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忘记给父母留一把钥匙

1、他爱上了年轻的继母,父亲誓与他断绝关系。 他冷笑着牵起继母的手私奔而去。 五年后,继母离开了他,他只身一人回到家中。 此时父亲已经苍老的不像样。 父子关系终究冰释前嫌,但毕竟有那么长的一段光阴叫遗憾。 (伦理二字从来都不是说笑的。我们是俗人,要有属于 ...

曾经还有我,爱你

一: 那一年夏天,我高二。 去新学校那天,雨下得很大,厚厚的雨帘让人分不清视线,那时,我撞到了你。 你站在那儿,低下头跟我说对不起,我望着你那张微笑的脸,不由得呆了:长长的睫毛,深黑色的瞳孔,白皙的皮肤,虽然长的不算很帅,却干净的像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 ...

可惜你不知道

这个阴晴不定的春末夏初,即便上午狂风大作,中午太阳依旧热情似火。在菠萝只能让我止渴时,身边人递给了我一支东北大板。突然之间就火起来的东北大板,曾以为是现在人甜腻的冰淇淋吃太多,于是口味转向了原始的冰棍。咬一口,奶香四溢,入口即化,不是硬邦邦的冰块, ...

自闭儿糖糖与天使米诗琳

一直仰望着天空,就会听见天使的悄悄话。这是一个虔诚的老人对小孩子说过的一句话。 糖糖是个自闭儿,每天对着天空发呆,他能听到什么呀?他是星星的儿子。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界无动于衷。他的视线要么射向无垠的天空,要么反射自己的内心世界。 糖糖害怕上课, ...

夭折的花季,伴同残红凋落,纯粹而孤寂的沉静容易被人生遗忘,怨恨萌发,由一杯红酒点燃了是是非非。 童声伴随着清凉的净水抿进口中,融化的甘甜,散发着欢声笑语,却只是一滑而过,只有墙上舞动的名字记载了她(他)们童年,那年的回忆只有七个字:方郴,曲艺,洛子丹 ...

半城暖光,何处情殇

一城暖光洒落几处景光,熙熙攘攘的人群,车水马龙的大街,晴空万里的洛阳城,阳光窜进的巷子中,孩童欢声笑语教人羡慕;苍穹阳光驱走冬季余剩的冷意,河边桃花千朵万朵幽幽开,醇香醉酒洛阳深处,直逼此处面具青衣。此番美景,此番人,怎会有那值得难过之事? 君抬手遮 ...

第一千滴眼泪

老国主去世了,世子成了新的国主。 即位那天,年轻的国主闷闷不乐,因为他的礁石姑娘没来参加他的典礼。 说起这礁石姑娘,也是国主年轻时的一段奇缘。当初国主还是世子时征战东岛,凯旋途中遭遇暴风雨。后来的事情无外乎是美女救英雄,英雄惜美女,落水的国主被一位美 ...

我一直都在等你

“倾城。” 叶倾城听到从背后传来的叫她名字的声音,停在了原地,四年了,她有四年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也已经有四年,没有见过说这个声音的主人了…… “倾城,这些年,你还好吗?”晚安问。 叶倾城的肩膀抖了抖,嘴张了张,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倾城,我来找你了, ...

不是所有离别都有重逢

再次踏入这座城市,已是十年以后。 为什么非要是十年?许叶讨厌极了这个数字,一个十年,将多少人分离,甚至陌路,比如她——和陆繁……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 ...

青梅未落,竹马依然

遇到袁潇那天,天气很好(Meiwen.com.cn),在树下看书的她一头齐耳短发,一双如星星一样明亮的眼睛看着正从外面玩了翻围墙回来的我,两眼对视,我的心跳突然加速,为自己逃避作业出去玩,感到心虚起来。 听院子里的大人们说,她妈妈跟她爸爸离了婚带着她来到这个陌生 ...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是否还像过去? 我必需坚强,但我做不到,我不属于这儿,我只属于你。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会不会紧握我的手?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会不会帮助我坚强? 我要寻找从黑夜到白昼的路,因为我知道我要找到你 ...

竹马已逝,青梅何存

一、 我第一次遇到那个人,是在一家精神病院里,她与别的病人不同,只会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看向窗外,我走进了她的房间蹑手蹑脚的像个小偷,她转过头来看向我,脸上扬着温柔的笑容,她说:“你是新来的吗?我从来没有见过你”。我对她摇摇头:“我只是来这里的义工。” ...

虚伪的爱情

男孩叫女孩阴鬼,女孩叫男孩鼻涕龙。起初他们是聊得很好的网友,可当有一天男孩失踪了,女孩每天打电话给男孩,每次都是:您所拨打的用户已被限制呼入。男孩的QQ也是整天不在线。女孩没有再找男孩了。就这样,过了以段时间。 有一天,男孩上线了,女孩没有找男孩说话。 ...

寻找中的狗

琦琦是一只流浪小狗,他一直在寻找,寻找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 它走过很多地方,可是没有一个地方可以使它安心的居住,所以,它仍旧寻找着…… 晨光照在大地上,一个小区出现在琦琦的面前,这个小区比以前看到的更古朴些,栽种了很多植物,看上去美丽极了,更奇妙的是 ...

问过全世界,不能没有你

(MeiWen.Com.Cn) (1) 朋友问,怎么最近瘦的这么快? 我笑了笑,没说话。 闺蜜带了一大堆零食来看我,说“就知道你要节食。” 朋友和闺蜜,永远不一样。 (2) 喜欢一个男生Z,跟他表白。 他说他不谈恋爱, 我说我可以等到以后。 他笑出声来,“等什么,等以后做我 ...

苏绣

我是江宁织造的一名小绣娘。 从小母亲就夸我有慧根,邻里也都赞许着我的锦绣前程,或许是母亲的濡染,我6岁便会缫丝,10岁便会刺绣。 当年母亲也是凭着绣工进了江宁局子。在我们这些人眼中,这是有荣华富贵的地方,因为这里的绣品直接进贡皇室。 11岁,我以碎珠穿金线 ...

自闭儿糖糖与天使米诗琳之大自然友善

入学不到一个月,糖糖就被学校劝退:“抱歉,我们的学校不适合糖糖,他应该去他该去的地方。我们这辖区内有一所公立的特教学校,你们可以去争取一下。” 公立特教因为零收费通常人满为患,一时进不去的,而私立特教学费极其昂贵以致普通家庭负担不起。所以,糖糖只能暂 ...

水没有鱼不过是一摊死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对你的思念就好像鱼不能离开水。后来我们就成了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1.遇见 和程思饶相遇并不算好,那时候的丁苒还是短头发齐刘海,厚厚的眼睛框。当程思饶硬生生将几米远的篮球砸在操场台阶看书的丁苒,那一刻她基本是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

蓝颜惑世

他为他赢了太子之位,并助他顺利登基。 他无视百官的苦口婆心,后宫仍无一妃。 他是君,他是臣,是一道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 他为他至今未娶,他为他成为朝中人人闻风丧胆的铁面将军。 他为他日夜兼程,把江山治理得井井有条。 终有一日,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席卷大街小 ...

王妃

宋离拿起一包糖袋,修长的手指灵巧而温柔,一个小口已经被撕开,霎时间,粒粒白砂糖便滚滚而下,冲入了牛奶杯中。 他拿着细长的长柄勺搅拌了几下,眼睛不时看向外面客厅的房门,看起来有点意兴阑珊,轻声嘀咕:“怪了,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晚,还没回来,以前不应该早就到 ...

一个就好

瑞亲王宫子衿殿 火,冲天的大火;让寂静的夜,不再寂静。四处都是提着桶、拿着扫把在灭火的奴仆们,他们不要命的灭火生怕屋里人出了什么事惹怒了站在他们身后的男人从而是原就悲惨的命运更加悲惨。 当最后一丝火星熄灭时天际已翻出了鱼肚白。奴仆们抱着一丝希望冲进屋 ...

晚来天已雪

她一生荒凉,所求也不过是能伴他身侧,耳鬓厮磨,嗔笑与共。 一 子时已过,雪大如席,可是外面急匆匆的脚步声仍然未止。 轻言叹了一声:“长青阁那位,怕是不行了……” 屋子里顿时静悄悄的,我翻了个身,沈嘉予的侧夫人已行将就木,我能安卧塌上的时光已然不多了。 果 ...

匆匆半面

1.雨天的偶遇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正下着雨,天,灰蒙蒙的,雨,越下越大,我举着伞,望着天空发呆。 突然,一个人从我的身边擦身而过,我顺着那个人跑过的方向看过去。 在地上,有一个白色的蝴蝶结,我将它捡了起来,想:是个女孩,要不追上她,还给她。我看了过去,发 ...

花的国

经过了漫长的暖光星旅行期,当暖光星的温暖重新回到这个小小的花之星球,风车之顶上的积雪开始融化了,顺着山坡,在山脚下聚积成河流,环绕着、蜿蜒的顺着河道流向下面各个悬浮小岛的上空,然后被巨大的浮力喷散开,分出许多支流在漂浮的岛屿四周汇合成河流,经由岛屿 ...

初恋的味道

六月的栀子花香溢(www.meiwen.com.cn)满了曾经的大学校园,这清风中的淡淡苦涩的味道却让人有些清醒。年少轻狂留下的一抹疼,至今想起依然会有微微的波动。不知道擦身而过的你们现在如何,可否幸福? 像是每个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和公主,你倾城之貌,他一表人才,你是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