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恨城市

一 李秀英对城里人的嫉恨是从乡下开始的,像所有的乡下孩子一样,他从小就梦想走进城市。他把征服城市看成了人生的目标。他如饥似渴地阅读了大量的小说,脑子里充满了幻想。然而到初中毕业时,他却因成绩太差升不了高中,大学梦也就此完结,参军呢?他的身高只有157公 ...

一直等你,在那棵树下

傍晚,一位十一岁的女孩背著书包,静坐在一棵参天大树下,她的衣服和裤子已经洗的发白,看得出来,她的家庭并不富裕。她注视着来往的人群,沉默不语。 过去多久了?有很久了了吧。古奈苦笑,谁也想不到吧,她曾经是个千金小姐。她不怨爸爸妈妈抛弃了她,她却怨恨她的哥 ...

严禁舒服

毛主席逝世后,生产队里召开了一次社员大会,人头如萝卜一般,密密地种满了一坝。妇女主任感慨:人活在世上好造孽(可怜),连毛主席,本来打主意活一万岁的,都说死就嗙珰一声死球,何况我们!女人们早就准备好了现成的眼泪,整装待发,随时流给大家看,这 ...

水月镜花之配角

1 有个女孩,我很喜欢她。用了一年时间的接触,花三年或者更多的时间来思念。只因为,我现在还是那么的喜欢她。 她呢,个头不是很高,但对女生来说,就有点突出了。不是很漂亮,但足以引人注意。不大也不小的眼镜,泛泛光点,高高挺立的鼻梁,薄薄的嘴唇,脸上总带着丢 ...

恋情广告画

赵小阳最大的梦想是当个画家,可现实与梦想总会有差距。从美院毕业后,他在这座城市打拼多年,仍然是个十足的蚁族,租住在10平米的地下室,靠给一些小广告公司打零工维持生计。 赵小阳相信自己的才华,问题是始终未曾遇到欣赏他的伯乐。一有空闲,赵小阳便会 ...

我爱你,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我爱你,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那晚加班到凌晨,姜重阳打车回家,与司机说上三环。深夜路空,车开得很快。路过某片住宅区时,她让师傅开慢些,师傅问到底去哪?她说开回刚才上车的地方。师傅问:那你来这绕一圈干嘛? 重阳幽幽地说:为了看一个人,他的灯这么 ...

十年后的童话

前言 这是一篇关于暗恋的故事,主人公是我初中时候的班长一个眼睛大而有神的小姑娘。这篇文字前后曾犹豫了三年要不要写,期间写了很多提纲,却弃之,不敢动笔。因为这是我内心深处最美好的记忆,最单纯的梦,我不愿意拿出来分享,更害怕这篇文字若被主人公看 ...

南方的冬天总是安阳

被古晨赶出屋子时,许南冬身上着了一件贴身的针织衫,薄薄的衣衫贴在身上,把许南冬原本瘦弱的身子勾勒得更加羸弱。 此时正值隆冬,刺骨的寒风嗖嗖地往她脖子里灌,许南冬拉了拉衣服,心中的凉意却比身上所受的要来得猛烈得多。 在一起的七年以来,她竭尽所 ...

地下来电

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突然在黑暗中响起。 虽然还是自己喜欢的那首歌,可是在这静寂的深夜响起,淑巧还是受到了一丝惊吓。 淑巧迷迷糊糊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摸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可她一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号码,不由得“呀”地惊叫了一声,手机也从手中滑落,重重 ...

浮生别梦(四)

亲戚家的人员情况大致一览 父亲的三妹有一个与父亲的二妹夫生的私生子,名叫羊兆海,后来父亲的三妹与淮安市涟水县的一个姓羊的男的结婚,几年后,父亲的三妹就与那涟水姓羊的男的生了一个男孩,名叫羊涛。父亲的二妹有两个孩子,大的叫潘卫,小的叫潘鹏程,还有一个女 ...

轻描淡写的伤

”顾晓寒,站住,你给我站 ...

碰瓷

1 灵城是一座依山傍水的小县城,夜间的景色更加静谧如画。文化广场,华灯高照,一些出来闲逛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三个一团,两个一堆。 广场上一簇簇无名的灌木,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的小矮人,五颜六色的彩灯,一闪一闪的,像一朵一朵颜色各异的小花,透着那么一种说不 ...

锈迹零落(二)

蒙古的生活平淡又不失新鲜。我们一家四口算是在蒙古安了家。这个家对我来说是一个安乐窝。很多记忆最初的记忆都是在那的。像第一次吃雪糕,第一次去上学等等~……总之给我留下了永不磨灭的记忆。对于我来说这是梦的开始。最快乐的地方。快乐与梦并不是什么伟大神秘的东 ...

甜蜜的毒药

有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混社会的男人,他叫作李云宵。 这个男人有一个漂亮、出众的女朋友梅玉蝶,可是,混社会的人生活总不会一帆风顺,李云宵得罪了一位富家少爷,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官二代、军二代,他漂亮的女朋友被人带走了,而带走她的人正是那个二代 ...

微小说六则

一、宫鸡 宫鸡抽的烟一般在五元以下。所以,他抽烟是从来不发的。用他的话来说,是烟太差,不好意思发。即使朋友给他买一包20元的,转过背,他也会换成四五元一包的。 宫鸡参加万能投递组的娱乐活动,从来都是出血最少的一个。一是他的麻将确实比同事打得好;二是只要 ...

遇见:陌上花开,伊人徐归(1)

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显示02:00 一直隐身在线的沉寂的QQ突然弹出特别关心提示框,还没来得及认真看内容,就快速的点击开,进入QQ空间。 【“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遗民几度垂垂老,游女长歌缓缓归 ...

月白风清

二娃真是太嫩了,幺爷的经验,村长的权势,他怎么能比得上呢?二娃鬼撵似的三扒两爪将干饭送下肚皮,把碗筷丢在锅里,猫腰从水缸里舀了一瓢冷水泡上,拉严门下了锁,走下屋檐打了两个臭饱嗝,抬头望天,见一轮浅白如纸的月亮愣在半空,二娃忍不住长叹一声心里空落落的 ...

迂回

母亲逼着我,随二乌鸦坐着俺爹赶的驴车去老孙木匠家相亲,那一天,太阳有些晃眼。路边的红高粱地遮起厚厚的青纱帐,我扎着蓝色白花的围巾,一条黑黝黝的大辫子在胸前耷拉着,二乌鸦穿着一身紫绸缎子的衣裳,风一掀,我闻到她友谊雪花膏掩饰不住的狐臭,“人家小伙子精 ...

满足(上集)

早春一场雨,淅淅沥沥浇了十多天,浇青了草坪浇绿了柳,也浇犯了她的风湿 ...

孤情相思落烟城

“落烟城城主叶枫卓之女叶凌玥于十日前逝世,望陛下给予追封。”夙诚帝批奏折的笔倏然一滞,血色的朱砂滴落,如同鲜血一般刺目。 “她因何而亡。”熙诚帝抬眸,嘴角隐隐抽动 “毒发身亡。” 夙诚帝顿了良久,似喃喃低语:“可留下只字片语?” 使者呈上一幅字画,熙诚 ...

小宸,你还好吗?

一头蓬松的卷发,一双不温柔的眼睛,一处破旧而不起眼的房屋。你说,我还会有爱情出现吗?你说,我还有追求爱情的权力吗?仅一头卷发,不温柔,破屋…… “你是谁呀?” “怎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

一衣带水

人在爱欲中,独来独往,独生独死,苦乐自当,无人可代。尘世种种痴念,皆为镜中相,空中花。 师傅临终前,只说了这样一段话。而当时的我,一心为着师傅的即将离去而满心悲伤,并未真正的理解师傅当时说这话的用意。亦是在师傅去后数年,我重回百花谷的那一日 ...

风雪

“大小姐,在喜轿上是不能吃东西的,不吉利。” “嗯。”我应了一声,眉心间是去不掉的伤心与无奈。 “大小姐,莫要伤心了,灵儿相信姑爷一定不比……” 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她立刻就禁了声。 “人多口杂,以后说话注意场合。”我轻声道。 “是,大小姐。” 我不再看 ...

狼孩子

“喂!我说姓王的!你把那只狼藏哪了?可别把我女儿伤着了 ...

妖孽修真在都市 - 第一章 归来

黔南,七星山。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从大山中缓缓走下,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一看就像是个山间野人。但他双眸隐有精芒闪烁,身躯修长挺拔,足有一米八,自是透出一股不凡的气魄。 少年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