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的梦:第四章

发布时间: 2018-08-09 来源: 安娜文章网 栏目: 纯真年代 点击:

《第四章》 第二天晚上,沈冰终于醒了,李小山稍稍松了口气。但沈家不依不饶,经过教育局和公安局的多次调节,都没有达成协议,最后交由法院裁定。 出事后的第四天,北方下起了第一场秋雨,飘飘洒洒,如烟如雾,无声地飘落在城市的楼宇上、甬路旁的草坪上,

萤火虫的梦: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二天晚上,沈冰终于醒了,李小山稍稍松了口气。但沈家不依不饶,经过教育局和公安局的多次调节,都没有达成协议,最后交由法院裁定。

  出事后的第四天,北方下起了第一场秋雨,飘飘洒洒,如烟如雾,无声地飘落在城市的楼宇上、甬路旁的草坪上,淋湿了地面,淋湿了草木,也淋湿了李小山的心。

  李小山把自己关在单身宿舍里,他悔恨至极,悔自己缺乏安全意识,恨自己做事太草率,给自己、给沈家、给学校带来不可弥补的伤痛。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面对父母、面对沈冰、面对每一位同事和学生,因为他的疏忽,让这么多人陪自己背负这些痛楚,他心神不宁。

  午后,楼道里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外面响起咚咚的敲门声。李小山懒懒地打开房门,表姐陈瑜气喘吁吁地立在门口:“小山,你怎么不开机?家里出事了……”

  “怎么啦?”

  “舅母……去世了……”陈瑜紧咬着嘴唇。

  “去世?……我娘?不可能!上次我回去娘还好好的……”

  “她喝了农药……”陈瑜的泪还是滚落下来。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李小山一下子懵了,瘫软在床上,半天没反应。

  “小山,你得打起精神来,家里都等你呢!”陈瑜摇晃着李小山的手。

  李小山终于缓过神来,泪如雨下。

  黄昏,雨势加大,细密的雨丝不急不缓地敲打着哭丧的队伍,在天地间织起一张灰蒙蒙的幔帐。一堆堆深灰色的迷云,低低地压下来,让人透不过气来。泪水和雨水混杂在一起,顺着李小山的脸颊流淌。娘啊,您忍了大半辈子,今天怎么就抗不过去了呢?

  在李小山的记忆中,母亲从来都不声不响,默默地劳碌,张罗着一家五口人的生活。父亲总是酗酒,动辄骂骂咧咧、摔摔打打,常常把气撒在孩子身上,母亲一旦为孩子主持公道,就招来父亲的一顿拳脚,她总是默默地忍耐着。姐姐小林的离世,对父母是个极大的打击,父亲的脾气更大了,而母亲更加沉默了。在李小山的眼里,母亲的肚量最大,能装下一切。他怎么也想不通,母亲竟然会选择自杀。

  午夜,李家断断续续的哀嚎声渐渐隐匿,山村陷入无边的寂静中,惟有窗外的秋雨若有若无地飘着,悬在空中仿佛在讲述一个说不完的故事,没有开头,也看不到结局。

  作者:王爱芹

本文标题: 萤火虫的梦:第四章
本文地址: http://www.ayena.net/xiaoshuo/chunzhenniandai/17196.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安娜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丑陋的女人摆渡之万丈桃花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