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虫

发布时间: 2018-12-01 来源: 安娜文章网 栏目: 原创文章 点击:

一场台风过后,龙黄镇簕竹角村一片狼藉:高大的竹子甩在了地上,嫩的“四分五裂”、“开膛剖肚”;老点的拦腰折断,东倒西歪,横七竖八;更有甚者,“断头断脑”,拔地而起,露出了巨大的根须……这个以竹子命名

沙虫

  一场台风过后,龙黄镇簕竹角村一片狼藉:高大的竹子甩在了地上,嫩的“四分五裂”、“开膛剖肚”;老点的拦腰折断,东倒西歪,横七竖八;更有甚者,“断头断脑”,拔地而起,露出了巨大的根须……这个以竹子命名的村子,到处都横亘着竹子的“尸首”。老黄家的两间泥房子,也在地上,不能幸免。

  老黄嘴里叼了根旱烟,时不时看下自己倒地的房子,不停地踱来踱去,耐着性子等着村支书的到来。

  终于,村支书来了,他叫李刚,隔壁李屋村的。老黄看见李支书皱着眉头,看上去一脸疲惫的样子,急忙递上一根烟,但支书向他摆摆手,老黄的手尴尬地停在了半空一秒,但还是开口了:“李支书,你看我家都变成这样了,危房改造名额总可以分一个给我们了吧?”李支书看了看老黄,又看看倒地的泥房子说:“你家的困难我是早就知道了的,我回去就和其他村干部研究下,有消息就通知你”,支书还说:“人没事就好,整个村委情况都很糟糕,还有好多人在等着。”说完就走了。

  无论得不得危房改造补助,老黄还是得马上动工建房子了,东拼西凑还是得建房子,没有房子住哪里呢?是人,总得有个窝的,更何况上有两个患病的老人,下有三个读书的小孩。

  “老黄,你申请到危房改造名额了吗?听说能补助一万多块钱呢!”来帮老黄盖房子的老孙问。

  “没有呢,李支书说回去开会研究研究。”

  “你啊,真不懂事!研究研究就是研究你给他送多大的礼啊!”一旁的黄老二说。

  “黄老二说得有道理哦,你们没有听说吗?后背屋的黄瘪三给支书送了一斤沙虫,听说支书都已经答应给一个名额给他了呢,你看他,哪里困难了?房子好好的,几个儿子都是在外面做生意买了楼房买了汽车,人家一样得名额”,老孙愤愤不平地说。

  听了大家的建议,老黄第二天早早就去市场买了一斤沙虫,干沙虫,600块一斤的,这是当地很名贵的特产,老黄从来没有买过,也不曾舍得吃过,但为了那一万多块的危房改造款,他咬咬牙就买了,然后立刻去了李支书家。

  等老黄回来,大家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老黄支支吾吾说:“李支书答应把我们的名字向上级申请了”。

  过了不久,李支书开村委会宣布危房改造名单的时候果然有了老黄的名字,虽然没有黄瘪三的,但大家都认为是老黄送的那一沙虫起作用了。

  村里的黄富贵准备建新楼房,也打起了危房补助的主意,于是便去带了3斤沙虫去找支书,结果支书没有收他的礼,这下黄富贵老羞成怒:“好你个铁拐李,收了老黄的礼竟然不收我的!”于是就到镇纪委去举报了李支书。镇纪委立马展开调查,但李支书却说从没有收过老黄的那一斤沙虫。

  纪委找老黄了解情况,老黄结结巴巴地说那斤沙虫确实没有送给李支书,给了李支书村里的黄妈了。黄妈就是老黄的亲姐,从簕竹角村嫁去李屋村的。

  “我去给李支书送沙虫,但支书无论怎么都不肯收,说收了我的沙虫他就变成专吃民脂民膏的虫子了,不是人了!我出来正好碰到我姐,她刚从医院治病回来,身体很差,这么多年,虽然住得很近,但我却从没去看望过她,心里很内疚,李支书不肯收我的礼,我想回家后肯定被大家取笑,就干脆把那斤沙虫送给我姐了,后来也一直不敢说实话”。老黄向纪委的同志老老实实地交代了一切。

  知道了老黄撒了谎,村里的群众纷纷埋怨他,说他害得大家错怪了李支书,50多岁的老黄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学生一样羞愧地低下了头。

本文标题: 沙虫
本文地址: http://www.ayena.net/wenzhang/yuanchuang/111774.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安娜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这天日记奔海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