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巧成拙

青山县是全国有名的贫困县,麻柳乡又是青山县最偏远贫穷的乡。 麻柳乡没什么特产,只出产一种土窖酒,是用当地糯高粱酿制的,也许是山区水质好的缘故,那酒出厂以后只需稍加窖藏就馨香扑鼻,口感好,价格也不高,被当地人交口称赞。 贾书记家住县城,不到四十的年龄身 ...

纵一刻也千秋

炼霞吾妻,看到这4个字,她全身的血液猛然凝固,脑子里一片空白,早春阳光里的丝丝暖意,仿佛突然被一股寒流击中,消失无踪。 周炼霞颤抖着从旧报纸堆里,找到那刚被胡乱撕开的航空信封。一串花花绿绿的邮票,圆的、方的、三角的邮戳,端庄而略带率性的繁体楷书,信封 ...

柴米夫妻

也许走到外面才知道:家是最温暖的港湾。 1 那个在舞台上两只脚巧妙得像雀儿一样的演员名叫王小玉,她在演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里的吴青华。她的丈夫王林演的是革命党洪常青。 生活中的王林跟舞台上的洪常青一样,气宇轩昂,属本色出演。他的堂堂相貌使他经常有幸出 ...

解拉猴

解拉猴,即“知了虫”。夏天,苏北人常煎而食之。尤以徐州等地为盛。 ——题记 他和她谈恋爱那阵儿,有一回,他煎了一大碟子解拉猴,端到她眼前,香喷喷的,她却不敢吃。她瞪着一双惊恐的大眼,问他:“这是什么东西啊?”他笑着说这是解拉猴,尝尝吧,挺香的。说完他 ...

桃花一朵,半盏酒

契子 有仙友问:凌渊神君同月瑶神女的打赌谁赢了? 有仙友答:不知道。 珠子笑了:那就让唯一的知情者珠子用在凡间的几篇日记来告诉大家吧! (一)、大盛寓安十年,三月十五,春,晴天 “凌渊,你站住,别跑 ...

荒山劫

阳春三月,荒山上的桃花早已开得很艳。 开得很艳的桃花,便吸引山村的青年男女前来观看。山村中最漂亮的女子就属杨杏花。杨杏花身材高挑,弯眉凤目,穿着火红的裙子,走在春风里,沐浴在阳光下。那满山的桃花似乎因着杨杏花的出现,都淡然失色,失去了光彩。 ...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一 李航第一次看到赵菁的时候,她穿着浅蓝色的格子裙,淡洁素雅。赵菁是母亲带的研究生,每个周末她都到家里来和母亲讨论问题,有时还带一个穿着白衬衣、牛仔裤的男孩子,是她的男朋友,也同样是母亲的研究生。 那时,李航只有十五岁,正是一个男生青涩的年 ...

三生三世

1、 圆圆的大日头将要落进西山,黄昏的阳光温暖而润亮,一丝丝、一片片透过老屋木格窗的窗纸,射进屋子里来。喜欢阳光的雨茹这几天身体异样,一直在挨着窗子的榻上休养。 这一场病下来也有年数了,附近村子里的郎中都请到了,都是那几付又苦又涩的中药,喝下去不见病情 ...

(云海奇缘)之一袖云

天道有情,我无情:天道无情,我亦有情。 《偷心贼》 京城有一绝世美女,可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倾国有倾城,容颜如兰,声线如玉,纤细蛮腰,待字闺中尚未嫁娶,备受京城公子贵族皇族太子青睐。 这样的一个美少女,恰恰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被游走江湖的神偷云偷走了 ...

刻骨铭心的爱

刻骨铭心的爱 李无尘是A市C大学的一名普通大学生,他很普通,几乎是一无是处,但是他有一个长处,那就是喜欢文学,非常有才华。 在这个深秋的季节,新学年,李无尘一个人慢慢地走到学校里的枫叶大道上,看着天上的红色枫叶一片片落下,心里感慨极了。 在这个 ...

检验真爱的最好标准是,吵架

经常在泛黄的文学作品里读到一句话:他们相亲相爱,一辈子从未红过脸吵过架每当读到这里,我心口如同压了一块巨石,惭愧得让我觉得喘不过气来。因为在我看来,像我们这般脾气没有修炼到那个境界的大俗人,最好最务实的关系也大抵不过是那句老掉牙的:即使最 ...

泪水划过我的脸庞,你的心

江南烟雨,丝丝雨滴,泪水划过我的脸庞,你的心。 那一年,他来到她的班级,因为一次偶然,她相识于他,他相知于她。一次出去玩的过程中,她受伤了,其他人都是慌了一下却不知道干什么,而他,立马抱起了她去医院。到了医院,她哭了,也许是被他感动到了,他看到她哭了 ...

不能忘的影

频感着失恋的悲哀,在铺着晨露的野草之气里,林子平迷惘地走下石阶,仿佛这一层层往下趋的阶级,有意地象做他幸福的低落地。在两星期以前。还是很欢乐地站在恋爱生活之顶上的,而现在,陡的一跌,便到了无可再升的平地,这就是他今天不得不走下这些石阶,和这个山坡分 ...

考验

梁玉珍二十七岁了,大学本科会计专业,父亲梁恒泰是河海市著名的民营企业家,梁玉珍在父亲的公司里做财务部长。两个月来,她在为自己选爱人,选爱人的方式奇特极了,她每天都化妆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装有重病,在很多马路口故意倒地,等待着可心的小伙子来搀扶她 ...

开心果

有一天,王老汉吃过晚饭,随手拿起一份当天的报纸,想了解当天的新闻消息,手里的报纸看上去有些模糊,他急忙来到卧室里,拿出老花镜戴在眼前,咋一看怎么还有些模糊呢?可转瞬又看清楚了,他心里也没有多想,过了一会儿,报纸看完了,他随手摘下了眼镜,忽然惊呼起来 ...

春天的树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正对着几个雕塑发呆,一只三号水粉笔捏在手里,来回地在帆布鞋上蹭。我像往常一样想找个借口溜出教室,抬头的时候看到了他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画室的门口和我们的老师说着什么,他背后的阳光让我有点昏眩。我很少看到这么纯净的脸 ...

一曲沉吟

一 阴暗潮湿的住院部里,六张床位的505病房已经住满人。这是小县城里的一所附属医院,设备比较简陋。住院部的楼房很残旧,墙壁上爬满青苔,走廊里阴风瑟瑟,弥漫着潮湿的药水味。 “姐,你要喝水吗?”一位五十岁出头的男人,瘦骨嶙峋的手颤颤地端着一只锈迹斑斑的水杯 ...

医道圣手 - 第1章 美女你有病

陈明背着一只破旧的双肩包,挤上昆仑山下百里之内唯一的一趟火车,该死的老头子莫名其妙的塞给他一张只写了地址和电话号码的纸条,让他去东海市。 上了火车,陈明看着手中被自己攥的 ...

舞痴

舞娘是市舞蹈团里的老演员,不仅爱舞,而且更爱舞台。每次站在舞台上,轻歌曼舞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是个随着音乐跳动的精灵,一生就是为了跳舞而活。为了跳舞保持身材她一天最多吃一顿饭。三十多岁依然保持着细柳高挑的身材,虽然身材好,底子厚,可总究抵 ...

森林王国的故事

一 在蔚蓝蔚蓝的星球上,生长着大片大片茂密的森林。大森林广袤无垠它的四周还有无边无际的大草原,森林和草原上几万万年来,生活着不计其数的凶猛和飞禽走兽,鲜艳多彩的花花草草,柔弱活泼的小鱼小虾小虫。虽然它们都能自食其力,互相照应,但是弱肉强食的事件经常发 ...

羞涩的马不动

马动,当年在部队服役期间是能叫的响彻全旅的一名炮兵科长。 八年前他脱掉戎装回到家乡,花了一半的转业费和两颗大西瓜,被顺利的分配到市上一个地方病防控中心站,这一干就是八年。且坐了八年的办公室,就写了八年的材料,站长换三任了,科长换四任了,他还是个科员。 ...

油菜花开了

连绵不绝的油菜花,在如水的月光下荡漾,似乎还荡起了涟漪。他揉了揉眼,这样的情景要在她眼里会化成怎样优美的文字?他站稳身子,搜肠刮肚也想凑几个优美的句子,却顶不住一阵阵的反胃,“哇”的一声,秽物已一地。那酒气自己都闻着不好受,真是对不住这样优美的月色 ...

那年,父亲“嫁”给了母亲

那年,母亲25岁,虽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依旧年轻漂亮。姐姐们的父亲,和母亲同岁,帅气英 ...

婚殇

当初温晴并没有觉得嫁给高钧有什么不妥。 那年温晴已26岁,高钧非常及时地出现在她日见寂寞的生活中。他那么出色,温晴没法不动心,于是两人迅速地坠入爱河,并且很快就准备办喜事了。 结婚那天,父亲还是来了,温晴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她曾因为要同高钧结婚和父母 ...

老刘头的套路

老刘头自从退休后,爱上了炒股和投资理财。 老刘头除了一日三餐的时间,基本成天泡在股市和投资理财上。 几年来,老刘头硬是赚了不少钱。他把赚到的钱一部分继续炒股票,大部分放到投资公司赚利息。 经过多年的股海生涯和投资理财,老刘头总结了丰富的经验和教训,也摸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