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消失的那几年(下)

发布时间: 2018-09-14 来源: 安娜文章网 栏目: 原创文章 点击:

文|默小西图|网络◆◆◆「听说,听着音乐再看故事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哟~」等胡志斌洗完澡躺在床上时,蔡小琴已经再次上床睡着了。他温柔的抚摸着蔡小琴的脸颊,然后慢慢的将手向下移动。路过了山峰,走过了平川,踏过了草原,游过了河流。那成熟的身体犹如熟透了的蜜(*)桃,鲜美

初恋消失的那几年(下)

  文 | 默小西   图 | 网络

   ◆ ◆

  「听说,听着音乐再看故事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哟~」

  等胡志斌洗完澡躺在床上时,蔡小琴已经再次上床睡着了。

  他温柔的抚摸着蔡小琴的脸颊,然后慢慢的将手向下移动。路过了山峰,走过了平川,踏过了草原,游过了河流。那成熟的身体犹如熟透了的蜜(*)桃,鲜美多(*)汁,让胡志斌欲罢不能。

  蔡小琴呻(*)吟了一声,转过身体,将手环住胡志斌的脖子撒娇着轻声说:“老公,睡了。”

  胡志斌停下了胡作非为的手,靠在床头,紧紧的抱住蔡小琴。看着这新装修的房子,陷入了回忆。

  自胡志斌住进了蔡小琴家后,两人的感情也越来越好,慢慢的有了种当时他们初恋时的感觉。

  而真正的进展是来自于胡志斌给蔡小琴的一个谎言。

  胡志斌入住蔡小琴家往后推一个星期后的早上。胡志斌刚刚将晓晓送到学校后回来。

  “今天陪我去一个地方吧。”胡志斌一边整理着文件一边对蔡小琴说。

  “什么地方?”蔡小琴拖着地向胡志斌问道。

  “你今天不是刚好轮休吗?我需要去趟国土局,然后等下可能要看下家具,对了,把户口本和身份证带上。”

  “为什么要带户口本和身份证?”

  “带上吧,别拖了,等下回来我来打扫卫生。”胡志斌拿好公文包,走到客厅夺过蔡小琴手上的拖把。

  “这......”蔡小琴还是有些犹豫。

  “放心吧,就是以防万一,拿着又不会碍什么事。”

  “好吧。”

  等蔡小琴找到户口本,胡志斌立马开车来到了国土局。并见了一个大概只有二十出头,皮肤黝黑的青年男性。

  “斌哥。”青年男性见到胡志斌后立马叫道。

  “来,小琴,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李峰,以前跟着我一起做生意。”胡志斌向蔡小琴介绍道。

  “嫂子好。”李峰立马喊道,并说:“嫂子以后不管有什么事就找我李峰,我不管能不能办都帮您办了。”

  蔡小琴被李峰的热情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僵硬的微笑道:“你好,你好。”

  “哈哈哈,有什么等下吃饭的时候聊,现在先把正事做了,李峰,你东西带来了没。”

  “斌哥,我做事你放心。”

  随后三人一同走进了国土局。蔡小琴在来的过程中想了很多,但是没想到的是,胡志斌居然要将他买的房子转到自己名下。

  “不行,绝对不行,我怎么可以要你的房子。”在国土局走廊的某个角落,蔡小琴死活不答应胡志斌的要求。

  “小琴,小琴,你听我说。”胡志斌抱住蔡小琴的双臂,两人的姿势看上去显的有些暧昧。

  “好,我听你说,但是无缘无故的将房子转到我的名下,我绝对不答应,你这是想把我当什么?”蔡小琴别过头,不去看胡志斌。

  “你知道为什么我的房子是在我兄弟的名下吗?”

  “为什么?”

  “因为现在国税局再查我的账户。”胡子斌左右看了看,特意放低了声音。

  “那你为什么要将房子放我名下呢?你犯了什么事?”蔡小琴也将声音放低,看向胡子斌的眼睛。

  “逃税。”

  “逃了多少?”

  胡志斌伸出五个手指,显的有些神秘兮兮,然后说:“我这兄弟可能也会受到牵连,所以现在他这里也不安全了,如果转到你的名下,你就是在帮我。”

  “可是......”蔡小琴虽然目光关切,但是还是有些犹豫。

  “因为我相信你,所以转到你的名下我放心,如果我安全了,你一定会再给我对不对?”胡志斌抓住蔡小琴的双肩,双眼直视着蔡小琴的眼睛。

  蔡小琴点了点头,然后说:“这,好吧。”

  接下来就是繁琐的手续,但是过程很顺利。可将手续办完,时间也快到了中午。

  “斌哥,饭我就不吃了,你去陪嫂子,有什么给我打电话就是,我这条命是您给我捡回来的,他们出卖了你,但我李峰就是有把刀放到肚子里,我也不会出卖你斌哥。”李峰对叫他一起吃饭的胡志斌说道。

  “你这黑狗说什么呢,什么死不死活不活的,快滚快滚。”胡志斌踢了一脚李峰的屁股。然后看着李峰嬉皮笑脸的打车离开。

  “你这兄弟对你还真好。”蔡小琴走到胡志斌身边说道。

  “哈哈,福气啊,福气啊。”虽然胡志斌是笑着说这句话,但蔡小琴还是听出了里面的难过与沧桑。

  在后面房子装修的家具基本都是蔡小琴和胡志斌一起购买。

  不是有句话说嘛,两个人能不能在一起,能在一起多久,最好的验证方法,那就一起去旅行和装修。

  所以,水到渠成的胡志斌再一次睡上了蔡小琴的床。

  回忆着,胡志斌就睡着了。待到再次睁开眼睛,已经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多。

  蔡小琴看着睡眼朦胧的胡志斌从房间走出来,对着他说。“起来了,早餐在桌子上。”

  胡志斌听后点点头,准备洗漱后再吃点东西。

  哪想到自己的大腿,一下就被早就躲在旁边的晓晓抱住。然后就听到晓晓奶声奶气的喊道:“胡叔叔,胡叔叔,你是不是跟妈妈说今天要带晓晓去游乐园。”

  胡志斌低头看着仰着头看着自己满眼期待的晓晓,然后笑着将他抱了起来,然后捏着他的鼻子说:“是啊,今天要带晓晓去游乐园,晓晓开不开心啊。”

  “开心,开心,晓晓好多同学都去过游乐园,晓晓也想去,但是妈妈那么忙,妈妈又对晓晓那么好,所以晓晓不能再麻烦妈妈。”晓晓嘟着嘴一脸认真的对胡志斌说。

  “所以,晓晓这么懂事,叔叔就肯定要带晓晓去游乐园啊,那晓晓最想在游乐园玩什么呢?”胡志斌抱着晓晓一边想着卫生间走去,一边问着晓晓。

  “晓晓想看白雪公主。”

  “嗯,那晓晓想做王子吗?”

  “晓晓不想做王子,晓晓想做七个小矮人。”

  “哦?晓晓为什么想做七个小矮人呢?”

  “因为,因为,晓晓也不知道为什么。”

  “额......好吧,那我们玩旋转木马好不好。”

  “不,晓晓想要看长颈鹿。”

  “可是长颈鹿只有动物园才有啊。”

  ......

  蔡小琴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一大一小,心中充斥着许久都没有了的幸福感,和满足感。

  “叫爸爸,爸爸就给你买冰淇淋吃。”这时,洗漱完的胡志斌和晓晓又走了出来。

  “不要。”

  “你不叫爸爸,可就没有冰淇淋吃了。”

  “不要,妈妈会给我买。”

  听到胡志斌和晓晓的谈话,蔡小琴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好气的对着两人说:“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快点,再不走游乐园就关门了。”

  当三人来到游乐园时已经到了上午十点。此时的晓晓显的兴致很高,对着胡志斌说要玩这要玩那。虽然对于胡志斌来说更多的只是陪同,但是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开心与放松。

  可能是晓晓玩累了,中午刚过没多久就趴在胡志斌的身上睡着。

  然后他们坐在了有着树荫的公园长椅上,安静的享受着这难得的夏日时光。

  “再过不久又到秋天了。”蔡小琴喝着碳酸饮料对着胡志斌说,并拿着手中的小扇子给晓晓扇着风。

  “是啊,又是一个秋。”胡志斌轻轻的拍着晓晓,嘴里还轻轻的哼着歌。

  “对了,这么久了我怎么没见你工作?”蔡小琴突然想到,然后问胡志斌。

  “我吗?快了。”

  “快了?”

  “没什么,你看那边,过山车那边,那些人吓成那个样子,哈哈哈。”

  ......

  时间到了晚上。因为晓晓太累的原因,胡志斌并没有吃到米其林餐厅。两人回到家就随便叫了外卖。

  吃完晚餐两人站在阳台。月光就像一层金色的薄纱铺在地上。

  胡志斌从蔡小琴的背后将她抱住,闻着从她发丝中散发出来的香味说道:“如果我们当初没有分开那该多好。”

  蔡小琴一只手握住胡志斌抱住她的手,一只手轻揉着他的头发说:“哪有这么多如果,我倒是觉得现在这样挺好,所有的磨难不都是为了幸福做准备吗?”

  “是啊,幸福是需要付出代价的。”然后胡志斌将蔡小琴的身体翻过来,面对面的对她说:“既然如此,我们去睡觉吧。”

  “可现在才八点多啊,晓晓也刚刚才睡着。”蔡小琴显的有些害羞。

  “趁着月光,及时行乐,幸福不是来自不易吗?我们就更应该好好珍惜。”

  “好,好吧。”

  ......

  与此同时,市中心公安局。

  警察们都还没有下班,从他们的精神来看,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天加班。此时的他们不是在沉思,就是在翻阅资料,有的在激烈的争吵,还有的站在白板前演示着什么。

  这时一个年轻警员的声音,让他们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并安静了下来。“局长,我们发现了新的线索。”

  “快说。”此时的陈理计显的很激动,昨天的灭户案件让他很是头疼。三个月前的案子还没破,这又来了一出。

  “根据法医得出来的结果,关于白马湖小区杀人案和太阳山小区灭门案,可能是同一人所为。”

  “同一人所为?”陈理计又问道坐在他身边叼着烟穿着皮衣的警察说:“小李,白马湖的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陈理计说完后,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看向李长江,但李长江还是叼着烟发呆。

  看到这样的情况,陈理计生气的大声吼道:“李长江,老子问你话,你他妈是不是聋了。”

  李长江被陈理计这一吼吓了一跳,连忙放下二郎腿,站了起来说道:“什么事,局长。”

  陈理计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刚刚说的话重复了一遍:“老子问你,白马湖的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听到是白马湖的案子,李长江也没管刚刚发生的事情尴不尴尬,连忙回答道:“案子有了一定的进展,请领导放心。”

  “我问的是什么进展,不是要你在这里说什么让我放心。”说完陈理计狠狠的踢了一脚李长江的屁股。

  “是,不过局长,我能不能用一下投影仪。”李长江讨好的对着陈理计说。

  见到陈理计点头后,李长江向另一个警察招手。另一个警察点头表示明白,打开电脑连上了投影仪。

  “咳咳,这件案子要从三个月以前说起......”

  在三个月以前,李长江接到了一起凶杀案。死者刘伟被杀害,死在白马湖小区自己的家中。当李长江感到现场时,经过法医的判定,死者已经死亡一个星期。

  “你是说,在物业上门之前,刘伟已经死了一个星期?”李长江对还在检查尸体的法医问道。

  “是的,根据尸癍和尸体的腐烂程度,通过我的个人经验来说,最少有一个星期。”法医回答李长江。

  “那你还有没有什么发现?”

  “有一点非常奇怪。”

  “什么?”

  “死者好像是自杀。”

  “什么?自杀?可是自杀的话这个样子会不会太诡异了一些?”

  “嗯,所以我才觉得奇怪,刘伟的尸体是跪着的,致死伤口是割的手腕上的大动脉,可我总感觉这个尸体在之前有被人移动过,而且尸体周围没有看到血液,这血都快流干了,那不见的四千多毫升的血液去哪里了?”

  “这样啊,那他有没有立下什么遗嘱?”

  “遗嘱没有,倒是在他手机里面有发现,你去问问王警官,他发现的。”

  “好,你再看看尸体上有没有什么发现,到时候记得把尸检报告第一时间给我。”

  随后,李长江走到王长治面前,此时的他正戴着手套摆弄拿着一部黑色的手机。

  “老王,有什么发现没,听法医说你在手机发现了什么线索。”

  “是这样的,我从他的手机里面发现他在两个星期前报过一次警。”

  “报警?”这倒让李长江感到了惊讶。

  “是的,后来我打电话问了总局那边,这个刘伟确实在一个星期以前报过一次警。”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当我们出警的警员赶到他家的时候,却并没有发现刘伟,我们的人给他打电话,但他还是确定他在家里,只是说的话有些疯疯癫癫。”

  “所以,他们就认为刘伟是报的假警?”

  “没错,他们当时还以为遇到了神经病。”

  “嗯,你继续,到时候有什么线索叫我。”

  说完李长江又对一个女警察说道:“小吴,你把刘伟的个人资料给我说一下。”

  “好的,李警官。”吴莉莉听见李长江叫她,立马跑了过来,然后将资料夹递给李长江,然后又说:“刘伟,祖籍山东,7年前在本市大学毕业后就留在本市做保险员,工资水平一般。结过婚,但因为家暴,妻子申请离婚,此时他已经有一个儿子。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仇人或者世仇。”

  “嗯,非常不错。”李长江装模作样的表扬了吴莉莉一句,然后悄悄的跟吴莉莉说:“今晚吃完饭去我家怎么样。”

  “去死。”吴莉莉听到后,将手伸到李长江腰间狠狠的掐了一下。然后又对着李长江说:“房子四周的窗户都被关紧,窗帘也打了下来,但还有一点十分可疑,房子里面没有任何指纹。”

  “没有任何指纹?”

  “对,不仅如此,我们还在刘伟尸体旁边找到了大量水渍。”

  “李警官,麻烦到这边来一下。” 王长治那边可能发现了什么,对李长江喊道。

  “好的,马上过来。”对王长治回答了一声后,又转头对吴莉莉说:“晚上老地方吃鱼,位子已经定好了。”说完眨了下眼,然后走到王长治身前。

  “怎么,老王,有什么发现。”李长江对王长治问道。

  “是这样的,在刘伟死亡之前接过几个电话,但只有一个电话查不到名字,技术部门说这是在别人手上买的黑卡,无法查实。”王长治回答道。

  “那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我再找技术部门突破一下。”

  李长江听后点点头,就在这时,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对吴莉莉说:“莉莉,你去查一下监控,看看刘伟具体回来的时间,顺便要几个兄弟走访一下,问问最近有没有什么可疑人物。”

  李长江的直觉告诉他这很有可能不是一起自杀案,虽然场景看上去就像一个简单的自杀,但是这个场景却处处透露着诡异。

  “然后呢?”陈理计看着站在投影仪前说了一半就不说了的李长江问道。

  “啊,哦,局长,我们的成绩是可喜的。”李长江说着偷看了一下陈理计,看着局长越来越黑的脸,又马上接着说。

  “第一,通过消失了的血液,和移动过的尸体,以及干净到一个指纹都没有的房间,我们可以得出死者死亡时,或者死亡后,案发现场不仅仅只有刘伟一人,而且后来经过下面线索的排查,我们确实找到了犯罪嫌疑人,但......”李长江将画面转到下一张幻灯片。

  “先说第二点线索,尸体旁的水渍,经过推断,我们觉得很有可能是冰块融化后产生的,为的就是保持尸体的新鲜度。”

  “第三,也是很重要的一点,我们通过技术部门的定位,和监控设备的不断排查,在一个星期前,我们找到了一个叫李峰的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不断审问之下,他已经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但是.......”

  “但是什么但是,你他娘的倒是说啊。”陈理计拿着桌上的文件袋就往李长江头上砸。

  “局长,局长,诶诶诶。”李长江一边叫喊着,一边躲闪着,然后才接着说:“是这样的,局长,在监控发现李峰的时候,我们还发现了一人,但是没能分辨出来,李峰也不说,只说这件事情是他一个人做的。”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是两个人做的?那法医说的两起案件是同一人所为是怎么回事?”

  “嗯,第一起作案很有可能是两个人作案,第二起是昨晚发生,那么我有理由怀疑除了李峰,另外一个人是更大的主谋。”随后李长江喝了一口水接着说:“因为李峰主动告诉了我们他们的作案手法。”

  “说。”陈理计坐直了身体,表情严肃。

  “他们首先在刘伟家对面租了一个房子,然后将其布置的和刘伟家一模一样,接着以买保险的名义将刘伟骗出来,将其灌醉后关到刘伟家对面的房子。”

  “那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为了使他崩溃,他们并没有拿走刘伟的手机,因为刘伟发现出不了门,在怀疑自己绑架了的同时,也尝试了报警,我们的警员也接到了报警电话,但是我们在刘伟家并没有发现刘伟,因为此时他在我们对面的房子,随后,李峰就夺走了他的手机。”

  “所以,刘伟就下意识的觉得他失去了获救的机会?”

  “这只是其中一点,李峰还有说他接着就不停的折磨刘伟,如何折磨的到时候我会做成文件发给大家,反正就是通过各种手段使得刘伟开始崩溃,最后自杀。”

  “那自杀之后呢?”

  “自杀之后李峰和另外一个人用冰块保存着他的尸体,然后趁着天黑,避开小区摄像头,然后回到刘伟家中,做成刘伟自杀的现场。”

  “真是残忍的手段。”

  “李警官,李警官。”就在这时吴莉莉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小李,你这大喊大叫成何体统。”陈理计见吴莉莉风风火火的跑进来,责骂道。

  “啊,局长,是这样的局长,重大发现,重大发现。”吴莉莉看见陈理计连忙对他说道,脸上还有掩盖不住的高兴。

  “快说。”

  “我们发现一个叫胡志斌的人,可能会有杀人动机,而且两起杀人案的关键人物都和他有关系。”

  “什么关系?”

  “首先胡志斌这个人在之前是个走私犯,而且当过兵,李峰以前是和胡志斌一起跑船的手下,在有一次他们去越南走私的时候,胡志斌救过李峰一命。”吴莉莉说道。

  “所以,李峰做的一切有可能都是在报恩?”李长江问道。

  吴莉莉接着回道:“没错,而刘伟的前妻叫蔡小琴,因为家暴蔡小琴选择和刘伟离婚,经过我们的调查,蔡小琴又是胡志斌的初恋女友,所以......”

  “所以很有可能,这是胡志斌在为蔡小琴复仇。”李长江说道。

  “请李警官不要打断我的话。”吴莉莉这样一说,倒是让李长江不好意思,李长江尴尬的摸摸头,然后示意吴莉莉继续说下去。

  “而太阳山灭门案的死者一家,其家主赵世伟和胡志斌是一起走私的同伙,在今年年初赵世伟出卖了胡志斌,吞了所有货款。”吴莉莉看了李长江一眼,发现他并没有接话的想法,又说。

  “我们还查出,胡志斌已经到了脑癌晚期,在赵世伟出卖了胡志斌之后,胡志斌又贷了一大笔钱,我的报告大概就这么多。”

  “嗯,非常不错,小吴值得表扬,小李你说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陈理计鼓了鼓掌然后对李长江说道。

  “要干什么?”

  “蠢货,当然是快去把胡志斌给我抓来审问啊,太阳山的案子我们还没有证据。”

  夜深,在一阵云雨之后,蔡小琴如同被雨滴打击后的睡莲,安静的睡着了。胡志斌欣赏了很久,然后又下床站了起来。

  头又开始疼了,胡志斌刚刚准备去厕所,不想让蔡小琴听到自己痛苦的惨叫。但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警笛声。

  胡志斌听到后嘴角勾起,笑了一声,走到了晓晓的房中。

  将晓晓轻轻拍醒,然后温柔的对他说:“晓晓,你说我当你爸爸好不好。”

  晓晓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看到是胡志斌,笑着点了点头,喊道:“爸爸。”

  胡志斌听到后高兴的亲吻着晓晓的脸颊,将晓晓逗得呵呵直笑。

  再次将晓晓哄睡着之后,胡志斌来到了阳台上。看着外面红色和蓝色交汇的天空,然后如同一只飞蛾,扑向了那炙热的火焰。

  一年后的清晨。这个房子里少了一个叫胡志斌的男人,多了一个叫亡夫胡志斌的遗照。

  蔡小琴看上去老了一些,身体也有些发福。晓晓看上去高了一些,身体也有些消瘦。

  今天是礼拜天,蔡小琴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准备带晓晓去游乐园。

  蔡小琴决定往后每年的这一天,都带晓晓去游乐园,不管是多老,不管还走不走的动,不管长大后的晓晓还记不记得有个叫胡志斌的叔叔。

  蔡小琴牵着晓晓的手刚刚准备出门,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门铃声。

  “蔡女士,您的快递。”打开门后快递小哥气喘吁吁的对蔡小琴说道。

  “这么大个箱子是谁寄的?”蔡小琴看着身前半人高的箱子充满了惊讶。

  “是一个叫胡先生的人,用的延时寄送,一年前就联系了我们,像这种箱子下面还有两个,也不知道装的什么。”

  等快递小哥将快递全部帮忙放到蔡小琴家中。蔡小琴再也难掩心中的好奇,打开了其中一个箱子。

  蔡小琴震惊了,看着箱子里面一叠叠的百元大钞,捂着嘴巴说不出话。随即她又把其余的两个箱子打开,骇然还是一叠叠崭新的百元大钞。

  风从窗户外吹了进来,一只白色的飞蛾飞进房子落在了窗帘上。等待着夜晚的到来,成为一只奋不顾身的烦人的小虫。

  - -第133个原创故事- -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穿旗袍的女人(全)

  我想嫁给爱情

  我想嫁给爱情(下)

  桃花依旧笑春风(全)

  破.鞋

  破.鞋(下)

  不要轻易欺骗女人

  不要轻易欺骗女人(下)

  成熟人的幼稚爱情(全)

  别在这样的男人身上浪费时间(全)

  前戏总是太漫长

  前戏总是太漫长(下)

  一个女人,两个男人(全)

  那个男人石更不起来

  那个男人石更不起来(下)

  曾和姐夫滚过床单

  曾和姐夫滚过床单(下)

  三个女人共享一个身体

  三个女人共享一个身体(下)

  私奔的新婚夫妇(全)

  故事好不好,姿势很重要

  扫描二维码,我就是你的人了

  

  给小心心让小西更爱你哟

本文标题: 初恋消失的那几年(下)
本文地址: http://www.ayena.net/wenzhang/yuanchuang/29308.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安娜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解经若不考虑修辞格,会曲解圣经本意!序后会有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