人和事往往闪现在眼前。记得在原商县张村公社担任“糊汤”干部工作的那段时间,时任公社书记的郭贞华朴实、干练、勤奋、民主、一心向民的工作作风历历在目。 郭书记在张村公社工作时间较 ...

随笔

人生好像已经定局了,好平淡。笑,笑的是那么的不自然,皮笑肉不笑。哭,却,咽着藏着憋屈着,哭不出声。每天都是在敷衍着生活,重复着昨日的起程然后再起程。 和朋友聊天,我总是安慰心疼别人,把我自己说的多么的幸福,多么的开心。在朋友眼中我就是一个搞 ...

江山随笔|爱,简单又很难

点击上方“江山文学”关注我们爱,简单又很难爱,简单又很难我是小样儿爱,简单又很难我的朋友向艾对我吐诉自己的心情。在婚恋的道路上,她有太多的障碍,相遇的时间,相爱的深度,相爱的方式,彼此的需求,每一个不同都可能成为爱情谈崩的可能。这个世界,谈爱不丢人,回避爱才是弱者。大胆 ...

美好随笔

说起仪式感,感觉这个词离我很远,也许是因为现实的压力,也许是因为时代的现状,再也许是因为自己根本不在乎吧。就拿过去还不算太远的春节说,已经好久没有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穿上新衣去拜年的喜悦感了。没有仪式感的年,失去了久违的岁月感,抹去了期待的欣喜感,留下的只有那陌生的遥远感。真的很佩服弟弟,总 ...

灵石,美的随笔

早晨随大队人马出发。大旅游车能载50多号人,又是一个单位的,叽叽咕咕的上车就热闹。夏季旅行,人们都想找一处清凉世界。放飞心情到何处呢,因本人已是编外的员工,蹭吃蹭喝蹭玩儿去,目的地上车才明了,是到灵石的红崖峽谷。灵石对笔者有一份特殊的情分。20多年前,我在灵石有整有零的住了432天,数字 ...

散文与随笔的区别

王剑冰:著名文学家、原《散文选刊》主编、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散文学会会长。代表作《绝版的周庄》《吉安读水》《血脉大运河》等,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说到散文与随笔的区别,严格的界线没有,我举一个例子,漓江出版社搞的那个年度散文或者随笔选 ...

圣诞随笔

题记圣诞近了,来势汹汹的向我们抛着橄榄枝,而我却不急于迎接它的到来,因为在这样一个严冬的季节,我没能看到雪,内心是遗憾的,以至很难说的出对圣诞是有欢喜`有希冀的了。有人对我说: 圣诞节应该是离不开雪 ...

随笔乱记

小时候,听说有《十万个为什么?》这本书,很想去阅读,在生活中,也总向别人问为什么,长大后才发现,原来答案就是经历。生活不是我们用一两句话所能概括的,也不是一眼两词所能下定义的,即使有,那也只是代表一部分,是不能代表大众的。听着优美的音乐,把自己置身在那种情景去,心里多少有些触动,当一 ...

马头山随笔

爬到山顶后,我不自觉的问起了山的高度。并不是因为得意,我只想知道耗费两个多小时才登顶的马头山海拔到底是多少。从某些角度来说,我不是特别男人,我没有别的男人所具有的那种强烈征服欲望。即便爬到了山顶,我也没有太多喜悦。征服山峰、征服权利、征服对手、征服女人。征服,基本成了男人的标志。也不 ...

201409随笔

当我们坐在废墟上书写着这段曾经的错误和莽撞的时候,也许更应该反思的是,我们为什么不能从别人的错误中吸取教训,而非要亲自经历一个完整的痛苦过程,才在我们贫瘠而麻木的记忆里种下反思的种子。慢慢学习慢慢长大,恋人被甩过后,才学会了如何去辨识好人;白领被批评后总能找到一个适合的方法去对付老板 ...

调研随笔

今天,我们启航实践队调研组第一次出外调研了,为了提高效率,我们分成三组分别去调研不同的村庄。第一次进行调研,我们都有点紧张,紧张的是第一次去挨家挨户地进行问卷调查,不知道自己是否足够礼貌,不知道我们的是否能够顺利完成。带着这样忐忑不安的心情,我们敲 ...

华胥引宋凝篇随笔

宋凝,喜欢这个女子,却又很可怜这个女子,喜欢她的真,她的坚强,她的勇敢,却也可怜她的真,她的坚强,她的勇敢。当那个男人挑起骁勇善战的她的头盔时,她就被彻底打败了,并不是只败在战场,更是倾败了所有。听到他有危机,不顾危险,舍身救他,却不知却是因为这份恩情让她在今后落心至死。两国联姻, ...

义诊随笔

义诊随笔九月果实离开美丽的香格里拉,经214国道,沿金沙江畔,历经六个半小时的颠簸,终于来到霞若乡卫生院。霞若乡170余个自然村,人口8231,以藏族和傈粟族为主。卫生院很小,门字形二层小楼,但五脏俱全,门诊、住院部、医技、行政安排合理。院长是个30多岁的年轻人,热情但 ...

台湾随笔

台湾随笔我的家在东北,东北的山是冷的,是寒的,它巍峨突兀,岩石陡立,飞碍陡峭,纵横捭阖,逾越千里,横贯东西;台湾的山是暖的,是温柔的,它豪迈俊秀,绿意盎然,青装绿抹,和蔼慈祥,英俊柔情,文质彬彬。阿里山更是如此,典型的台湾山脉代表。大巴在山谷中逡巡,每个人以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