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最孤独的声音

那些年,我喜欢伫立在城市的一隅,安静的一个人呆着。总以为拒绝孤独的一种方式就是快走、奔跑,总希望有一天可以不用在乎任何人惊异的目光,能逃避一刻也好。不管暗示多少遍自己要坚强,还是那么难改变那个懦弱的自己。活着也可以没有知心朋友,反而不用担 ...

香樟花开,陌路天涯

序言: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悲风秋画扇。 (一)回不去的叫作从前 未到南昌读书时,北辰还不知道这座城市的另外一个名称,一直以为它只是叫南昌。后来到了这座古城之后,才知道它还有一个唯美的名字南城。 北辰的家乡在南方,在那里有个美丽的小镇,四季常绿 ...

青春记忆中你的痕迹

一 初冬。 算算与蓝言天也认识了一年。 我叫苏雪婴。或许因为我的名字带个雪,所以我独爱冬季。 雪,真的很美。一夜之间,放眼全城皆是一片银装素裹,而还在纷纷扬扬飘落的小雪花,更是宛若晨雾漫卷,似梦似幻。 我和他也就是在这样浪漫的季节里认识的。 嗯 ...

见义勇为下的奇遇

上班的倒班生活令王涛忘了何年何月一般,就知道一个星期一倒班。如此岁月仿佛也不眷顾他似的,一晃十余的年的工龄了。虽然经济上不算富裕,但居家过日子还算可以的。最近也不知怎么了,他的左眼皮老是跳,好像有什么喜事要发生。但他期盼着,最好是那种艳遇 ...

有一种幸福叫厮守

父亲和母亲是相亲认识的。 那个时候,正是改革开放的时期,虽说是改革开放,可是父亲和母亲所在的地方还远远不到可以被改革开放的地步。 父亲家里兄弟姐妹很多,我奶奶可是称得上是一个了不起的女性,父亲的兄弟姐妹加起来一共十三个,套用一句现如今广告上 ...

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我们去岛的路上。碰到水管处的我的同学和她丈夫叶小二。我很诧异。这是她吗?造化是不是太残忍了,一个清秀的小精灵,怎么让它糟蹋至发酵,变得如此臃肿和粗鲁,以致我完全没有认出她来。仅仅不过三五年的光景,怎么就成这样了?她那柔柔弱弱、清清爽爽的仪 ...

繁星落尽时

遇见你的时候所有的星星都落在了我的头上,你就像我从未发觉的光芒。 刚上大一的白芯很是好奇,大学会是怎么样的,带着不断的向往白芯踏上了大学的门槛里。 每个人都说她很坚强,爱笑的女生烦恼总是很少。可真的是这样的吗?其实她自己也不确定。 白芯本以为 ...

好久不见

他举起手遮住双眼。 阳光有大片大片灰败的颜色,惨淡而凄厉地混沌成一片。经长期颠簸的车程后太阳穴一直持续的跳跃性疼痛,他想要按住那些不断腾跃挪转的神经,却被拥挤的车厢控制在一个狭小的范围。他从怀中掏出一叠明信片,神色变得微微柔和。 桔子,我快 ...

金菊开在山坡上

太阳还有一竿子高的时候,李金柱就骑着他那辆除了铃不响,什么都响的二八破驴吱吱扭扭地从夕阳的方向飞奔过来了。路边闲坐着下棋的老头们也被这车子刺耳的嚎叫从楚河汉界的厮杀中回过神来。看到夕阳下热的湿透了整个后背,白色的的良布衬衫紧紧的粘在后背上 ...

时光会给你最好的

(一) 没到大学之前,我觉得单身并没有什么。上了大学之后,才发现,这世界分分钟虐死单身狗啊!我发四,我一定要找到一个女朋友! 但女朋友哪有那么好找,我承认自身条件就算不优秀,但也不差吧。但在茫茫人海中,想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又喜欢自己的,真 ...

你是传奇,我的童话

霞子走的那天,我在画室完成老师留的素描作业,我看着那画像正微笑的看着我,我低头看着画板上她留下的美丽影子,心里轻轻的笑起来。 香香,霞子站在窗前大声喊着我的名字。 我抬起头阳光正好射在我眼睛上,我眯着眼看着她。 香香,我要走了,你要好好保重。 ...

黄土地外的天空

儿子孟飞飞考上了海洋大学,孟庆梓掩藏不住欣喜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在青岛的朋友胡成福,胡成福是孟庆梓当年在青岛打工时的哥们,外号胡一刀。 一刀,我打算八月底,送飞飞去青岛。 太好了,我儿子胡金城也是海大的学生,去年考上的,你们爷俩快来吧,我们 ...

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二)

回顾之前那篇,她终于知道这是一个骗局! 开始觉得她自己是多么傻,这么天真!竟相信这样的老乡!不禁觉得悲哀! 怎么办,该怎样才能走出去? 都怪自己平时不看点诈骗新闻,不看怎么才能自救的方法? 唉!现在抱怨也没用!解决现在的问题才是当务之急! 她看 ...

有一种思念是静静聆听

在伦敦地铁北线的安本克门特站,有位八十多岁的老妇人每天都会准时来到月台,任凭匆匆忙忙的列车从身边呼啸而过,也不管有多少熙熙攘攘的乘客从身边来去,她只是静静地坐在候车椅子上,闭着眼睛,仿佛是在静静地聆听什么,又仿佛是沉浸在某段遥远而甜美的回 ...

赔不起的亲情

去车站接朋友,看到一辆汽车倒车时,一不小心,压住了一个放在地上的旅行包。一个玻璃瓶碎了,里面装的酱全都洒了,散落在地上的,还有馒头、大红枣之类。 旅行包的主人,是个中年男人,他冲司机咆哮如雷:怎么搞的?那点东西,犯得着生这么大的气?朋友感觉 ...

雪落时,我会想你

1 要去北京读研究生那天,我犹豫了一下。李昂开车送我,一路秋色迷人,车厢寂静无声。我想,还是去一中教书吧。他说。 李昂是我家邻居,从小到大,我仰慕他,但他从来不肯和我多说话。小时候我需要仰仗他的威力才能不受欺负,长大后和他有关联是一种荣耀。他 ...

短篇小说 想来的都来了

我是这次同学会的倡导者,建了一个群,群主就归我了。 这个群也慢慢发展壮大起来,你拉我,我拉你,咦,都来了,我的目标是一百位同学,那是梦想!但没想到,五十那位轻松就达到了。 功不可没的是群里的几个铁杆,抑或是积极分子,活跃分子,意见领袖,他们让 ...

为什么没有音乐

我的朋友马儿在午餐或者晚餐来到的时候,基本上是这样的:微张着嘴来到桌前,他的张嘴与笑容没有关系,弯腰在椅子里坐下,然后低下头去,将头低到与桌面平行的位置,他开始吃了,咀嚼的声音很小,可是将食物往嘴里送的速度很快,一直到吃完,他才会抬起头来 ...

老谭的最新消息

老谭的最新消息 勃崛 晴里多云,天好像隐约着些许诡秘,欲言又止;这是几十个阴霜冷冻的日子换来的一缕太阳。竹林深处的公司偏僻幽静,老鼠摔倒了都能引发一连串的惊动。自然公司部落对这一缕阳光更懂得珍重。 10点多,公司院内来了一辆青白青白的轿车,没有 ...

我们的秘密

1、一条有问题的裤子 一九八九年初秋,我考上了黄花初中。该学校坐落在黄花镇附近的一个山坡上,距村子有十几里路。去黄花镇通常有如下几种方法:有钱的人可以骑单车去,更有钱的人可以开摩托车去,没有钱的人只好走路去。我家里很穷,连学费都是父亲像乞丐 ...

背叛

生活的主旋律是由一系列的背叛构成的,时间背叛了诺言,现实背叛了理想,上帝就这样一步步地背叛了他的子民,让他们以失意和无奈解构着自己的一生,对于毛子和我们都应该这样认识。 近来老婆与他的争吵(准确地说,是他老婆一个人的精彩独白因为毛子在这时常 ...

围城(短篇小说)

故事梗概 何樱桃,一个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农村姑娘。十五年前,丈夫因为车祸不幸身亡,狠心的婆婆,在得到何樱桃丈夫死亡赔偿金后,将她与不满一周的儿子净身赶出了家门。含辛茹苦的何樱桃,带着儿子回到了本来贫穷的娘家。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丈夫死去的七 ...

回首往事

女儿今天领着她的对象要到家里来,这是头一回。刘兰芝把一切收拾停当,就坐下织毛衣,静静地等着。织过多少件毛衣的双手,忽然笨拙了,总是把针戳到岔儿里去。 楼梯上响起女儿的脚步声。 门推开了,刘兰芝扬起头,女儿笑着站在门里,把跟在身后的小伙子让进 ...

村长也流泪

王大运好流泪,是个老毛病,也有人说他是想当官想的。 这一年王大运三十有余,整日碌碌无为,恰遇一个游医,那人自称气功大师,靠卖假药骗人。游医见王大运能说会道,便带上他四处游荡。 这日,二人来到江浙一带,王大运被师傅安排在一个小镇街头摆摊给人用 ...

卖菜的汉子

三里巷是条曲曲弯弯的老街,商铺一家连着一家。王果的杂货店立在巷口拐角,生意不是很好,但能维持他和母亲的生活。 母亲一般是在吃饭的时候来换王果,七十多岁的人了,头发花白,腰已佝偻,因为热心快肠,深受街坊邻里称道。 那天王果吃完饭回来看见钱匣里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