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芜之旅

发布时间: 2018-12-06 来源: 安娜文章网 栏目: 原创文章 点击:

去年初始,我从老家回到了这个赖以生存的地方,石北城。前年借着房地产二次崛起的东风,创办了一家小型房屋置换服务公司,曾经一度成为行业圈内的一匹黑马,但由于硬件实力不足,关系网不够硬朗,在去年年底的一场收关大战之中,一败涂地。随后地产行业也步入了不知何时能回暖的冬季,很多与我境遇相仿的同行,也是遭受

荒芜之旅

  去年初始,我从老家回到了这个赖以生存的地方,石北城。前年借着房地产二次崛起的东风,创办了一家小型房屋置换服务公司,曾经一度成为行业圈内的一匹黑马,但由于硬件实力不足,关系网不够硬朗,在去年年底的一场收关大战之中,一败涂地。随后地产行业也步入了不知何时能回暖的冬季,很多与我境遇相仿的同行,也是遭受重创,纷纷偃旗息鼓,该撤退的撤退,该转行的转行。老唐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据说还是最惨的那一个,可谓是家中妻离子散,公司分崩离析。那天,我的手机来电显示上又一次出现了这个名字。不用想,肯定是穷途末路了,借钱借到我这来,本想直接锁屏不接,但眨眼间回忆起了我在创业初期时,老唐给了自己两次无私的帮助,还是再次把电话打开,按下绿色键。“喂,你好。”“喂,老弟,我是老唐啊,怎么着,电话都给我删啦?”“不是,忙着遣散员工呢,没看显示就接了。”“嘿,你还用遣散?我那的人都可自觉了,看着公司里剩了什么东西,带着就走了,有的一次没拿完还回来又拿了一次!”“那也行啊,省着找搬家公司又花一份钱。”“哈哈哈,你有没有时间啊,来我新公司这一趟,找你有事谈。”“老唐你可以啊,外面都说你已经完蛋了,这么快就又来一新公司?”“我给你发位置导航,来了就知道了!”挂断电话,好奇心促使我想立即去老唐那看看,十几秒的功夫位置就发来了,我放大了地图,以为是网络不好,终点竟是一片空白路段,名字是个叫做极乐鱼塘的地方。我连忙对着微信问道,“老唐,你发错地方了吧,这哪有办公楼啊?”那边即刻又回,“没错,就是这,来吧。”跟着导航提示,我驱车驶出了城区,回看后视镜,被雾霾笼罩下的这座城市,像一匹满身伤痕的老马,蜷缩在迷雾中,遗失了前进的方向。城外的郊区我并不陌生,有很多楼盘都曾经是我的客户,而如今大多都还没有建好,剩下了一片片冰冷的水泥森林,唯一还有点人气的象征,便是每个楼底下都被里三层外三层的讨债条幅所围绕着。沿着国道继续行驶了二十分钟,导航让右拐进村,果然连像样的公路都没有了,只剩下一条仅供一辆车同行的土道。不远处看见一个被层层芦苇环绕的池塘,岸边屹立着半个退了色的集装箱,另一半哪去了无从知晓,反正中间是被一排七扭八歪的红砖头挡上了,集装箱的一角下面用了三个红砖垫着,估计是从侧面那堆里面挑出来的,看意思是防止整个集装箱栽到池塘里。我拿出手机刚要给老唐拨过去问他的公司在哪里,只见他竟推门从那半个集装箱里迎了出来,一边招手一边笑着朝我大喊:“别开过来!——这土松!——我这房子倒过一次!——”于是我徒步绕着池塘转了半圈,终于来到了老唐的新公司,一进屋便拍了拍裤腿上的尘土,大部分都落到了他洗漱的脸盆里面,习惯的说声不好意思,老唐笑了笑说:“没事没事,肥土不埋外人田!”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集装箱,门左侧是一个自烧的供暖小炉子,右边是个大水桶,上面是自制的水管,对角放置了一台上世纪遗留的熊猫电视,旁边是一台掉了商标的小冰箱,小到四罐啤酒就能装满的地步。屋子另一半是张中间已经塌陷的单人床,床上横了块木板,板子上摆的是老唐旧公司的全称铜牌。他瞧见我盯着那个铜牌看,便开口说:“这是我从一个员工手里抢下来的,他非说卖废铁还能卖五块钱,我给了他十块让他滚!”我从床底下拽出来一把三条腿的凳子,靠着铁墙坐了下来,双手摊开问他:“唐总,让我大老远的来这是为了啥?”“别别别,都这样了还说什么总不总的,找你来啊,是有笔大买卖!”我又双手合十,坦然的看着一本正经的老唐,说:“大买卖?就这?就你和我咱俩现在这样?”“你听我说啊,房地产现在是不行了,但是还有个东西咱可以做,咱们在哪啊?石北成啊!全国最大的雾霾就在这呢!”“然后呢?倒腾雾霾卖啊?拿到南方去,让他们开开眼?还能出口呢吧?”“嗨呀,没跟你开玩笑,你想想啊,这为什么有这么多雾霾?烧的呗!用啥烧?山西的煤,但是现在煤也不多了,而且价格还越来越贵,石北成快烧不起了。有种新材料,去年就听说了,就是没人做,一是远,二是不安全,但是便宜,那玩意在产地都没人要,就是烧起来比煤污染严重三倍。”“两个问题,怎么运过来?运过来卖给谁?”“我都想好了,咱们得有台重型卡车,就我目前的资金可以租半年,买家我过年时已经找好了,正好是我们旁边村儿的一个大户,他对这个很感兴趣,咱们只管运到石北成,安安全全的把车放到人家厂里,然后就等着数钱就行了。”“那我是来干啥的?”“原材料那边我谈了,他们要全款提货,那哪成啊,上哪弄那么多钱,几次三番最后同意的条件是交三成的订金,但是得把一个合法的公章压在人家那,付完款咱收回,我的公司已经是黑户了,我查了一圈,也就兄弟你的公司还可以继续运营…”我打断了老唐的话,问:“这一笔能挣多少?”他沉默了三秒钟,眼睛盯着地上,马上又和我再次对视,“够你去年一年折腾的。”我又问:“车怎么开回来?雇司机的话人家把两头路记熟了,往后还有咱们什么事?”“很对!所以只能咱俩开回来!”“怎么开?重卡可是要A本。”“我也想过了,正好你是C本,我是B本,咱俩加一块就是A本了!”“这他妈是犯法你知道么?”“没办法啊!咱们都是被逼的!所以不能走高速路了,国道都得少走,最好是省道绕回来。”最后的问题:“那三成订金哪来?”他抬起左手缓慢的指向了我,于是我起身走出了集装箱,老唐推门追了出来,“老弟…你可想好了啊!”我停下了脚步,目视着眼前这片池塘和芦苇,眺望远处那片被雾霾笼罩下的城市,天空被夕阳洒下的余晖映照成了颇有邪气紫红色,散发着仿佛要燃烧掉整个大地的光芒。原地不动,只会被烧个精光,也许迈出这一步,还可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转过头来看着祈求我答复的老唐。“你回去吧,明天我开始准备钱。”

本文标题: 荒芜之旅
本文地址: http://www.ayena.net/wenzhang/yuanchuang/117400.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安娜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无声暴力50岁以后,拥有这样5样东西,不必求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