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情广告画

赵小阳最大的梦想是当个画家,可现实与梦想总会有差距。从美院毕业后,他在这座城市打拼多年,仍然是个十足的蚁族,租住在10平米的地下室,靠给一些小广告公司打零工维持生计。 赵小阳相信自己的才华,问题是始终未曾遇到欣赏他的伯乐。一有空闲,赵小阳便会 ...

我爱你,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我爱你,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那晚加班到凌晨,姜重阳打车回家,与司机说上三环。深夜路空,车开得很快。路过某片住宅区时,她让师傅开慢些,师傅问到底去哪?她说开回刚才上车的地方。师傅问:那你来这绕一圈干嘛? 重阳幽幽地说:为了看一个人,他的灯这么 ...

十年后的童话

前言 这是一篇关于暗恋的故事,主人公是我初中时候的班长一个眼睛大而有神的小姑娘。这篇文字前后曾犹豫了三年要不要写,期间写了很多提纲,却弃之,不敢动笔。因为这是我内心深处最美好的记忆,最单纯的梦,我不愿意拿出来分享,更害怕这篇文字若被主人公看 ...

甜蜜的毒药

有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混社会的男人,他叫作李云宵。 这个男人有一个漂亮、出众的女朋友梅玉蝶,可是,混社会的人生活总不会一帆风顺,李云宵得罪了一位富家少爷,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官二代、军二代,他漂亮的女朋友被人带走了,而带走她的人正是那个二代 ...

风雪

“大小姐,在喜轿上是不能吃东西的,不吉利。” “嗯。”我应了一声,眉心间是去不掉的伤心与无奈。 “大小姐,莫要伤心了,灵儿相信姑爷一定不比……” 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她立刻就禁了声。 “人多口杂,以后说话注意场合。”我轻声道。 “是,大小姐。” 我不再看 ...

相亲

八月十二日,火辣辣的太阳刚从东方升起,就像火球一样烧烤着大地,宁连高速路面的沥青被晒得冒着团团热气。 此时在宁连路的X治安检查站,年轻的交警杨兵正在对一辆厢式货车例行检查。只见他头戴大盖帽,帽檐下的黝黑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英俊;乌黑睿智的眼眸,那浓 ...

我想我是海

一辆大巴在弯弯曲曲坑坑洼洼的山路摇晃颠簸。 许云月靠在马红阳的左肩睡着了,这是她出门六天来第一次睡得很沉很香。马红阳左手扶着许云月的腰,右手越过胸前扶着她的左肩。马红阳的全部精力都凝聚在自己的双臂上,他的双臂要随着大巴的摇晃颠簸及时作出反应,恰到好处 ...

许你一场热泪盈眶

1. 栀子小姐从没想象过有生之年还会和树先生再相遇。可这件事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发生了,在声色犬马的城市之巅,希尔顿顶层的高档旋转餐厅。 当时,栀子小姐正和未婚夫享用一顿浪漫非常的烛光晚餐,她妆容精致,落地裙角轻扫地面。双方都举止得当,大肆筹备着婚礼的细枝 ...

左右

[壹]左·纪河 ‘我遇见一个嘴唇不经意涂抹得如同鲜红伤口般的女子,相机对准她胸口上红莲刺青的那一刻,她对我微笑。一个月后,我爱上了她的每一个动作表情。音容笑貌,深深铭刻。我的眼睛从此盲了除她以外的一切。’ 纪河是一名摄影师,有着不张扬的样貌,明亮的大眼 ...

你所无法触及的一个人的远方

(一) 阴沉沉天际扯出一道闪电,照亮昏暗破旧实验楼。紧接着死神粗重锁链撞上天宫石柱般雷声哄鸣而来。 光线已经很暗,发狂的晚风撕扯着大片葱郁的榕树,毫不怜惜。榕树林前空旷的球场因了人群散去显得更加空旷。 楼中,第三层窗台上倚窗排遣无聊的堕,无力点燃打火机 ...

薰衣草之约

一、 阳光撒向普罗旺斯,在光线的照耀下的普罗旺斯一切都显得美丽又富有诗意。 微风轻轻吹过,仿佛置身于浪漫的紫色海洋之中,姜宇辰独自站在薰衣草花海中,指间传来薰衣草花瓣带来的冰凉触感。 用手轻轻摩擦,细细的嗅着紫色花瓣带来的淡淡花香。 刹那间, ...

两个人萌动的爱情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太阳倦了,朦胧了光线,红着脸(Meiwen.com.cn)要沉下山去,偏是那精致的高楼隔了千里万里之外的山。托住了倦了的太阳。温柔了的光线晕着圈儿透过玻璃窗跳进自习室来,自习室也漫上 ...

网恋,情归何方

下着淅沥细雨的北方小镇,你我环腰而立,你说你是一只妖。你说:你不能位列仙班,却又不甘坠入地狱,于是游离于三界之外成了一只妖。 一、相识 人生是一条蜿蜒流淌的河,从源头的激情到慢慢的流淌,经过很多曲折,沿途的风景会在平静的水流中留下一个倩影, ...

花舞一倾城

Chapter.1 她是名震一方的舞姬,拥有倾城倾世的容颜,无数达官贵人的青睐,但她全然不屑。唯看上了顾城,皇帝身边的将军。她,就是鸾夙。 顾城和她,相识在一场错误的开场,也注定没有对的结局。 “你不去好吗?我怕……”鸾夙从背后环住顾城的腰。 顾城转过身来,他知 ...

别人的老婆

酷爱电脑。前几年没这宝贝时,每每逛街,一看见电脑,就象横陆进二似的,“只管朝前走,绝不往两边看”。不是家里没有钱,而是财政不拨款,和我整天睡在一起的领导认为:立场再坚定的老爷们,也有网恋的危险。她说:聊天就象是吸毒,沾上就没好。对此,我做为走进新时 ...

米娅:我也曾为你奋不顾身

0. 在挺长的一段岁月里,我觉得自己的成长是一瞬间的。没有漫长的孵化期,没有喜怒哀乐的交替。忽然有那么一天,睁开双眼,来不及想,就被时光拽到了成人的世界。 自此,我与童年,泾渭分明。 二十岁那年,我打包行李只身一人来到布拉格。遇见了唐宁,拥抱了爱情。从此 ...

永远不远,长久不久

1 阿阿小姐回到了旧校园。 冬天已深。半开的电动校门无力地闪烁着红蓝色的LED灯,厚厚的尘土掩住了传动皮带。上学的时候电动门的功能是极强悍的,它常常无情地拦住迟到的学生,挡住送“牢饭”的家长们,还有就是把偷偷溜出校门的“坏孩子们”逮个正着。 阿阿小姐想起了 ...

雨中恋(爱情小说第二章)

第二章与他相见 终于与他真正见面了。 那晚,我和好友正在逛街的途中,突然我的手机响了。真没有想到,竟然是他打来的。当时,看到来电显示,别提我有多高兴。自从那晚和他聊天后,已经有六天零两个小时了。其实,我真的很想打他的电话的,但是,我怕我打过去,他可能 ...

七月,残阳

吃过晚饭,欣怡会照常到操场上坐坐,她许自己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她可以吹吹风,静静的看着夕阳西下,看着熙熙攘攘的云层将落日的余晖一层层缠绕,再渐渐透出红玉般的忧伤。离高考只有五十九天了,欣怡一想到这里不由得轻轻的叹一口气,连日来的苦熬夜战已 ...

我一直在等待直到眼泪流下来

<承诺> 在某一个房间里,那里大出了男女的喘息声,还有散落在地的衣服。 两具赤条条的身体紧紧相缠着。 相缠了很久,两人觉得累了,就停下来休息。 忽热听到一个男生响起,“凉末,你说过的哦,要把我捧红的。”慕夏帆抱着许凉末。 “嗯 ...

爱在江湖

那一日,她一身男装在客栈中吃饭,领桌坐着三个男子小二,白饭再来一碗 那小兄弟看起来挺小的,饭量怎么比你还大领桌的一个男子说,她的桌上已经放着两个大碗。 她没理他们,继续吃她的,她饭量大,她可是饿了两餐了,能不吃多么? 过了一会,小二,再来一碗 她是饿死 ...

风飘零雨稀零

夕阳下的街角旁,弥漫着鲜血的腥味。萧凌雨挥着拳头正要砸下去,清脆的男声制止了她。 “姐,算了放过他们吧,他们也是受人指使。” “受人指使?!萧域风你就是太善良了,今天放过了他们,之后要是骑到你头上去怎么办?”萧凌雨的口气说不出的讽刺“我弟弟今天放过你 ...

最后一滴警察泪

“陈局,我愿意接受这个任务,一定圆满完成任务。”一个帅气潇洒的大男孩站在公安局局长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证着。陈局长脸色有些难看,良久才缓缓道:“小李,这次不一样,上头把任务交给我,可我知道,这次任务不管成功失败,你都有极大的危险。你爸爸是我的好朋友,我 ...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一)怨歌行 说班婕妤应以《怨歌行》开篇,说杨贵妃更应该拿《长恨歌》来作题,可是不,有了纳兰容若的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切有了开始存在的理由。 夜深不睡,读《饮水词》,通书看下来,我仍觉得这句最好。其实这一阕词着实平淡,但这一句又实在叫人哑然,像张 ...

尾夏

那年夏天,我们开始了。 (一) 我们的故事要从高中开始。高中时的他总是穿着白衬衫,他总会去学校的篮球场打球,他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就考出很好的成绩,而我只是那么多喜欢他的女生之一,普通的不能在普通。 没错,我们都是老师说的好孩子,他是成绩好的好学生,我是不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