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一刻也千秋

炼霞吾妻,看到这4个字,她全身的血液猛然凝固,脑子里一片空白,早春阳光里的丝丝暖意,仿佛突然被一股寒流击中,消失无踪。 周炼霞颤抖着从旧报纸堆里,找到那刚被胡乱撕开的航空信封。一串花花绿绿的邮票,圆的、方的、三角的邮戳,端庄而略带率性的繁体楷书,信封 ...

刻骨铭心的爱

刻骨铭心的爱 李无尘是A市C大学的一名普通大学生,他很普通,几乎是一无是处,但是他有一个长处,那就是喜欢文学,非常有才华。 在这个深秋的季节,新学年,李无尘一个人慢慢地走到学校里的枫叶大道上,看着天上的红色枫叶一片片落下,心里感慨极了。 在这个 ...

西风如斯,奈何天蓝

春风夹杂着风信子的花香悠悠的传入鼻息,躺椅上的老人微眯着眼睛,看向窗子上开得正好的风信子,思绪回到多年前的一个午后,许天蓝跟着一个英俊的男人来到一个古宅,那男人交代了几句便转身离开。 许天蓝来到二楼第一个房间,转动门把,房间里没有一丝光亮,突然一个不 ...

南山余岁寒

余南抿一口酒,那样美好的最初,却是这般惨淡的终结 落雪了,白雪红梅,他看着眼前一袭婚纱的她,只觉得天昏地暗,这辈子他注定与她相望独守。 余南醒来时,婚礼已然结束,七零八落的酒瓶歪倒着,他起身独自倒了杯红酒对月独饮,思绪开始飘散,再抑制不住的是深深的爱 ...

愿相惜,莫相离(二)

第二天,女孩的眼神失去了昨日的神采,她精神恍惚,心事重重。男孩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内心自责内疚,想对女孩说话,却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张口,说句对不起都那么吃力,也许我根本就 ...

青梅竹马,两两相散

一、 在超市的货架上,我再次看到了晨光二字。而且我还很没出息的因为这两个字落荒而逃。我仿佛又听见晨光那小子在我耳边骂道:李若然,你丫的有点出息好不好?记得那时候他这样骂过我之后,我都会好几天不理他。直到他跟在我身后一直的道歉。他说:李若然, ...

三世书

将军泪 雪凝篇 孟轲果然不负爹娘所望,考取了武状元。 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他帽插宫花,身骑白马,威风凛凛,威仪樀樀。今日,不仅是他一日望尽长安花的日子,也是他带兵出征的日子。边关戎狄入侵,军事紧急,皇帝也是很会打算盘的,一方面加官进爵,为皇室卖命; ...

七瓣莲

一 我本是瑶池里的一株莲,漠看人间风与月。 莲开七瓣,清心,净欲。 九天神女日日以血浇灌,享受日月精气浸养。灵智渐生,得以化形。 神女赐名:莲笙。以莲之身,化吾之生。 我仿造神女模样,化作女子,只是额前未有朱砂,唯有一朵莲花覆于右眼眼角。 神女说,那是独 ...

千年韵

楔子 “大夫,我夫人的病到底……”一个男子看着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的女人担忧的问。 “慕公子,尊夫人的病老夫无能无力啊!除非、除非……”大夫吞吞吐吐的说道。 “除非?除非什么?是要什么珍惜的药材吗?您放心,凭我慕家的实力,还没有找不到的药材!只要能救素素的 ...

爱情末班车

梅子心里很纠结。她很欣慰周明的诚意,但同时心里又有点黯然,相亲就是为了结婚没错,可是她却不想为结婚而结婚鬼使神差地,在30岁生日到来前夕,梅子报名参加了妇联举办的玫瑰之约千人相亲活动。 回想起那天的情景,梅子觉得倒像是场面试,相互权衡,双向选 ...

再见,是为了更好的再见

【那个少年披着光走进我的世界】 我不漂亮,甚至连清秀可能都算不上。高一时的我,只是一个剪着男生头的女生。报道那天,我遇见了一个少年,他带着他独有的光束,走进我的世界。当他坐在我前面的那刻,我的心溢满了悸动。 不像偶像剧中的女生,我既不漂亮也不聪明,我 ...

五月二十号,祝你结婚快乐

同住一个城,形同陌路人。 当我听说你要结婚的时候,也许我可以当作一种玩笑,转头视而不见。 分3年多,我默默地关注了你3年多,你可以装作不知道,也可以当作是一种错过后的忏悔,但当我看到你晒出结婚证的时候,那一刻,我的世界开始崩塌。 一夜的未眠,一夜的调侃, ...

黑色情人节

许多年前,曾发过誓,此生永远不再提“情人节”三个字。可是那日经过商业街时,一个女孩塞给我一张宣传页和一张名片。“请问您情人节订花吗?这是我们花店的电话。”“情人节?想想日子。的确是啊,还有几天又是情人节了。”本不想回忆的往事,就这样在女孩年轻温柔的 ...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看着毕业照的时候,我笑了。笑声轻快爽朗。 从高一到高三,我们多多少少都变了模样。曾经圆润的脸庞,都悄然变得棱角分明。褪去曾经稚气的脸庞,故作成熟。开始学着大人说着大人们之间的事,假装毫无忌惮的谈论着生物课上学到的关于青春的知识。 从刚进校园的一楼到毕 ...

爱的尽头

“北方有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摇晃着盏中的清酒,辗转婉回的曲调,伴随着丝竹之声,萦绕在耳际,一瞬间竟有些怔然,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灯火阑珊下蓦然回首的女子…… ...

忘情之恋

忘情 一 男孩是忘情酒吧的调酒师。 女孩喝酒,喝完后便猛烈的咳起来。却继续望着男孩说道:可以在给我一杯吗?这时男孩才看清女孩的样子!她长得好可爱!白白的脸蛋,大大的双眼正望着男孩(冷[作者]:宅男女神撒。)!男孩像傻瓜一样呆呆的望着女孩!好久都没从走神中 ...

蒋诗诗的吝啬男友

1.蒋诗诗决定跟沈阳歌分手,为了这事,她茶饭不思整整两天,思忖完后,她跳下床,在凌晨三点半给沈阳歌打电话。她咬牙发誓,一定要跟他分手! 电话接通后里头传来沈浩歌打哈的声音,蒋诗诗已经能想象到他一定是半眯着眼连来电显示也没看,不然语气不会那么的怒气冲天: ...

那年圣诞

道别后,回到各自的住所。 相互的挂念又是如何可以道别的掉呢? “我过去你那里看你吧。” “现在?会不会太晚了,你明天还要飞。” “没事,等我。” 到了已是凌晨两点钟,北京的十一月末,有些冻,可是两个人心里都是热的。 一整夜,相拥入睡。 他总是用胳膊搂着,但 ...

别把相亲不当爱情

熟识后的姜震活泼乐观、多才多艺,若不是沦落到相亲与她相识,她早就爱上他了。这么好的小伙子,偏偏因为相亲,把优点给抹杀了,看来参加相亲的男女未必不优秀、不浪漫,未必都是处理不掉的次货。 1 甄翎翎是个文艺女青年,在某报纸散文诗歌版做编辑,最爱琼 ...

你不属于我的华年

再遇见你,气氛有些尴尬,四目相对的感觉让人呼吸紧迫,我捏着手中冰凉的啤酒罐,力度之大足以让食指完全嵌入。我以为我能移开目光,事实是眼睛不听使唤,长久的将你定格在里面。 她推推你的胳膊,面带歉意的把两辆相撞的购物车拉开,声音轻柔的道歉:“抱歉,不小心撞 ...

画眉

一场信与被信的爱恋;一场护与被护的情殇,再回首,难言对错。 他喜欢将她揉在怀里为她画眉,他常常对她说:“你是我一生至爱,有你,此生足矣。” 那日,他为她画完眉,揉着她坐了许久许久才道:“沫儿,无论我做了什么你都信我好不好,不问我原因,全心全意的信我好 ...

呆呆雅·恶人慕(第一集)

屏幕上霎时间掠起一片刀光剑影,如浪层叠,如涛奔涌,她刚拉出来的一群嗜血虫,瞬间就躺了一地虫尸,其间一道轻盈议决,铸剑而立,片刻后聊天频道就蹦出一行字。 ...

落地无声

一 我离开家是在一个七月的早上,那天母亲给我准备了很多东西,然后我紧紧拥抱母亲,四目相对,说不尽的,都是眼泪。 其实我应该好好上学的,只是不知哪里生出的一种奇怪的心思,还有就是从小养成的习惯。我太野,太受不住寂寞和孤独的折磨。 所以我选择离开我的村庄, ...

你赠予我的是一份刻骨铭心

再也遇不到和你一样的人,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于我而言是个独特的存在,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当时一定不会走开。在宇宙的各一方,想起有你在,于是心里就好过一点,你留下的美好,成为我无眠之夜里最惯性的回忆。 徐晚站在北大的校园里,看着这个曾经梦想中的校园,自 ...

与婚姻和解

一. 我和吕皓是相亲认识的,当时我刚经历了一场失败的恋情,急于找人替补。朋友介绍他说,虽然工作长相都普通了点,但胜在人实在,靠得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