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电话

父母的电话,作者:红妆少年。今天母亲又打来电话,无非是问过年什么时候回家,怎么回去,带不带男朋友回家。我都一一很小心的回答。开车回去,大概下午到,会载着姐姐一家和弟弟,男朋友开车,顺便让你们看一下。然后母亲就抱怨父亲年纪越大性格越古怪,有事没事就生气 ...

父亲的皮背心

看到这张父亲生前的照片,我就想起他的皮背心。上世纪四十年代在青海工作时,父亲购置了一件狐皮背心,软缎面子,灰绸里子,穿上柔软温暖。对于清贫半世的父亲来说,这是他最贵重的财产。父亲体弱多病,常咳嗽,全靠这皮背心支撑着过冬。妈妈常说: 这是你 ...

纪念那颗吊了我许多年的歪脖子

好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他分手了,话语里都是无奈,我知道他很伤心,即使他没哭给我听。我说不出感觉,而作为一起那么多年的朋友,对他的失恋,我是一半对他表示同情,一半替他庆幸。同情他是因为恋爱告吹,我知道他为这段感情付出多少;而庆幸,是他那最后沦为将就的感情终 ...

爸爸的骄傲

在我们面前爸爸有很多骄傲,首先是他的事业。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的他在十三岁时就在村里干上了会计,因为勤奋好学,干工作兢兢业业、踏踏实实,十五岁时被正式调到镇上的信用社做了干部,每当说到这里他总不可一世得意洋洋的挖苦我们: 我那么年轻就参加工 ...

常回家看看

找点空闲,找点时间,领着孩子常回家看看,带上笑容带上祝福,陪同爱人常回家看看。 ---题记 今晚的月亮真美,一家人去儿子奶奶家吃晚饭,满桌子的盛宴,让儿子合不拢嘴。因为老公喝了酒,就陪着村子里的几个朋友去姨家里打牌。儿子看着电视,而我实在太困,就昏昏沉沉 ...

清明节忆奶奶

很久你已经不曾入我梦里了,昨夜,我又梦见了你,梦见我还在是个孩子,你欢天喜地地给我包包子吃,我吃完,转身去寻你就再也寻不到了,猛然醒来,看见窗外点点的繁星,整个天空都像是你灼灼的目光在凝视我。 转眼你离开我们已经有五年了,五年中我对你的思念由浓到淡, ...

小妹,我爱你

昨天无意之中,想起了小妹。也许是雨,勾起了我的回忆。把我带到了那个充满童年,纯真的时代。 业余之中,我写了一篇关于小妹的文字。只是想要表达我想你了,尽管不在你的身边,好好照顾自己。 没想到这篇文字,小妹留下了真心话语。看到之后,我跟小妹同样都感动的哭 ...

嘿,老娘

今天周一,上班不一会,手机响了一声又断了,查看号码,是老家隔壁大伯打来的。开始以为打错了,后来想想还是回个电话,因为去年年底老娘在家无故怀疑他们老两口偷了她的水舀子,骂骂咧咧好几天。后来我回家,隔壁大妈告知此事,我才将电话留给大伯,嘱咐他 ...

那些年,那些事

并非特立独行。世俗的幸福,寻常的快乐,总是遥不可及。懵懂的童年,住在外婆家。大概六七岁之前,对于节日的期待是真切的。外婆在我生日的时候,她煮一个鸡蛋,或者从村中小店买来两个糖霜饼。吃着又甜又脆的饼,我很知足,感觉幸福满满。七岁那年,回到父 ...

心底最挂念的人

淡淡的笔触,纪念心底最挂念的人。直到我十六岁离家之前,我们一家七口全睡在同一张床上,睡在那种用木板架高、铺着草席,冬天加上一层垫被的通铺。这样的一家人应该很亲近吧?没错,不过,不包括父亲在内。父亲可能一直在摸索、尝试与孩子们亲近的方式,但 ...

我的母亲

母亲18岁和父亲结婚,父亲年长母亲十五岁。 和父亲一样,母亲一家也是因老家闹灾、无法生存而逃荒到了大连。 母亲和父亲是老乡,两人的老家相距十几里地。 母亲天生性格倔强,脾气暴躁。母亲讲,之所以和父亲结婚,是因为我姥爷认为,他家三丫头脾气不好,要 ...

触动心底柔软的温柔

以为已经心灰意冷 以为已经生无可恋 蓦然发现 亲人不经意间的关心 依然会激起心底的涟漪 遗忘的生日 被亲人用祝福唤醒 感动牵制身体的细胞 温暖开始蔓延 泪从眼角划落 是不带苦涩的幸福 驱走内心的冷漠 享受这真挚的关爱 曾经的遗弃 让热情的心坠入深渊 是亲人苍劲的的 ...

想你每一天

相信鬼传说、喜欢鬼故事、恋带有鬼的字,也期待有一天能与鬼碰见。(只为有你)可是你却连一个梦境都不愿意给我,一个模糊的影子也没有。 过马路时横冲直撞是因为你,坚信身后有你的守候。晚睡是因为你而觉得暗夜很美,和谐宁静。喜欢雨天也因为你,清明节常是雨天,难过 ...

回味逝去的时光

回味逝去的时光 也许是年龄的缘故,总爱回味逝去的时光,那一幕幕和父母在一起的年月象一幅幅水墨画浮现眼前。没雕琢无颜色,那么平淡,却演绎出道不完的浓厚亲情。不曾记得婴儿时光。眼前一幕是每人的经历:婴儿吮吸母乳,从怀里移到背上,又从背上移到怀里,母亲轻轻 ...

雪夜中的父亲

那一年,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父亲加入了搬运工的行列。拉起借钱买来的一辆旧板车子,就踏上了去宿州拉煤的路。 那时候,板车底盘是小轴头的,走不多远就会死档。遇到这种情况,父亲就用木棍把车身顶起来,给车轮调个方向,车轮才能继续转动。父亲拉着这样的 ...

饺子,浓浓的年味

母亲这几十年来给我包了多少次饺子,我已记不清了。只觉得饺子的历史,翻过岁月的篱墙,已然到达多变的顶峰,穿越平和的红尘俗世,给我们这一家带来的是什么?是一时的温饱就顿时消失的记忆?是见证了我们一家从贫穷到小康带不走的对饺子的痴恋?抑或是对舌尖上的美味 ...

疯娘

疯娘 23年前,有个年轻的女子流落到我们村,蓬头垢面,见人就傻笑,且毫不避讳地当众小便。因此,村里的媳妇们常对着那女子吐口水,有的媳妇还上前踹几脚,叫她“滚远些”。可她就是不走,依然傻笑着在村里转悠。 那时,我父亲已有35岁。他曾在石料场子干活 ...

猫头鹰和它的孩子

猫头鹰和它的孩子 猫到林中捕鸟,碰到一只猫头鹰。猫头鹰问它: ...

纵身一跃,断翅书生只为那心爱的女人

纵身一跃、瓦片塘水面浅起大片水花,一群鸟儿飞向池面,作最后一博,依然挽不回一个鲜活生命,大堂兄去了,倏忽间,世界静止了 那是一九五几年的事,也是大堂兄饶玉衡的故事。大堂兄是为一女人而自尽的。那女人突然改变了主意,嫌大堂兄家是地主成分,没和大堂兄洞房花 ...

错落人间经风雨,永入苍茫无炎凉

五月,六月,对于父母健在的人来说,是多么温馨的月份啊!然而,对于痛失恩亲的人来说,却是一个难以穿越的季节。母亲节、父亲节成了别人的风景,成了意义上的清明节。 五月又来了。我思念的天空,泪雨纷纷。记忆中,我的母亲永远年轻,我的父亲永远乐观。而 ...

来生还做您的女儿

8月8号,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爸爸节,提起父亲,对于我来说,好像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只是个称呼的名词,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含义,这是在我心中压抑很多年的往事,在我心中也是一个永远无法磨灭的痛。 在我13岁那年,记得已经上初一了,放学回家快走到门口了,有一个邻居家的 ...

我只想他送的月饼

小时候我是在农村长大的,我记得我有在一篇文章里写过我们那个山村。我们那时候的生活不是很好,能刚好填饱肚子。我总记得小时候家里给买一包方便面都会高兴好久的情景,那时候物质也不是很丰富,农家手头也不富裕。所以我们除了吃家里做的面米外,也从来都没有什么零 ...

每一天我都感恩

从我呱呱落地的那一刻起,我首先看见了光明,然后看见了一旁经过阵痛后的母亲。她擦去了额头的汗水,眼中流出了幸福的泪水。我知道,我的降临即使遭受了再大的苦痛和磨难,给母亲带来了无比的伤痛缠磨,母亲还是快乐的迎接我来到这个世界。 母亲没有读过多少书,却是跟 ...

和父亲睡觉

父亲来城里看他了。本来,父亲是有单间睡觉的,但那天晚上,家里还来了两个客人,便安排父亲和儿子一起睡了。父亲洗了脚便上床,他轻声问: 爸,你就不看一会儿电视,是战争片。 父亲笑呵呵地说,我先上床,给你暖和一下被子,我这把老骨头啊,还是有些热 ...

别样的孝敬

我的叔父是一位南下干部,老家在河北衡水,他曾在湖北省黄冈地区和省某厅担任过领导职务。今年,他已八十九岁。随着年事增高,积劳成疾,叔父的身体大不如前,血压高、糖尿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