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芳华

【望云楼】 “丽娘,杜妈妈叫你呢。”“我知道了。”屋里,一个青衫少女立在一名白衣少女的后面。青衫女子虽是妩媚妖艳,却不及那白衣少女分毫。她美得那样自然,清新脱俗。眸子里的恬淡,忧郁格外惹人怜惜。两人站在一起,就像一幅画。青衫女子名叫玉衣,人称玉娘,是 ...

他和她终须一别

“你会不会?到底说句话啊 ...

讨厌的叶冬

深夜独有的灯海倒映着一片平静湖面,叶冬一个人坐在湖边的长椅上,长椅下歪七扭八摆着的是一打啤酒。今天晚上没有月亮,没有星星,没有风,没由来的一股烦躁。 “哐当。”一个啤酒空罐被她踢倒随即滚落湖中,湖面终于荡起了波纹,五光十色,五味杂陈。 被丢在一旁的手 ...

情深缘浅

白桥遇上许歌是缘分天注定。 谁会知道那天是白桥第一次出远门,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而偏偏许歌在那一天急急忙忙的赶去学校报到,那是大学新生报到的最后一天。 碰撞之后才发现车票拿错了,白桥急红了眼眶,然而手中的车票竟也是同一辆车,好在已经进了候车厅,这是不 ...

曾爱过你的男孩仍在远方爱着你

1、高中同学聚会,偌大的包厢里,灯红酒绿,觥筹交错。玩得正起劲,坐在我对面的班长突然站起身,做了个手势让大家放安静。 她笑着说:“我们不玩真心大冒险,就问大伙一个问题吧。” 我们大声嚷着:“可以啊 ...

浮生红颜烬

你可曾见过瑞雪一层又一层的覆在冰面上,我在这里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可是光阴在我这里仿佛定住了一般,它不会再伤害我,我也乐得这样,忘记一切,不再有牵挂,大抵是我心死了,我常常在想,我为什么要来到人间,如若当初我不曾来到人间,不曾见到他,是不是就不 ...

我遇见你

A城的东边,有一所艾特贵族学院,不管教学质量,教育设备,多种语言…都属于上乘,所有家长都想将孩子送去读书,艾特贵族开放式授学,年招生有一定的限制,想踏入学校的多之又多…渐渐变成要么后台强硬有关系,要么花钱送进来,要么就是成绩全市前十。 在艾特贵族学院 ...

:史记大夜173年,永成皇后失德,休弃出宫。皇后父两朝宰相上官封,当庭触柱而死,上官满门获罪,举家流放。唯废后无踪,帝大怒,遍寻不得,念其早年恭顺,追封谥号“永成”,立衣冠冢,葬入陵寝,立遗诏嘱百年后与永成皇后合葬。。 ** 月上柳梢头;瑞脑销金兽。 德言 ...

红烛泪

他是帝王,是万人之上的天子。 后宫粉黛千万怎可只有我一人,哪怕他今日只是独宠我一人,将着万千宠爱集我一身,谁知将来某日他不会给另一个女子。 余乃云家嫡长女,自小便是琴棋书画俱全,莫不说天下无双,且看京中也无几人可堪并肩。听母亲言,今者皇太后的母族乃云 ...

她的日记

一 “我总是一个人,下雨的时候,晴天的时候。一个人不行的,什么都做不到……” 重歌按灭了手机,雨滴打在地上的声音响在她耳朵里,她撑起橘色的伞,走进雨帘。窑镇的大街小巷她都很熟悉,至少十年前是的。 白墙乌檐,水花淋漓的湖面,重歌在雨中缓步前行,路过年少时 ...

灼妖

一根红线,两人命运。. 人妖殊途,不可相念。 黄泉之路,彼岸遍地。火照之路,直指幽冥。 花叶两不见,生世永牵挂。 秋彼岸,花开之际,全无绿叶相衬,自成万众焦点。看那花序生于直如翠竹的空茎之端,一副孤芳自赏、睥睨天下之态。花瓣反卷,错落有致,似嗜血的龙爪。 ...

在那段风花雪夜的日子里

她是报社的记者,认识她是在两年前的一个冬天,虽然天气很冷,但阳光却很充足。记得那天我们全体官兵正在清理操场上的积雪,我和几个士兵正在用刚刚堆积起来的雪做雪人的时候,就听通讯员喊“教导员,有人找。” “谁找我。”我边问边继续堆着雪人。 “不知道,是一个 ...

樱花色的恋人

一阵清风吹过,树上的樱花瓣散落。 树下的女孩望着正在空中飞舞的花瓣,眼神有些迷离。她口中喃喃道:“又一个三月到了呢……”女孩伸手接住了即将要落下的花瓣,而在口袋中的手机却不小心掉了出来。插在手机上的银白色的线也因此掉了。音乐瞬间在樱花林中响起:“one ...

都怪光阴,凉了暖心

1.一夜的等候,换来了最后的分手。 淅沥沥……窗外是一场守不住的大雨,仿佛是在给世界洗礼,洗去一世的尘埃,换上新的绒衣。晗仪望着窗外的大雨,心想,这么大的雨,他应该不会再出去了吧。她望着钟发呆,看着秒针一圈一圈地移动,她才发现,她的日子是跟着钟流逝的, ...

蒹葭

九天之上,天河之畔。 她就在那里静静的站着,眼前是波澜壮阔,眼中竟一片死寂,泪水顺面颊流下,落进天河里,河水与泪并不相容,在河水的激荡中,泪珠在空中化为云雾。 凡人界,伊水旁,寒秋至,露成霜。 易书同是伊水边的一个书生,每天都要来伊水河畔读书,“蒹葭苍 ...

百生谱

打完最后一个呼噜,我在地上翻滚了一周,开始清醒过来。揉了揉惺忪的双眸,望向小窝入口处,几缕灿烂暖黄的夕阳透过灌木丛之间的缝隙分裂成道道光束,洒落在入口处的枯草上,碎成了片片形态各异的光斑。当风儿吹过时,灌木丛的枝叶跟着随风摇曳,片片光斑也随之晃来晃 ...

情祭胡杨坡(小说)

在人短暂的生命里,春夏秋冬,日升日落,每一天升起的都是昨天的太阳,陈旧、机械而重复。而这机械重复的每一天它又都是昨天故事的延续,相对于昨天它又是一种崭新。人们在这陈旧与崭新的更迭中,用他们或平凡无奇或悲壮惨烈的经历演绎着人间的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在 ...

真诚的爱着爱情

好像确实在某个年少的时期里,觉着要为自己喜欢的人去努力甚至竭尽所能。 不会觉得的累,不会觉得漫长, 是一个自我陶醉的美好过程。 无关风月, 只单纯的想着要和他去一样的城市。 过着同样温度的四季, 呼吸同样的空气, 看同一片星空,睡在同样漆黑的夜里。 我第一 ...

雀笙

〔前言〕 无论过去多少时光 我们都在恋爱的路上 和那个讨厌的自己 和那些空洞迷惘的黑夜 和那些默默消失的地平线 当一切都渐行渐远 我们终将明白 成长,才是一个女人最好的归宿 当一切都烟消云散 这个冬天也会和很多年前的某个冬天一样渐渐冬眠 这一刻的雀笙只想守着这 ...

感谢有你

记得那年我转学到郑屯中学,因为脚伤的我行动不便,又因为离家远,所以不得不住校,然而我没想到我的世界却多哪一个你,我更没想到的事,你把你的世界都给我时,我却不知珍惜,还把它抛在一边,装着没看见,到现在我才明白,原来我抛弃的是爱。 那年我们都才15岁,在一 ...

彼岸花开

记得年少懵懂时,牵着你的手,你是我的青梅,我是你的竹马,你就像一条小尾巴,我走到哪里,你追到那里,你总喜欢搂着我的胳膊,似撒娇地问我:“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等长大了,小妹一定要嫁给琉哥哥 ...

大笨鱼和小懒猫的爱情

很久以前,他们都是主人的宠物, 一个养在家里自由活动,一个游动在鱼缸里。 主人不在小懒猫就过去逗鱼玩, 守在鱼缸边看它自由的游来游去…… 主人以为小猫会把它吃掉就叮嘱她不要欺负笨鱼,小猫不以为然的走开了。 主人不在,小猫无聊了,追尾巴的游戏玩多了也就腻了 ...

恋恋天空

夜晚,总是那么残忍,让寂寞的人更加寂寞,痛苦的人更加痛苦。于是,雅莉娅便总是很难入眠。可是有一天,她却奇异的很快进入了梦乡,快得让她来不及反应。明明昏睡中无意识的她,却嗅到了一丝梨花香。这香气由远及近,直击心底。甚至,她清晰地感到了一只温暖如春的手 ...

此情可待

紫竹这一生注定将成为谢暮辰的新娘。 宁家和谢家都是世代经商,紫竹嫁给谢暮辰也算的上是门当户对。她虽然没见过谢幕辰几面可是她对他的事情早有耳闻,他十六岁那年跟随她的父亲北上经商,次年他以一人之力将整个南方的皇商夺下,关于她的一切紫竹都有细心的收集。紫竹 ...

悲戚

一 “公子就这么喜欢做梁上君子吗?”床榻上,美艳的女子衣衫半漏,修长的双腿弯曲的暴露在空气中。 叶苏摸摸鼻子,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夜半三更,姑娘还不入睡,莫不是在等在下?”叶苏痞气十足,站在她床前,手抬着她下巴。 沐晴熙笑的轻佻,双手顺势勾着他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