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猴哥的奇遇

发布时间: 2018-12-06 来源: 安娜文章网 栏目: 纯真年代 点击:

儿子的幼儿园给了两张森林动物园的观光劵,本不想去,但调皮任性的儿子,一个劲纠缠,没办法,我只好领了儿子来到这里。 别说,公园里林深木秀,绿山绿水,鸟语花香的,确实是个游玩的好地方。但儿子最喜欢的不是这些,而是这里到处乱跑的猫狗小兔,和笼子栅栏里的老虎

与猴哥的奇遇

  儿子的幼儿园给了两张森林动物园的观光劵,本不想去,但调皮任性的儿子,一个劲纠缠,没办法,我只好领了儿子来到这里。

  别说,公园里林深木秀,绿山绿水,鸟语花香的,确实是个游玩的好地方。但儿子最喜欢的不是这些,而是这里到处乱跑的猫狗小兔,和笼子栅栏里的老虎狮子等动物。儿子看见动物,一脸欢笑,喜欢得拍手跳跃的。他一会逗弄兔子,一会儿逗弄老虎,一会儿逗弄大象的。

  可是,当他逗弄猴子的时候,那猴子却对他直瞪眼,他就向它扔去一块面包。那猴子嗖地一下,跳过去用爪子接了。接过后,又狠狠地瞪着儿子,还用两个爪子捂住脸,然后一松开,给了儿子一个鬼脸。

  我一见,这个破猴子这么可恶,敢对我儿子这样,我就绷住脸,冲他挥了下拳头,伸出脚做出要踢它的样子,心想吓唬它一下。妈的,他居然嬉皮笑脸地扭身撅腚,把一个红红的屁股对住我,还放了个闷屁。这把我气的,就跑到一边捡了块石头,对准它的红屁股就砸了过去。它居然一跳,石头落空,它就嘻嘻地笑起来。

  我怒目圆睁,用手里的石头又去打它。它又是一跳,还是没打着。但我转而一想,人怎么能与动物生气较劲呢,就赶紧领了儿子要走。谁知,当我转身要走的时候,猛地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里。“喂!别走啊!我还没玩够呢!”

  我站定,朝四下里看了看,没有熟人哪,这是谁呀?儿子拉着我的手,说:“爸,这猴子怎么会说人话呢?”

  我对儿子说:“别乱说,不是猴子说的,是人说的。说话这么清晰,我又这么熟悉,怎么会是猴子呢?”

  可是,我刚说完,那猴子就对我扬臂摆手地说:“李老弟,怎么不认识我啦?我是你猴哥!”

  “什么?你是我猴哥?滚蛋吧,你他妈是人吗?”

  “我真的是你猴哥。你是不是叫李双?你记得不,在湖湾洗浴中心咱俩一块烧过锅炉的。”

  它这么一说,我细听声音,的确是猴哥的声音,我一下子愣在那了。这个猴哥确实和我一块烧过锅炉。但他怎么会成了猴子呢?这猴子怎么会说人话?

  就在我犹犹疑疑的时候,他说:“你是贵人多忘事了。你记得不,咱俩有一天下棋,忘了给锅炉加煤,结果把锅炉弄得灭火了,叫老板罚了一个月的工钱。”

  啊?!是有这事呀。这个猴子不但会说人话,还知道这么多。莫非这是一只神猴子吧?

  “你还不信哪?你老婆叫王立芝,在小东门银行工作。你还背着你老婆和咱们洗浴中心的一个女服务员好上了,这个服务员叫方方。你还他妈的叫我一个人看着锅炉,自己和方方跑到楼顶花园里扯淡去了,有这事没有?”怪呀,他连我的隐私都知道,莫非这个猴子真是当年的那个猴哥?这个世界啥怪事没有,男的变女的,女的变男的,狮身人面,孕妇生老鼠的,这些事都出现过。人变猴子,也不是不可能啊!我想到这儿,对他一笑。说:“你真是当年的猴哥啊?”

  他也笑了,连嗯了三声,点了三次头,还很亲热地伸出毛爪子要和我握手。如果没有笼子挡着,我和他的手真就会握到了一起。这么一信,脑子里就闪出不少这小子的一些事来。这小子姓侯,大伙都叫他侯哥。其实是取笑他,把它和西游记里的孙猴子联想到一块了,比喻他是猴子。他给我的印象是,干活爱偷懒,总是耍猾玩小聪明,嘴还特别能白话。对社会上的现象总是不满,尤其是那些当官的,有钱的算是被他盯上了,嘴上吐出的都是些对他们愤青的话,疙瘩嗑一说一大堆,说到兴奋的时候,嘴角不时地冒出几丝白沫,眼眶周围就堆了一圈的白眼眵,听他白话的人见他说到这个程度,就赶忙劝止他别说了。这时,我真的相信这只猴子就是猴哥变的,他已经成了真正的猴哥了。我就好奇地问他:“你怎么会变成猴子了呢?”

  他嘻嘻一笑,毛爪子挠了挠脸,神秘兮兮地说:“李老弟,这太简单了!”

  我说:“那你就别卖乖了,说一说吧。”

  他嘻嘻两声,用毛乎乎的手爪子挠了下腋窝,说:“你以为人变成猴之类动物很难吗?不是的,我们从小就在课本上知道一个道理,劳动创造人,人是从猴进化来的。我能变成猴,这是反祖现象,我反祖了。因为我平时看不惯这,看不惯那的,对做人已经失去信心了。你也知道,我们人最喜欢的最亲近(Meiwen.com.cn)的最宠爱的就是动物,现在动物比人值钱。你看那小猫小狗,它们吃的喝的都比你好。我现在就挺知足,不用干活,不用思考,不用勾心斗角,不用奋斗,也不用领工钱。啥都不缺,要什么有什么,这多好啊!”

  瞅他那得意的样儿,缩身挠肚的,嘿嘿起来,与他做人的时候,几乎没有差别。人的本性看来是天生的,变成猴子了,也还是那副德性。但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解,就问他:“猴哥,你变成猴子的时候,自己有什么感觉,又怎么会在这里呢?”

  他嘿嘿着,顺手从地上捡过两个香蕉,撇给我一个,然后团坐到一块石头上,用他毛茸茸的手扒开香蕉皮,上去咬了一口,一边吃一边说:“这是去年的事,有两个多月吧,我浑身痒痒,到哪个医院也看不好,还被医院骗去好几万块钱。索性,我就不看了。一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忽然就发现整个身体都是毛,屁股后边还长了尾巴。随后就被人带到这里来了。开始我还不习惯,没几天我就爱上这里了。”说到这儿,他手里的香蕉吃完了。见我没吃他撇过来的香蕉,就说:“李老弟,你跟我还客气呀?”

  我说:“没客气呀,咱俩老朋友了。我怎么会客气呢?”

  他手指我手里的香蕉说:“快吃吧,这有的是,再给你几个。对了,忘了给你儿子了。”他说着又撇出几个香蕉。

  我心说,你都是猴子了,我哪敢吃你的东西呀,这多么不卫生啊。但嘴上我却说:“别拿了,我和儿子都不爱吃水果,谢谢你呀!”

  “那好。咱哥俩谁跟谁呀?千万别客气。”接着,他忽然蹦跳起来,用手指着身边左右的水果面包等说:“李老弟,你看!这么多东西,我做人的时候哪这么富有啊。尤其那些当官的有钱的,见了咱们,趾高气扬的,牛逼哄哄的,现在,见了我都他妈的点头哈腰的,都一脸笑眯眯的,还溜须我,给我扔各种水果,各种鱼虾什么的。我的肚子每天都撑的饱饱的。哪像我做人的时候,那些当官的有钱的,对猫狗都比对人强,哪有对百姓好的呀!他们一天就想着怎么样剥削百姓,不管百姓的艰难。在这里,冬天不仅不用交暖气费,屋里老暖和了,比我当人的时候,住的那个屋子暖气给的

  足多了。现在是热天,屋里的空调总是打着,老爽了!”

  儿子在一旁见我和这个破猴子唠个没完,就气地用手拽我的衣襟,说:“爸,到别地方玩玩吧,别唠了。”

  其实,我也不耐烦了,为了平(Meiwen.com.cn)静自己,就点了一颗烟,抽了起来。对儿子说:“别闹了,咱马上走。”接着就要与猴哥告辞。

  猴哥听见我儿子的话,就说:“李老弟,你走吧,别让儿子闹了。你抽的烟给我几颗,还有打火机。”

  我顺手把手里的那盒烟和打火机都朝他甩了过去。他双手真快,一个跳跃,都准确地接住了。临走时我说:“我会常来看你的,如果你需要什么东西我顺便带给你。”

  他听了我的话,突然有些眼泪吧擦的,闹得我也有点恋恋不舍了。但他还是说:“如果方便的话,你给我带条塔山牌香烟吧,那可是咱俩当年最爱抽的烟哪!”

本文标题: 与猴哥的奇遇
本文地址: http://www.ayena.net/xiaoshuo/chunzhenniandai/117433.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安娜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小熊迷宝同流合污,只偷情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