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到倒逼,且轮不到狗呢

发布时间: 2018-10-11 来源: 安娜文章网 栏目: 原创文章 点击:

头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异烟肼毒狗风波,让我再一次看到人类在素质论题下的各路争论和观点。毒狗之人号称心怀社会大爱,以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目的,用对人类无害的药毒死狗辈,用以提升养狗者的素质,降低狗伤人的概率,他们用了现在特别高端的一词儿:倒逼文明。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家里有个极度恐狗人士,我个人对狗

谈到倒逼,且轮不到狗呢

  头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异烟肼毒狗风波,让我再一次看到人类在素质论题下的各路争论和观点。毒狗之人号称心怀社会大爱,以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目的,用对人类无害的药毒死狗辈,用以提升养狗者的素质,降低狗伤人的概率,他们用了现在特别高端的一词儿:倒逼文明。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家里有个极度恐狗人士,我个人对狗也无感——如果是猫的话我可能还会带点个人感情色彩——所以我大概率不会养只狗,而且以我的立场还颇烦不栓狗的人,因为我爱人会因此不分场合的往我身上蹿,她很丰腴,而我腰不太好——我的意思是,我下面说的话并不是因为爱狗,而是相当冷静的。

  投喂异烟肼的做法据说是有效果的,但现在已经是8012年,用毒死狗(恶犬除外)的方法倒逼人类文明,坦率地说,实在有点扯淡。

  我们单位楼上有一群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总是全天候轮流跑到我们楼层厕所拉屎——拉就拉,还每次都弄得脏到没眼看。他们每天都来,人数众多,已形成排队之趋势,导致本单位员工都拉不上屎,更过分的是,他们并不因为每天都来就把这个厕所当成自己的厕所于是在如厕时多加点小心,他们知道明天还会来拉,但今天就是要弄脏。这让我们很气愤。但倘若我想解决这件事,就只能去跟拉屎的小伙子用嘴去谈话,如果没有作用,就只好去找他们老板谈——当然也是用嘴——但不论怎么弄,也要用合理的方法,堵住他们的屁眼或者干脆把马桶砸烂显然是行不通的。因为这既不是屁眼的事,也不是马桶的错,是脑壳有恙。

  我举这么一个例子旨在说明:养狗不栓狗,不是狗灾,而是人祸,谈到倒逼,且轮不到跟狗较劲呢。

  养狗人不至于不懂得“养狗不栓狗”会给别人制造麻烦甚至吃上官司,而毒狗人也未见得不了解毒死别人家的狗是涉嫌犯法,包括刚才提到的拉屎的小伙子们,把坑位搞得脏兮兮,也不会让他们的如厕过程更加舒爽。

  这些事透露出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就是:我们很多人有个奇怪的毛病,都觉得自己有权力做某件事,但谈到别人相应的权力时,就去你妈的。而且在主张自己所谓权力时,往往通过要给别人添堵的方式,说白了,就是酷爱让别人不痛快。

  我们在生活中不断贯彻这种作风,于是互相做出一些让别人痛苦而自己也不落好儿的事,用以证明各自的权力——还能引起巨大的一本正经的讨论。但因为我们在不同领域都有这样的毛病,于是在解决某一件事情时就不舍得找到最对路最彻底的方式,因为搞不好在别的事情上把自己也“彻底”到,只好找狗下手。

  与其选择去毒狗和砸马桶,我倒觉得先花点力气解决我们本身这个臭毛病制造出的危害,才能迅速提高生活质量。

  什么时候人们要都有了“能让别人痛快点儿”的心,可能世界要美好得多。

  同样的问题还体现在公共场所抽烟上。

  我闺女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带她到公园里玩。过了中午,她明显困倦,我爱人抱着她坐在公园河边的一个石凳子上让她睡觉。不远处一男的也带着孩子一家子跟河边玩,玩了一会他伸手跟兜里摸烟,叼在嘴里,往我们这溜达过来。刚经过我爱人坐的石凳子三五步远,啪嗒一声把烟给点着了。我以为他还要往前走两步,结果这孙子就站在那块儿抽上了。我们相对于他正好处在下风口,三五步的距离完全能闻到不小的烟味,我于是跟他说:

  “您能不能换个地方抽烟?”

  他瞥了我一眼:“这是室外,我跟这抽碍你事了么?”

  我说:“我这能闻见。要不然您回您那边抽去?”

  他往他孩子那瞧了瞧说:“我爱跟哪跟哪。你怎么那么事儿呢?”

  我于是只好站起来问:“你丫到底走不走?”

  他悻悻的从嘴里揪出烟,扔到地下碾了一脚,恨恨的骂了句“事逼”,走了回去。

  我觉得这件事他的诸般做法,说明他至少知道三个道理:一,他在户外是有吸烟的权力的;二,他的孩子是怕二手烟的伤害的——但别人的孩子就无所谓;三,别人的爸爸站起来了,就可能会动手,这就不值当,于是烟也可以掐,地方也可以挪。

  这就是一个相当典型的例子。

  人的确有吸烟的权力,这个权力他完全可以在私密的、独立的环境中主张,但是他们不,很多烟民在路上走着走着就突然要掏出烟来吸,不管周围十几平米之内的人是不是都要吸二手烟,如果你质疑他,他就要问你,管的着吗你?

  实际上,一,没人不让他抽烟,走个没人的地方再抽也并不会死;二,别人吸进他的二手烟也不会让他的吸烟过程产生额外的快感,也就是说这么做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三,他很可能知道别人吸了他的二手烟会很不痛快,搞不好还要在心里骂他——但即便如此损人不利己,他还是要边走边抽。

  我接送孩子上下学时也经常遇到,父亲或者爷爷把自己孩子目送进校门,转身就点上一颗烟吞吐起来,全然看不到周围的孩子们。

  中国烟民现在已经超过3.5亿,我毫无科学根据的推测,能有意识在室外公共场所吸烟时完全避开人的烟民能到占到一半已经是很乐观了,能保证做到的就更少,剩余着一个多亿烟民都在公共场所持续给别人造成着身体伤害。

  这要是用“人前掏烟就抽大嘴巴”的方式倒逼起来,不知道能不能好一些。

对喜爱原创的转发,就是对原创的最大保护

  推荐一本奇酷无比的书:喝最烈的枸杞泡水,看最神经质的美剧,读最烧脑的书

  穿在校服里的青春

     关注二姐夫,生活更神叨 

本文标题: 谈到倒逼,且轮不到狗呢
本文地址: http://www.ayena.net/wenzhang/yuanchuang/38193.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安娜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你不是单一的,你是大家的“我又双叒一个人过七夕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