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可以等

发布时间: 2018-11-08 来源: 安娜文章网 栏目: 爱情小说 点击:

一 不可以,不可以。。。杨兮樱子又一次从梦中惊醒。 梦里 她抱着倒在地上的他,指尖颤抖的抚上他的脸庞 看着怀里的他。无助,恐慌,向她袭来。她想要抱紧他,忽地,全部灰飞烟灭,只留下她,放声痛哭。。。。 此刻,杨兮樱子蜷缩在被子里,身子冰凉双手捂着

如果爱可以等

  一

  “不可以,不可以。。。”杨兮樱子又一次从梦中惊醒。

  梦里

  她抱着倒在地上的他,指尖颤抖的抚上他的脸庞

  看着怀里的他。无助,恐慌,向她袭来。她想要抱紧他,忽地,全部灰飞烟灭,只留下她,放声痛哭。。。。

  此刻,杨兮樱子蜷缩在被子里,身子冰凉双手捂着脸,苍白的脸上眼泪涌出,浸湿了枕头,她又想他了!

  砰!门忽然打开,接着走进一名男子,冷峻,清秀的五官,精美绝伦,一双冷厉的双眸微眯双眉紧锁,径直走向她,俶的伸手掀开被子,作势要拉她,杨兮樱子惊呼一声,身子向后闪躲,男子见她向后躲,怒极反笑。沉声道:“怎么?又梦到宫浩然了?哈哈!看到他死在你眼前心痛吧?为自己没能救他懊悔吧?醒醒吧!现在在你身旁的不是他而是我宫浩致!瞧瞧你自己,还哪有昔日的美丽。三年了,你他妈一直在想他。我呢?我算什么?我就一点也比不上他么?”

  杨兮樱子睁大眼睛怒喝道“三年,你原来也知道三年了。宫浩致,三年来你午夜梦回时浩然有没有来找过你?啊?呵!”杨兮樱子轻笑一声,又道;“他是你哥哥,他那么维护你,你呢?你自己都做了什么?我告诉你,你迟早会身败名裂的,我好期待那一天。”宫浩致双眼暴睁扬声道:“我等着!”摔门而去。杨兮樱子抽了抽鼻子,强忍着即将滑下的眼泪。拿起身旁的枕头重重扔在地上,头痛的欲裂,回忆却不断在脑海里翻涌。

  十三年前

  十岁的她只身一人来到A市,她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里遭别的小孩痛打,不服输的她一气之下拿刀杀死了那小孩,并逃了出来,十年来受压下,她早已不是个孩子了,她比任何一个同龄人都谨慎。她不是善男信女,你惹她一下

  她用十下来还给你。

  饥寒交迫下,她选择偷,所以当她坐在街边打量着路人时,目光锁住当时的宫浩然,见他手里拿着一个面包,她迅速向他跑去抢下面包,欲逃。怎料背后那人紧紧抓住她,无奈之下,她捡起身旁石头向他砸去。比她整整高出一头的宫浩然,险些被她砸中,怒气下一拳打在她脸上,她疼得龇牙咧嘴,张口便咬他手,宫浩然惊呼一声甩开她。扬声对身后几名黑衣男子道:“把他带回去!”转身离开,杨兮樱子就这样被架到了龙城。

  当时的龙城还归宫坤管,也就是宫浩然的父亲。宫浩然一进门便拿起鞭子欲抽她。但看到她浑身泥土,脸上也粘有泥土,怕脏了他心爱的宝鞭,扬了扬手,示意人把她带下去梳洗,十四岁的宫浩然正值青春,易怒。狠戾的双眸看向她离去的背影。发觉有一丝丝疼痛从手上传来,宫浩然看着手背上的牙痕,心中更是怒气涌上。小子,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宫浩然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十四岁的他已轮廓分明。优雅而霸气,一副帝王之态。一双黑眸更是杀气逼人。骄傲但不自大,霸气但不嚣张。

  梳洗罢的杨兮樱子在来时路上本想逃,但身后紧跟着四名黑衣男子高大魁梧,她默了,抹汗,车到山前必有路,管他呢,他若杀她,她定不让他好过。她径直走向宫浩然的房间,推门便看到他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在她看来一副欠抽的样子。宫浩然听到门被推开,抬头,俶地惊住。他有点迷惑,随即看到来人身上的衣服时,恍然大悟,起身走到她面前质疑道:“你,你是女,女的??”杨兮樱子给了他个白眼问道:“为什么抓我来这?”宫浩然自动忽略她的话,左右打量她,幼年的她对这种眼光很熟悉,因为孤儿院的那些小孩在欺负她时就是这种眼光。恐惧袭来,转身想逃离,不料身后的他抓住她手拉着她走了出去,扬声道:“走,一看你这样就是没吃饭吧?还抢我东西,算了不与你计较。走,哥哥带你去吃饭去也好向你道歉。”“道什么歉?”“我刚不是打了你一拳么,谁让你脏兮兮的我以为你是个男孩子呢,我向来不打女孩子,尤其是你这种漂亮的女孩子。”她沉默了,第一次有人说她漂亮呢,这种感觉真好。她不知道前面的他脸颊微微泛红。。。。

  宫浩然拉着她到了龙城的专属餐厅,推门进去,店里一位模样四十多岁的男人看到来人是宫浩然,顿时陪着笑脸点头哈腰的走了过来,杨兮樱子顿时明白什么叫懦夫,也意识到拉着自己的男生地位不小。宫浩然看了男人一眼,沉声道:“我要包间。”男人连忙招呼服务员给他们安排了一个二楼包间,宫浩然拉着她上了楼,餐厅很大,明亮而又奢华,有种皇室的感觉,进了包间,宫浩然绅士的帮她拉椅子,杨兮樱子看他一眼,又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角落的座位,走过去坐好。宫浩然默默鄙视自己,耸肩,坐到她对面。刚想问她些什么,老板上来了,身后几位服务员端上宫浩然平时点的菜,一一摆上,老板本想再和他多说几句,谁知宫浩然不给他面子怒喝道:“出去”。老板也不顾自己店员在身后,忙跑了出去。店员们见自家老板这么弱,都掩嘴偷笑,也一一下去了。宫浩然转而柔声道:“现在吃吧,人都走了。”杨兮樱子意识到自己的心思被他知道了低头不语,宫浩然以为她不好意思吃,戏虐道:“不是吧?连我也要出去吗??”杨兮樱子本想说是,但看到他萌翻了的表情,冲他摇了摇头,微笑。前一秒还很安静,后一秒便拿起筷子夹起菜迅速往自己嘴里塞,完全不顾前面还坐着一位帅哥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天呀!她这是多久没吃饭了?宫浩然看她那副可爱的样子如同自己手中的宝,眸底尽是宠溺。他不知道自己为何有种想要保护她的感觉,初见,她蛮横的抢夺他的面包,再见,一双无辜的眼睛映在他脑海,挥之不去,她到底是谁,那么美好,只不过短短几个小时,而他却觉得他们似曾相识。杨兮樱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专攻于食物,她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安全感和对他的信任,就这么放下戒备的吃东西。她一边吃,一边纠结着。

  忽然楼下一阵喧嚣,她抬头对上他的眼睛,表示疑惑。宫浩然接收到她传来的信息,正准备起身下楼看看。忽然门被推开,还未见其人,就先闻其声:“浩然啊,哈哈”杨兮樱子默了,又默默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宫浩然一脸无奈,他这个活宝老爸可真是。。。

  宫浩然起身走了过去,来人便是宫浩然的父亲,宫坤,四十多岁的样子,威严,霸气,和宫浩然很像,但比他多了些成熟稳重,和精明。不一会又传来一男声,接着跑了进来,俊美的脸但还未退去稚嫩,没有宫浩然好看,这是杨兮樱子的看法。他便是当时的宫浩致,对着宫浩然一笑,喊道:“哥,我和爸爸来吃饭了”杨兮樱子风中凌乱了,怎么这么多人,家庭聚会吗,她想吃饭啊啊啊!#p#分页标题#e#

  宫老见自家儿子今天不知怎么了,吃饭也不带上他们,正要数落宫浩然,忽然眼睛扫向最角落里的杨兮樱子,又看看了自家大儿子,似笑非笑的睨着他,走到杨兮樱子对面,拉开椅子坐下。宫浩致很疑惑,也跟着父亲。在看到最角落里坐着一个女孩时,惊喊道:“哥,你交女朋友了??这么不仗义,都不告诉我的。”宫浩致撇撇嘴,又注视着她,眸底闪过一丝疑惑,问道:“这是哪家的姑娘,这衣服也太。。。”杨兮樱子听到他说自己,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以为他在鄙视自己,抬头骂道:“关你屁事”宫浩致第一次被别人骂,一直都是响当当的宫二少,居然被一个不知来头的小姑娘给骂了,颜面尽扫,正要动手,一直坐在一旁打量杨兮樱子的宫老伸手拦下他,笑道:“小姑娘,厉害!哈哈,”回头对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宫浩然说道:“你也真是,有朋友不说一声,对了,这姑娘我喜欢得很,很对我脾气,你可不许对她不好哦!”说罢又看向杨兮樱子,眼里含着笑,问道:“丫头,叫什么名字?父母是谁啊?”她礼貌地答道:“我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我父母是谁。”干净。利落,丝毫没有惧怕的神色。说罢还礼貌性的微笑。

  宫老心里明了,这小丫头不简单,这么小面对着三个陌生人,没有一点惧怕,厉害!况且,这个小丫头,深得他心,既然她没有父母,不如让她留在龙城,刚看浩然的神色,就知道这小子很怕她受到伤害,看来。。。

  宫老让俩个儿子坐到座位上,问大儿子:“浩然,你们早就认识了?怎么也不和爸爸说?”宫浩然摇头说道:“额,刚认识,新朋友,”宫浩致看向她戏虐道:“你没名字?那你这几年人们都是怎么叫你的,喂喂的吗?”杨兮樱子很讨厌宫浩致,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喜欢他哥哥。自动忽略他的话,低头不语。宫老见自家儿子这么没有风度,抹汗,无语中。

  宫老有意让宫浩然去说,又怕小丫头不给浩然面子,他只好腆着老脸,柔声道:“丫头,你看浩然这么喜欢你,不如你留在龙城,陪我的俩个儿子玩吧,再是,你也没有去处,难不成自己一人在A市流浪吗?在龙城,你有吃有喝有穿的,况且,我也挺喜欢女孩子,。。。恩。你说呢?丫头”宫浩然闻言怔住,暗道自家老爸果然够快,本来自己就有这意思,不知如何去说。哈哈,果然有其子必有其父,额,好像说反了。。。

  杨兮樱子闻言也是一惊,看了看宫浩然,又看了看宫坤,唯独没管宫浩致,宫浩致无语问苍天中。。她心里反复思索着,确实是,自己没有任何亲人,只有十岁还不能在这里独自生活,她需要一个避风场所,一个能给她所有物质上的需求。

  良久,抬头对上宫坤期待的眼光,很淡定的回答:“好!”宫坤很满足笑眯眯的问说:“好。哈哈,既然你决定留在龙城,总不能没有名字吧,这样吧,我给你想一个好听的名字。。。恩。。”宫坤撑着头仔细想着一个既好听又不俗气的名字,宫家俩兄弟对视一眼,掩嘴偷笑,自家老爸啥时候喜欢给人起名字了,他俩倒要看看能想出什么牛逼的名字。。。。

  俶地,宫坤一拍桌子,众人惊悚的看过去,宫坤指着她说道:“杨兮樱子,你看,杨,杨柳,意味婀娜多姿,兮么,纯属借用,樱子呢,我非常喜欢樱花,和紫色的东西,紫又和子同音,正好加在一起,,杨兮樱子,就这个,怎么样?”她很无奈,能说不好吗?能吗?只得装作非常崇拜宫爸爸的眼神,淡淡的答道:“好,好听”宫坤圆满了,宫浩然捂脸,四个字,算什么??宫浩致一头黑线,话说自家老爸是怎样想到的??宫坤见她喜欢,笑声更大,或许楼下的老板也在疑惑中。。。

  杨兮樱子就这样呆在了龙城,和宫家俩兄弟也慢慢熟了起来,对他们也有了自己的看法,宫浩然平时对她很照顾,嘘寒问暖那是常有的,要多暖心有多暖心,柔声细语的。到害的杨兮樱子经常脑补他在外那么冷漠是怎么做到的。。。。宫浩致么,她对他没什么好感,因为他无时无刻都在和她斗嘴吵得那叫个热火朝天,有时她懒得和他斗嘴,直接上手。宫浩致哪能让她个丫头片子欺负也和她敞开衣袖得打,所以宫浩然经常看到他俩在那扭打,唉!丫头这么强悍,他宫浩然敢要么??

  几年之后,正值夏天,草长莺飞,花香四溢,是个恋爱的季节。

  所以一直以哥哥的身份守在她身旁的宫浩然突如其来的表白,着实让她摸不着边。

  那一年,她十五岁,他十九岁,少女雪白的肌肤,一双黑眸,清澈,盛满纯真,娇俏的鼻子,殷红的唇,五官完美无瑕,极好看,她有一头栗色的直发,垂在腰间,看起来青春可爱,又不失十五岁时女生的性感。

  杨兮樱子身着蓝色长裙,裙摆跟着轻风左右摆动,发丝飞舞。

  却一脸平静的看着面前手拿九十九朵玫瑰的少年,少年依旧比她高出一头,挺拔的身躯挡在她面前语气略带不满:“樱子,你就不能不这么平静么?有点表情好不,本少爷第一次向女生告白诶。给个面子呗?”

  杨兮樱子瞥他一眼,接过他手中的玫瑰,仍然面无表情,留给他一个背影,宫浩然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怔在原地,半响才反应过来,突然追过去,搂着她露出一个妖孽的笑容走出龙城,拐角处,一双酷似宫浩然的眼睛,紧盯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双眼暴睁,为什么看到哥哥和她在一起,他心里就有股怒火呢?

  此刻他才明白,原来他自己一直心里有杨兮樱子,原来之前和她的吵闹都是因为他喜欢她,原来。。。似乎一切都晚了,他恨自己,更恨宫浩然。一年之后,龙城损失惨重,核心人员一一伤亡,只因宫坤突发疾病,整个人虚弱,日益消瘦,战斗力下降,不料,青虎帮帮主,白虎趁火打劫,强攻龙城,宫坤只好忍住病痛带上宫浩然和他们硬拼,谁知白虎暗中偷袭,宫坤中弹身亡,倒在宫浩然面前,临死前把龙城交给他,并嘱咐他一定守住龙城,宫浩然心痛不已,强忍住眼中涌起的眼泪击退青虎帮。安葬宫坤。

  俩年内,宫浩然重新修整龙城,广招人员,继续与青虎帮战斗,可怜A市警察天天当炮灰。期间,杨兮樱子,宫浩致,帮助他击退青虎帮并杀死几名青虎帮大将,也因此激怒白虎。无奈之下,白虎只身一人与宫浩然谈判,并要求宫浩致和杨兮樱子一同。#p#分页标题#e#

  A市,柳江边,宫浩然携杨兮樱子,宫浩致。三人已在那等候多时,宫浩然已和宫浩致说好,若他敢来,杀之。他宫浩然不是君子,既然在黑道上混,你若君子,必死无疑!对面,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来,下来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身黑衣,大腹便便的那种。宫浩然暗付,他还真敢只身一人,杨兮樱子左右看了看,确定他是一个人来心中一抹冷笑,他今天必死无疑。宫浩致也看向他,眼底无一丝波动,好似来人不是他的敌人,而是他亲爹。。。

  还没等白虎走近,杨兮樱子拔枪对准他,砰。。子弹射去,白虎见情况不对,滚到一旁,躲在石头后面,咒骂一声,杨兮樱子连开几枪,她知道宫浩然要亲手杀了他,且不会让他那么轻松死掉,开完几枪后站在一旁,宫浩然看向石头那边,欲走过去,宫浩致上前拉住他,摇了摇头,示意他静观其变。宫浩然瞥他一眼,眼底似是闪过一丝心痛,但马上被他掩盖,微笑,甩开他,径直走向白虎。杨兮樱子微怔,不知道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但怕他受伤也试图跟过去,谁知宫浩致强行拽住她,杨兮樱子疑惑的看向他。俶地。轰!——杨兮樱子心头一跳,转头看向宫浩然,宫浩然跌倒在石头旁边,一身灰土,她猛地跑过去,抱起宫浩然,叫他,推他,却始终无动于衷,躺在她怀里.

  她不相信,怎么可能,刚刚还站在她身旁,刚刚还看了她一眼,那么活生生的一个人,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她伸手摸向他的鼻子,一秒,俩秒,三秒,四秒。。。

  不可能,不可能会是这样,他一定是装的,一定是骗她的,绝望,无助,恐慌,一一向她袭来。眼泪滑下,淌在脸上,灼热,刺痛。

  宫浩致看到她痛苦的样子,向前抱住她企图带她走,她猛然回头,眼泪涌出,无助的看着他,问他:"不可能的,他一定是骗我的,你看,他没有流血啊,他一定屏住呼吸了,他在和我玩对不对?他能装多长时间啊?呵呵,浩然快醒来吧,别憋住呼吸了,醒来啊,醒来。”宫浩致看她为他伤心,忽然拉开她拽着宫浩然的手死死抱住她。她微怔,在他怀里挣扎,捶打他,撕心裂肺,绝望。

  宫浩致吼她:“樱子,他死了,死了。看清楚!”

  “哈哈哈!终于,你终于死了,哈哈”白虎从石头后面出来狂笑,杨兮樱子擦干眼泪,抬眸对上白虎,双眼痛恨的看着他,如果眼神能杀死人的话,她恨不得杀他个死无全尸。

  俶地,她挣开他,拔枪,对准,正要开枪,忽然有一双手夺下她的枪,杨兮樱子不解,怔住,半响才反应过来冲他吼道:“宫浩致,你什么意思?他杀了你哥。杀了浩然啊,快,杀了他。快”杨兮樱子已处于疯狂状态。眼神示意他杀了他,谁知宫浩致只是站在那,半响。他转身看向白虎,只是淡淡说了句:‘你走吧“杨兮樱子,难以置信,什么,走,他让他走。开玩笑,他准了,我还没准,她没时间问他什么意思,抢过枪,对准,忽然颈后一痛,晕倒,宫浩致打了她一掌,抱起她,转身,上车,扬长而去。。。。

  二

  天亮了,杨兮樱子站在落地窗前,身穿一身灰色睡衣,头发散在胸前,惨白的脸上眼神空洞,布满血丝,宛如地狱里的女鬼,极恐怖,几乎每天都是如此,她已无心装扮自己,自古女为悦己者容,如今她心爱的人已不在,装扮自己又给谁看?她看了会窗外,又想起了他,记得这所公寓是宫浩然给她买的,当时她说自己不敢住这么大的房子,他便乘机搬进来和她一起住,每日欢声笑语,好吧是宫浩然每天逗她笑,而她则是无动于衷,偶尔赏他一个微笑,有时她生气了不想多说话,直接摁倒宫浩然,拳脚相加。。。。。如今想来,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多开心啊!她也明了,没了他,她的心也没了。。。

  杨兮樱子沉浸在回忆中,俶地,电话声音划过她的回忆,把她惊醒。她下楼接电话。:‘我是杨兮樱子,有事么?’电话那头传来沉重的男音:“杨小姐吗?太好了,您能来一下龙城么?我刚看到白虎来找宫二少了,我怕,他会对宫二少不利。”此人是她身边的保镖,名唤无名,他说他本是宫浩然以前的人,如今他已不在,无名对她说不想留在宫二少身边想跟随她。

  杨兮樱子心中微怒。白虎,浩然死在他的手里,虽说她自己不喜欢宫浩致,可。。。还是怕失去。她说了声知道了,便挂了电话,匆匆下楼,换好衣服,披开头发,从抽屉里拿出手枪,换鞋,开门,上了她专属的兰博基尼,向龙城驶去。

  龙城,坐落在A市最偏僻的地段,对外是一个培养艺人的公司,龙城国际。但主要是龙城核心人员的办公处。从外面看是一栋六层高的房子,白色的墙皮,正中央一扇红棕色的门。极普通,和A市所有的房子一样普通。但走进去你会有一种在皇宫的感觉,不,应该是在颐和园!里面极其夸张,金黄色的墙壁,水晶般的地板,当阳光打在地板上你会觉得无比刺眼。每一处都高贵,典雅,让人有一种身处仙境般的感觉!大的夸张的水晶灯吊在正中央,正上方,且被四个角上的紫色水晶灯包围着。放眼望去美不胜收。第一层是大厅,最里面的拐角处有个玻璃制的电梯。第二,三层是龙城国际。第四层是龙城核心人员的聚集处。第五层是重要一层,大部分的武器装备都储存在这一层。电梯的俩侧都有高层人员严加把手。而第六层是龙城老大的办公层,宫浩致的地方,第六层也是最豪华的一层,到处都是金碧辉煌,连地毯都是几百万的价钱。每个拐角处都有四个高层人员,主要是保护宫浩致。

  一辆兰博基尼停在龙城门口,杨兮樱子从车内下来,一双黑色高跟鞋亮的耀眼。一身黑色紧身衣外披着黑色外套。大步走进龙城。随着风的吹拂,隐约看到腰间的—枪。

  进了龙城,她快速进入电梯直奔六楼,一楼人员呆呆的望向电梯,都处于疑惑中,她是谁?杨小姐么?然后互相看了一眼,都高兴的说杨小姐终于又回龙城了。因宫浩然的死去,杨兮樱子拒绝进入龙城,只因那里曾有他们的回忆。她不想触景生情,一来怕影响人员做事,二来也是怕再想起他。不去想,心就会没那么痛了。

  到了六楼,电梯门打开,小弟们见有人上来,都警惕的盯着电梯里的人,杨兮樱子走出电梯就看到这样一副场面,每个人都面部扭曲的的看着她,而下一秒,都面带笑意的看着她,紧接着就是一声,杨小姐!她凌乱了,这是什么表情?无语。。。她点了点头径直走向宫浩致的办公室,手摸向腰间,抽出枪。她不知道白虎为什么会来龙城,但她知道既然他敢来,她就敢杀他!#p#分页标题#e#

  “白大哥,我也知道咱俩当初的协定,如今宫浩然也给你了。你这是干嘛?”宫浩致低沉的声音传进门外杨兮樱子的耳里,本想推门进去的她在听到那三个字时顿时僵住。浩然?他们为什么提浩然?白虎又想做什么?她决定听他们的对话。

  “呵呵,宫老弟,你别和我装蒜,是,当时是你把宫浩然的尸体留下了,我也带回去了,当时南海有件事情,我就去了南海,可几个月我回来之后,宫浩然就不见了。你说他一个死人能活了跑了不成?得,啥也别说了,你今天最好给我一个交代!”宫浩致闻言惊住,快步走到白虎跟前双手俶地抓住他的领口双眼微咪,紧张的看着他的眼睛,吼道“白虎,你他妈的放屁。一个死人在你手里都能不见了?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还是以为我把他救了?嗯?”

  白虎拍向宫浩致抓在领口的手怒到“你还装,我告诉你我青龙帮几条人命被他杀了,要不是你当初和我保证只要当上龙城老大,宫浩然由我处置的话,我早就趁宫坤死了那会一举歼灭龙城了,你还会有今天?现在和我玩什么演戏?不得不说啊,宫老大演技真好啊!哈哈!”宫浩致极其恐慌,他知道,当年宫浩然不可能那么简单的就死了,他一直知道的,宫浩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他紧闭双眼,呼出一口气。看了眼白虎,说到“你先走吧,宫浩然的事,我会查清楚的,你也别拿你那几条人命来说事了,这几年我低价卖给你的军火也足以抵你那几条人命了!”说罢不再理会白虎。门外,杨兮樱子瘫坐在地上,眼里涌起眼泪,双手握拳,她不相信,宫浩致怎么会,浩然是他哥哥呀,他怎么能如此狠毒,原来浩然的死因他们二人,原来如此,宫浩致,你不仁别怪我不义。我要为浩然报仇,白虎,你也死定了。杨兮樱子抹去眼泪,拿起扔在一旁的枪,踉跄起身,一脚踹开门。

  嘭的一声,房内俩人皆因声音转过头来,却看到门口女子怨恨的眼光,宛如女鬼,俶地,杨兮樱子开枪射向白虎,白虎猛的窜到一旁,子弹穿透了他的胳膊,白虎疼的撕心裂肺却又不敢有什么动作,只好看着杨兮樱子又一枪袭来。这一枪打在了他的腿上,杨兮樱子要他生不如死。宫浩致惊恐的看着她,看来樱子什么都知道了。他本想上前阻止杨兮樱子,杨兮樱子忽然抬枪对着他大声吼道“宫浩致,你他妈的真是狠啊!浩然是你的哥哥,你居然能下的去手。哼,今天先放过你,但白虎我是要定你的命了”杨兮樱子直盯着白虎,作势要开枪。宫浩致扑倒杨兮樱子吼道“你疯了,杀了他对我们没好处,”她一脚踢开宫浩致,她已经失去理智了,事情的真相就摆在她眼前,仇人也在她眼前,但她却不能杀他,无助,绝望,心痛全部压在她身上,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就像好几只蚂蚁啃咬着她身子的每一处“啊——”。杨兮樱子晕倒在地上。惨白的脸上泪水不断的从紧闭的眼里流出

  三

  A市的夜景很美,处处高楼大厦,灯红酒绿,微风吹过只留下杨柳还依然在扭动的身躯。然而这美景也丝毫没有放慢那一巴掌袭来的速度。

  “啪——”,杨兮樱子一巴掌打向宫浩致。紧接着又袭来一巴掌,却被半路一只手紧紧捏住手腕。她狠,他也狠。宫浩致甩开她怒道“究竟有完没完,和你说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为什么你就一口咬定我藏了他呢?怎么,你不会天真的认为我救了他吧?呵,我告诉你这辈子我都不会救他,我只会杀了他,要么就把他狠狠地踩在脚下!哼!”杨兮樱子狠道“你敢?”

  说罢甩门扬长而去,留下他狠狠的盯着她的背影,知道她消失在走廊尽头。忽然踢倒旁边的花瓶,破碎的声音分外刺耳。

  杨兮樱子开着她的兰博基尼飞驰在马路上,任寒风打在她的脸上,眼眶微红,泪水流在脸上,滚烫和寒冷交错着打在脸上,痛。也只有在没人的时候她才敢流泪,她不敢不坚强,她不敢倒下,她的身后空无一人怎敢倒下?一路向南,此时她停在了子然酒吧。这是宫浩然为她开的,当初她说她喜欢调酒,他便给了她整座酒吧,并且用他们的名字命名,子然。

  杨兮樱子坐在酒吧前,要了杯烈酒,调酒师看来人是杨小姐恭敬的双手奉上。她一口一口饮着高脚杯里的烈酒企图用酒精麻醉自己,当还是忘不了曾经的点点滴滴,她想他了。很想很想,在得知宫浩然失踪时,她承认她是高兴的,毕竟他只是失踪了不是死了不是吗?此时她已经喝掉一瓶酒了。她不知道此时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她,那双眼睛里闪过的是,心痛吗?

  “美妞,来陪大爷玩儿玩儿,”一个醉汉朝杨兮樱子喊着,浑身肥的流油,伸手就要揽她的腰,那醉汉看起来40岁左右,头发都背在脑后,一副吃饱了找打的样子。杨兮樱子厌恶的推开他,不再理会。那醉汉不识趣的又凑了上来抓住她的手腕扬声道“小妞,别不识趣,走,跟我走。”她飞快的朝着那醉汉的下身踢了一脚,那力度也不是盖的,毕竟在黑道混,没有点实力光靠脸蛋儿是不行的。杨兮樱子紧接着又是一脚,随着醉汉的倒地,舞池中扭动的人们都躲在一旁看热闹,那醉汉也怒了慌忙起身,作势要抽打她,嘴里还不停地骂着“草,小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我就打死你!”杨兮樱子冷眼看着他,手中的枪眼看要拔出,忽然一男子踹倒醉汉怒骂道“妈的,不想活啦,杨老大你也敢调戏?想死了吧?说那条道上的?”杨兮樱子顺着声音看去,是他,无名。当初本来不想收他,但看到他那双好似浩然的双眸,心跳不禁快了一拍,她还以为浩然没有死就在她身边,所以就收了他,想着有这样一双酷似浩然的眼睛在身边也是好的。

  那醉汉在听到杨老大时顿时脸色惨白,惊慌失措,赶忙跪在地上求饶,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流在脸上,杨兮樱子瞧见恶心,淡淡的说了句“送他去地狱!”说完又坐下喝酒,那醉汉见小命不保连忙大喊“有警察吗,杀人啦,啊啊啊”无名甩头示意身后几名大汉把他拖下去,其实警察就在旁边,他们哪敢管黑道上的事呀,早就有多远滚多远了!无名看了看坐在一旁喝酒的杨兮樱子沉声道“樱子别喝了”他迅速抢下她手中的酒杯。杨兮樱子听到樱子二字心里最深处隐隐作疼,忽然转身问他“你刚才叫我什么?樱子?你凭什么这么叫我?你以为你是谁?全世界只有浩然可以这样叫我,你算什么阿?”她已经醉了,眼泪流下,她不知道为何会在他的面前哭,但就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她说不出来。#p#分页标题#e#

  无名心里一抽,眼底闪过悲伤,他不管她了,任由她喝,尽管她喝醉了也有他在身边保护着她。

  出了酒吧,打开她的包找倒车钥匙,无名扶着她上了车,无名非常纠结,他不能把她送回去,宫浩致看到必然会有一场误会,无名不想她难过,伤心。“浩然——”无名被她的呢喃打断了思绪,看着她瘦小的脸缩在胳膊里,无名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看着她的睡颜

  帮她拂去脸颊上的发丝,有冷风吹过带着无名的话,飘进了她的梦里“我一直在你身边,从未离开啊!”

  四

  来到龙城半年了,宫浩然也该按计划行事了。他身穿一身黑色衣服,腰间一把金色手枪,这把手枪是杨兮樱子当年送给他的。是武器中的佼佼者,名为樱花。他大步走进龙城起初他们本想拦住他,但一看来人是杨兮樱子的人就都放松警惕了,一路无阻到了六楼,借着杨兮樱子有事找宫浩致到了宫浩致门口,放下信封敲了敲门,快速跑到走廊另一边,看到宫浩致看完信的内容时惊慌的样子。宫浩然嘴角上扬。他的傻弟弟啊,该到摊牌的时候了。“明天下午两点半,车库见你。——最想见到的人!”

  宫浩然早早的到了车库,一切装备都准备好了。他在等,等猎物的出现。“嗒嗒嗒”清脆的高跟鞋声音传到宫浩然耳里,谁?女人?现在已经2:20了,谁会来?况且这个车库是龙城的专属车库,一般人是不能进来的。难道是樱子?不,她不可以!往往事实不如人意。杨兮樱子穿一身黑色的休闲服,长发垂在腰间,走向一辆宾利,开门,上了车。宫浩然见她来取车,心里放心了,希望她赶快离开这里

  宫浩然看表,已经过了五分钟了,她怎么还不走?他放下枪,顾不上那么多,跑到杨兮樱子的车前,她见是无名,开门下了车。看到他着急的样子问到“你怎么在这里?”又说道“昨天晚上谢谢你送我回龙城,不知道怎么就醉成那样了!呵呵”“因为你想我了啊,所以就喝多了!”杨兮樱子微怔转而冷冷问道“你说什么呢?”宫浩然宠溺的看着她,柔声道“我的傻樱子,我是浩然啊,我回来了,我就一直在你身边啊!”杨兮樱子睁大眼睛呢喃道“浩,浩然?”宫浩然伸手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面具下英俊的脸,含笑的眼睛,不就是她日思夜想的浩然吗。她一遍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双手触摸着他的脸,就只是叫着,摸着,待到眼泪淌过脸颊,那种滚烫告诉她,那不是梦,她的浩然就在她眼前,原来他一直都在她身边守护她,原来从无名开始就一直在守护她了,无名,无名,只因有她才会有自己的名字,就像她一样,只为他活。她扑在他的怀里,熟悉的味道,还有她熟悉的温度。“浩然,你怎么一开始不说啊?看见我天天为你伤心的样子很爽吗?你真坏!”她用力捶打他。宫浩然依然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任由她在怀里哭泣,狠狠的哭吧,樱子,把这几年的眼泪都拿出来吧,现在不用强装坚强了,你的背后有我!宫浩然忽然想起今天的计划,看着怀里的樱子,他也贪恋她的温度,他也想要多抱她一会,怎奈有个麻烦还得解决!“好了,樱子。别哭了,都哭成花猫了,再者是,我的衣服很贵诶!”“嗤—”本来还想多哭会在他的怀里,谁想宫浩然会来这么一句话,杨兮樱子笑了出来,“这么大了,油嘴滑舌的毛病还没改!”她又开始刺他了。“哟!心爱的俩人见面了?宫浩然,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我就知道,所以我让她在车库里等我,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她得死活的,终于出来了啊!哈哈”宫浩致刚走进车库就看见抱在一起的俩人,心中的怒火上升。双拳紧握,阴阳怪气的说道。宫浩然和杨兮樱子听见声音皆转头看向宫浩致,宫浩然把她护在身后,双眼对上和他酷似的眼睛,这就是他的弟弟呀,联合外人害自己的亲弟弟呀!宫浩致,你让我对你该怎样呢?“我最亲爱的弟弟啊,你怎么没和白虎一起来呢?你没邀请他吗?”“你,你都知道了?”宫浩致不可思议的注视着他。“哈!我的好弟弟,你可真傻,不对,你就没脑子,当初在去见白虎的前一天,你们通话的内容你自己都录下来了,我不知道你是不小心的呢,还是故意的,我觉得应该是不小心的。因为在我听完录音之后我就把它删了,而你也没发觉。之后的事,我就将计就计,看看你们怎么耍花样,所以我才敢舍身走近白虎,当我听到白虎躲在石头后面说什么炸死你之类的话,我就明白了,原来你们想制我于死地啊,我知道我穿的防弹衣不管用了,但我还是抱着侥幸的心态演下去,如今看来我的命硬的很啊,哈哈!”

  宫浩致朝他狂吼道“我才不管你如何知道的,又如何突然跑到我面前的,我现在就只想让你死。凭什么,老大的位置是你的?杨兮樱子是你的,就连龙城所有人员都忠于你?我他妈的现在是老大,凭什么这一切还属于你?”

  宫浩然瞥了他一眼说道“我不想和你说那么多,至于你所说的我的一切,我告诉你,人在做天在看,我觉得老天爷应该不会有那个时间看你,因为你就不配当人!还有,温馨提示你一句,我不是突然回来的,我已经在龙城光明正大待了半年了,了半年了,只不过你太蠢了,从来就没好好的思考过”“哈,哈。对,是我蠢,不过我告诉你,你今天休想活着出去,你死定了!”说罢,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把手枪

  ,宫浩然见他拿出手枪,迅速拉着杨兮樱子滚到车子后面。躲过一枪,杨兮樱子怒骂道“靠!你疯了,他是你哥哥,你在干嘛?”宫浩致冲她叫道“现在了,你还在帮他。哈哈!好吧,你们逼我的,宫浩然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

  忽然宫浩致枪口对上杨兮樱子。开枪,杨兮樱子看着子弹向她射来,顿时身体僵住,不知所措。不要,不要。

  “嘭——”

  “嘭——”

  俩声枪声一同响起,俩个声音被枪声淹没,在宫浩致开枪射向杨兮樱子时,他用力推开她,一枪射向宫浩致,同时倒地。一阵尖叫划破寂静的车库“不要,啊——浩然!”杨兮樱子踉跄的爬到宫浩然倒下的身躯。摸到他胸口处的粘稠,血。“啊——”又一次钻心的疼,心就像被无数把尖刀狠狠插入。心头绞痛,忽然吐出一口血,仿佛失去知觉,晕倒在地。#p#分页标题#e#

  小致,哥哥不能再让你错下去了,既然不能留你,那就让哥哥陪你一起痛!

  五

  醒来,杨兮樱子怔怔的望着天花板,心口还隐约有些疼。原来不是梦。俶地,她好像想到了什么,迅速起身,拔掉输液管,下床,开门。门口几乎所有医生都聚在一起,她想问问浩然怎么样了,刚想过去,就被几人拦住了,那几个大汉是龙城人员,都担心的看着她,其中一个问道“杨小姐,您怎么出来了,您还没好呢!不能下来走动啊。”杨兮樱子看着他们,没有听刚才说了什么,只是不停得问,浩然在哪,他怎么样了?那三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告诉她宫浩然的病房。

  杨兮樱子推开门,里面全是医生,一位医生看到她进来,走到她面前,就只是摇头,她急了慌忙问道“到底怎么了?他严重吗?”医生见她急切的模样也没瞒着她叹息道“唉!子弹离心脏太近,失血过多,现在还处于昏迷,已经昏迷了俩天了,能否醒来就看他了。”说完招呼着其他人出去了。

  她在他的身边坐下,忍住眼里涌起的眼泪,努力露出一个微笑,双手扣着他的手,十指交错,最终眼泪滑下,滴落在他们相牵的手上,她哽咽道“浩然,你可真傻,我值得你拿命来爱我吗?这么多年就只有你一直真心爱着我,我任信,无趣,脾气又差,浑身没有一点优点,值得吗?浩然?”她抹去泪水,顿了顿,一脸认真的对躺在病床上的宫浩然保证道“浩然,只要你醒过来,我保证每天都对你笑,不刺你,不惹你生气,给你做好吃的,。。。”她已泣不成声,靠在他胸前,听着他的心跳,想起他们的过往,满足的露出一个微笑。她会等,她坚信他会醒过来,他们经历了这么多,相知相守,彼此相爱,她暗付,如若她今生弃他而去,她愿自付了断,永世不得超生。

  宫浩然被她紧扣的手,指间微微颤动。

  六

  时值初冬,A市下起了大雪。往日里喧嚣吵闹的街道都披上一层银装,如同一只巨大的北极熊,静卧在那里随时准备出动。

  “慢点,小心滑倒,哈哈,真是的,这么大了还和小孩子一样!”宫浩然无奈的笑道。看见自家老婆像个孩子一样,甜美的笑容,他觉得一生守护她是他这辈子最大的乐事。

  杨兮樱子停下脚步转过身对上那一双含笑的眸子,招了招手让他过来,宫浩然无语中,完了这辈子就只能乖乖的听老婆大人的话了。他跑到她身边,揉了揉她的长发,笑眯眯的问道“玩了这么长时间了,累吗?我都看累了!”“不累。”她几乎是脱口而出转而又意识到什么急切得问“怎么了?伤口疼了吗”“不疼,主要是怕你冷啊”宫浩然温柔的说道。

  这几个月她的悉心照顾再加上每天给他熬的营养粥能不好吗?不好也都被她喂好了。

  宫浩然看到她急切的样子顿时心花怒放,俯身吻上她的唇,轻允。好一会才舍得放开她,但还是忍不住摩擦她的红唇。杨兮樱子红着脸,垂眸不语却始终嘴角带着笑意。

  宫浩然牵着她的手放到自己兜里,不再逗她。自他醒来她一直都顺着他,不再刺他,变成了柔声细语的性格,他还以为他倒下流血的样子吓到了她,那段时间他观察了她好一阵,甚至认为应该带她看看医生。害的杨兮樱子本来想做一个温柔的女子,没办法,是他自己脑抽,她变温柔了他还不乐意了。

  俩个身影漫步在雪中,极为相配。隐约听到他们的对话,男子语气中尽是呵护,宠溺,柔声问身边挽着他的女子“我们去哪啊现在?”女子想了一会说道“青龙帮白虎才刚死,你还得整顿青龙帮呢。不过再怎么忙,必须得陪我吃饭!”男子无奈的摇头。牵着她去他们第一次吃饭的地方,雪地里留下他们的脚印或深或浅,深的,象征着他们的爱情彼此相扶爱到深处。浅的象征着他们的磨难,尽管有多困难,彼此在身旁,就算曾经真的痛过也都随着时间的流逝深深地淹没,只留下他们最美好的回忆。就像这浅的脚印,等到又一层大雪的到来不都被淹没了吗?

  初遇她时,瘦骨嶙峋身子,一脸灰土,只有那双冰冷的眼睛,在抢下他面包时眼底的一丝乞求!她是那样的倔强,就算再饥饿也只有一丝乞求闪过,但也只有他能精准的抓住这一丝乞求,也使他对她产生好奇。也许从那时起就注定他永远被这一双眸深深锁住,从而紧紧拥着她给她一生,幸福,快乐!

  作者:别回头

本文标题: 如果爱可以等
本文地址: http://www.ayena.net/xiaoshuo/aiqingxiaoshuo/73640.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安娜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爱我,请放开你的手谁的爱情不遇渣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