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等你,在那棵树下

傍晚,一位十一岁的女孩背著书包,静坐在一棵参天大树下,她的衣服和裤子已经洗的发白,看得出来,她的家庭并不富裕。她注视着来往的人群,沉默不语。 过去多久了?有很久了了吧。古奈苦笑,谁也想不到吧,她曾经是个千金小姐。她不怨爸爸妈妈抛弃了她,她却怨恨她的哥 ...

遇见:陌上花开,伊人徐归(1)

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显示02:00 一直隐身在线的沉寂的QQ突然弹出特别关心提示框,还没来得及认真看内容,就快速的点击开,进入QQ空间。 【“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遗民几度垂垂老,游女长歌缓缓归 ...

摆渡之万丈桃花泪

“爷爷,那是什么花啊?”蝶儿手指着远方山坡,嘴里喃喃道。 摆渡人回首张望,只见在很远处,烟波浩渺,凌驾于无名河上的葱茏山影里,有一抹粉红,那粉红被氤氲的山岚洇开,宛如绝妙的丹青之笔,缀成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淋漓的红,泛着渺茫的晕,唯独接近山顶的一角,可 ...

萤火虫的梦: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二天晚上,沈冰终于醒了,李小山稍稍松了口气。但沈家不依不饶,经过教育局和公安局的多次调节,都没有达成协议,最后交由法院裁定。 出事后的第四天,北方下起了第一场秋雨,飘飘洒洒,如烟如雾,无声地飘落在城市的楼宇上、甬路旁的草坪上, ...

丑陋的女人

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 一天,江帆突然接到公司王总经理的指令,马上前往武昌光谷一家中荷合资企业修理仪器仪表。 照理应派公司专职售后服务人员,可这次不知怎么搞的,先后去了三批次人,自诩都是技术骨干,精兵强将。 江帆是这个公司的工程师,以前还有的放 ...

雨的心曲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多少故事在雨中演绎;多少欢乐在嬉戏中尽情绽放;多少温情在伞下默默传递;多少憧憬在寂静中悄然孕育......雨天,适合回忆与联想,可以漫游过去,也可以遐想未来;雨天,仿佛有许多蓝色的小精灵。她,赋予了这个世界以新的生命。 在不知不觉中过去 ...

幻灵

众所周知,人的身体是由大脑控制的,大脑可以指控身体做任何事,行走,跳跃,一些基本的动作,但是,这并不是所有,人的思想其实和大脑没有任何关系,也许有人认为,大概是心吧。毕竟人们常说心中所想嘛!但你们错了。你们并没有对我们的认知,甚至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 ...

美珍

美珍和慧子在W城的小饭馆里正在吃饭,她们有二十年多没见面了。虽然已经立秋了,但天气还是挺热的。她们吃饭,夹菜,相互寒暄,谦让。额头,后背已经是濡湿的。电扇起不到作用了。慧子和美珍是初中同班同学,她们两家在同一条街上住,上学,放学顺路,经常见面,就熟悉 ...

你的生命置顶在我的生命

一丶 星星眨眼,微风轻拂。体育馆的操场上一对倩影正相互倚偎。 羽晴双手托着脸颊,从眼神里不难看出她很兴奋。“天若,我们马上就大学毕业了,时间过得真快。一晃,我俩恋爱两年了。”话还没说完,头已经轻轻倚靠在他宽宽的肩膀上。乌黑的长发像夜色一样,诱人。透着 ...

狼的故事

(一) 一只老羊与一只小花羊慢慢走在小路上 年幼的小花羊忽闪着一双明亮大眼睛,问年老的母羊: “妈妈,我们羊为什么害怕狼,老躲着狼走呀 ...

咖啡杯的寂寞爱情

我是一个丑陋而且笨重的大瓷杯,和很多的兄弟姐妹出生在郊外一个极其简陋的小作坊里,因为烘培的不良及操作的失误,本应是黑色的质地变成了暗灰,表面也凹凸不平,厂长一气之下把我们全推到地上,在他的咆哮声中碎了一地的裂片,而我踩着兄妹们的尸体侥幸存活了下来, ...

八呆

张村本是一个小镇,四面环山如同一个盆。几个行政村分布四周,村庄背靠山,山坡被群众种满了药材;面对着一大片圆形肥沃而平整的土地,地里却看不到庄稼全是药材。药材已成为群众的主要经济来源,其中桔梗、丹皮全国有名,大部分出口韩国、新加坡等地。每到春夏之交, ...

妈妈的身世

妈妈的身世很苦。那是一九五八年秋天,人民公社化正在高潮,只有三十几岁的姥姥因为机饿和劳累过度突然得了病,腿疼得打滚,只三天就鞠躬尽瘁了!临终最后遗言是喝一碗豆面面条。可是这最后的遗言还是没有实现。 姥姥撒手人寰了,大大小小的六个孩子从此没有 ...

自闭儿糖糖与天使蜜思琳之三:暴力城管

这天上午糖糖跟着姥姥去景观路一家生鲜超市购物,出来时候看见一城管殴打一农妇。只见那城管扯下农妇扁担后头一只鸡,狠狠地摔在地上,抬起罪恶的脚猛踩鸡头,那呱呱乱叫的鸡一下子没了气息。紧接着又是一拳接一拳雨点般地落在农妇的胸部上,而那农妇没有哭,只是不停 ...

无价的疼爱

难得周末有空闲,我带女儿上街,给她买了很多的零食、玩具、学习用品。 女儿突然说想吃烤鸭。我随意找了一家烤鸭店:请问烤鸭多少钱一斤?卖烤鸭的大娘回答:12元。我脑海里很迅速地闪过老婆平时买菜时砍价的场景,问:10元,卖吗?那大娘看看我,又看看一旁 ...

一上午的热情,一瞬间的恨

北京的春天,要比远在北方的抚顺暖和许多。虽然同样属于内陆性气候,但两地的纬度还是有不小差距的,一个是39.9,一个则是41.88。虽说只差了这么将近两点,但这两点可就意味着222公里的距离呀。 感受着北京的春,北京的霾,北京的人潮,北京的车浪,我忽然发觉,或许纬 ...

假日的喜事

凌晨四点多就被父亲促急的叫醒,也是,国庆节回一趟老家,若不与时间赛跑,那你就等着在人群中间天旋地转吧。 早早的来到车站,却已是人山人海,坐在候车厅等待着去买票的父亲,我的哈欠一个接着一个,眼睛始终朦胧不清,啊!真想快点上车舒舒服服的睡一会儿 ...

毛屁狗公公

儿时去阳光沟外公婆家是最大的幸事,只是不便面对一个人——二十边上,歪着脑袋傻乎乎的。按辈分,我得叫公公;但同时又必须在前面加上“毛屁狗”三个字。三舅解释说,爹妈生下他时,来不及取名字就暴死了,以后靠同房养活。 七岁那年暑假,无聊之中,我对毛屁狗公公兴 ...

林中小屋

一 镇上的人都知道这样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这里出现过一个巫婆。巫婆又老又丑,天一黑就出来吃小孩,后来有一个勇士把巫婆打死了,绿色的血像青虫的体液一样流成一条小河。 孩子吓哭了,大人就拍着孩子的背,说:“莫哭,莫哭,森林里已经没有巫婆了,宝宝乖。”孩子 ...

晴天娃娃

罗扬是个性格孤僻的孩子。 他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抛弃了他和妈妈,妈妈工作没时间照顾他,罗扬的童年是跟着外公和外婆一起度过的。外公是一位著名的机械修理师,整天忙着和他那些希奇古怪的机器打交道。幼小的他在外公的熏陶下,对于机械电子产生 ...

一步之遥的爱情

这是一座古老而祥和的小国家,富饶的土地养育着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统治这个国家的国王是个,开明而虔诚的君主。因为这个小国家位于群山之中,难以寻找,从未有过敌人来犯。国王身后总是跟随着一个带着面具的伯爵,没有见过他的样貌。有一次国王出游, ...

一个电话

老吴正在看电视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老吴一看,是单位同事许宁打来的。 “吴哥,想跟你说个事。” “有事,你上班的时候说嘛,现在可是下班时间哟。”一听有事,老吴本能地将身子往右边靠了靠,老婆坐在左边,正津津有味地看江苏卫视。 “吴哥,明天我想请个假,今天 ...

你说我是一个怎样的女孩

宝贝,你为什么要加我? 我无聊,看了你QQ上的个人简介,发觉你很有趣! 哪有七十一岁的老头还有趣的,你真的无聊呢。88! 我下线了。这个女孩的网名叫亲亲我的宝贝。我本来的网名叫老牛吃嫩草,谁知道每天都有几十个未成年的或装做未成年的女孩找我聊天,装 ...

兔子的烦恼

夏季的森林,绿茵覆盖,青草茂盛,兔子们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于是闲心倍增。 有一天,几个兔子在一起小憩。 灰兔子趴在地上,望着树上离自己最近的一颗野果子,若有所思。它对白兔子最近的状态大为不解。算起来这老白早就过了谈恋爱的年龄,却突然容光焕发,一对红红 ...

爱丽丝的代言者

一个月前克因市越狱事件闹得临近小镇人心惶惶,果然祸不单行,就在越狱事件过去没几天,帕克斯小镇上就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又接连发生两起近乎相同的凶杀案,小镇上的居民深信这是逃犯所为,无不担心着自己会成为凶手的下一个目标。 小镇警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