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在悲外

发布时间: 2018-11-06 来源: 安娜文章网 栏目: 原创文章 点击:

早起,读简媜的《谁在银光闪闪的地方,等你》,流泪。窗外阳光如火如荼,耳边刘晓的《大姑娘美大姑娘浪》充满欢乐和地方色彩,风扇呼呼地转动着,一切如常,我却在如此时刻妄谈生死,是不是浅薄了些或时间不对?不知,但我的心情显然与往常有了些许不同。老去,死亡,人们一直努力规避的话题,在简媜的笔下却充满了温暖

浓在悲外

  早起,读简媜的《谁在银光闪闪的地方,等你》,流泪。窗外阳光如火如荼,耳边刘晓的《大姑娘美大姑娘浪》充满欢乐和地方色彩,风扇呼呼地转动着,一切如常,我却在如此时刻妄谈生死,是不是浅薄了些或时间不对?不知,但我的心情显然与往常有了些许不同。老去,死亡,人们一直努力规避的话题,在简媜的笔下却充满了温暖。

  最早接触死亡还是在孩提时,大概也就七、八岁左右,邻居家的张大爷因为骑单车从小路拐下迎面撞上汽车而亡。张大爷的面容已不记得了,但他的整体形象以及走路姿势还恍恍惚惚。他家我曾经去过几次,老人很温和。出殡那天,经过他家门口,没敢进去,只是在门口张望了一下,小院里视线昏暗,尤显阴森。还有邻居家的韩姨,一个很美丽的女人,却不知何因自杀了。是我最先发现的。小时淘气,跳木栅,跑到人家院里扒窗户,韩姨就是在我扒她家后窗时发现的,一个人躺在炕上嘴角吐着白沫,告诉妈妈,近旁的邻居都来了,帮忙送去医院,但还是回天乏力。那个场景至今记忆犹新。

  年轻的时候参加过葬礼。是谁的忘记了,早早起床,天空阴沉沉的,空气清冽冷沁,我穿着白色秋装,坐车和同事一同前往火葬场。火葬场特别安静里面的人忙忙碌碌,气氛与外面的世界完全不同,阴阳交隔的地方。硕大的铁炉子里燃烧着熊熊火焰,亲眼见到,故去的人被推进去瞬间被大火吞没,然后转身出去,看到烟囱里冒出滚滚黑烟。整整一个早晨,眼圈儿都红红的,心情压抑。深秋的天气已经很冷,嗓眼儿沁凉,连同心中的晦暗悲伤,一起呼吸着,那个充满了压抑窒息的深秋之晨,现在仿佛还能看到眼前迷蒙的霜雾漫天遍野,应和了眼前冰冷的哀伤。

  还有来到海南后,几位家长先后罹癌死去,都很年轻30多岁,至今记得与一位家长泪眼交谈的情景,她特别平静,笑呵呵地与我说话,最后一次看到她,是在医院门口,她一个人孤单单地站在台阶上,目送我们离去,几天后传来她离世的消息。不知目送我们离开那晚,她在想什么?湮没在夜色中的她,看不清表情,但我清楚地记得我的心情,充满哀伤与凄怆,我不断回头透过车窗张望。我知道,这一别将是永远。还有一位意气风发的男家长,夫妻情深,孩子可爱,工作正是如日中天之时,忽然就传来他离世的消息~突发脑溢血,送医院也没有抢救过来。开学报名那天,女人面容憔悴,我不知该说什么来安慰她,离开的瞬间,我只是紧紧地握了握她的手,她也颤抖着紧紧地回应含泪离去。

  还有那个帅气的我深爱的一名男生,我们相处六年,却没想到在他上初中的第三年离开了我们。花样年纪,成绩优异,各方面都特别优秀。至今还记得他毕业后的某一天,即将下班时,他沐着夕阳的余晖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快乐地叫着“王老师”,逆光中看到他挺拔的身影,散发着熠熠光彩,一年多未见,已经长得好高,我需仰视才能得见。抚摸着孩子依然稚嫩却俊朗的面庞,心中充满温暖和感动。那个场景已经似藤蔓一样牢牢地长在记忆里,时间愈久愈发葱翠浓茂。还有不知送走了多少只在我眼前离世的猫咪,记得上初中时,有一只两个多月的小猫就凋零在我的手心里,我眼睁睁地看着它慢慢地闭上眼睛,徒劳地挣扎,身体慢慢僵硬变直,直到最后一刻,我一直流泪,流个不停,把它捧在手心里,迟迟舍不得放下……是的,很多人或物都离开了,面对死亡我们无可奈何,但是他(它)们却以另一种方式存在,活在我的记忆深处。

  简媜这样形容时间~岁月沿着竹丛顶端荡她的小脚尖儿,于风中吹奏神秘的哨音;那飘散的音符纷然夹入黎明的鸡啼中,混入静夜的狗吠,时而接续于儿童的一阵嬉笑之后,或是随着一只消瘦的蟾蜍跃入门前的泥塘,发出扑通一声。无人能从喧哗的众声之中挑出岁月所吟诵的歌曲,听出如行云如流水的田园古谣,隐喻着哀歌。

  她又是这样形容生命的~有一道银光拱门架在耄龄者的路上,通过后,季节更替,地壳滑动,群树形变,屋宇改道,人物流窜。表面上肉眼所见的坐标不变,但被这束银光扫过,坐标上的精致瞬间变化,仿佛梦中有梦,画中藏着另一幅画。在他人眼中,只是寻常的街道一景,于耄龄者心眼所视,却是当年生离死别的码头。难以察觉的光影,削铁如泥,无声无息地掏空地基,摇晃城墙,使他们信以为真的记忆产生质变,从钢骨结构变成海滩沙堡,但依然信以为真。

  我特别喜欢简媜的描述,貌似坚硬形象的语言实则充满了对生命的悲悯。还有,一条独木舟用了七八十年,航行大海的梦远了,捕鱼的网收了,但这舟是唯一忠实的伙伴;舟身布满河流的印迹,鱼影蟹迹,苔痕水草装饰着原有的纹路,虽然老旧,仍是坚固的依靠。每日放牧于小溪畔,天光云影徘徊,野渡无人舟自横,拍拍舟身,一起跟着天荒地老也未可知!怎料到,起初仅是一线裂痕,竟像有隐形的斧头日夜砍伐,舟身裂开。这就是生命。什么人生什么病,不可臆测,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生了那种病,你变成了什么样的人。如果病是不可逆转的,把人间变成地狱,这是我们喜爱的方式吗?

  如果社会养成一种风气,老者不惧谈疾病死亡,把它当成寻常的杜鹃花潮,枫红或冬雪,那么道再见时,夕阳灿烂,又是何等气象!这需要储存多少哲学与信仰的灵粮,囤藏多少文学音乐艺术之真善美,一个浊骨凡胎才不会变成一个哀号的老人。人老了,必须思考死亡。蒙田说,你的死亡是宇宙的一部分,也是世界的生命的一部分。以不做寿,避谈岁数,消极地规避死亡,是不智的。对于已享有丰寿的老人而言,死亡,已不是敌人身份,是挚友。死亡,不仅是完整生命的一部分,更可视作一篇文章的精彩结尾。这结尾,必须由自己亲自撰写。简媜如是说,我深为赞同。

  苏格拉底在死亡前坦然自若,仿佛在赴一场盛宴。他说,命运呼唤我了,也是我该去洗澡的时候了。他认为,一个人死了,属于凡人的部分就死掉了,不朽的部分就完好无损地离开了死亡。灵魂不朽也不可消灭,我们的灵魂会在另一个世界上的某一个地方生存。《非诚勿扰2》里香山的生前追悼会告别仪式,就很达观。看似诙谐幽默实则蕴意深刻。这是对生命的一种释然与豁达。人必须思考死亡,不断地在心里练习。当那一天来临,才有可能高尚尊贵如苏格拉底。正如李白所说,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

  死,可怕,怕死的心,更可怕。战胜死亡最厉害的武器是,把死亡变成无尽的温暖与爱,把死变成生。写下遗嘱吧,不是给自己,是给屋檐下“未完的人生”一个妥善的安排,圆满的交代;该告解的,该补偿的,该答谢的,该和解的,都该把握时间亲自安排。人与人相处,说得通的,叫道理,说不通的,归诸缘。握着你的缘,梦着梦,奔向另一个真实。

本文标题: 浓在悲外
本文地址: http://www.ayena.net/wenzhang/yuanchuang/68562.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安娜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别轻易离婚,婚姻从来看利弊你的夜晚,暴露了你未来10年的样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