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巧成拙

青山县是全国有名的贫困县,麻柳乡又是青山县最偏远贫穷的乡。 麻柳乡没什么特产,只出产一种土窖酒,是用当地糯高粱酿制的,也许是山区水质好的缘故,那酒出厂以后只需稍加窖藏就馨香扑鼻,口感好,价格也不高,被当地人交口称赞。 贾书记家住县城,不到四十的年龄身 ...

柴米夫妻

也许走到外面才知道:家是最温暖的港湾。 1 那个在舞台上两只脚巧妙得像雀儿一样的演员名叫王小玉,她在演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里的吴青华。她的丈夫王林演的是革命党洪常青。 生活中的王林跟舞台上的洪常青一样,气宇轩昂,属本色出演。他的堂堂相貌使他经常有幸出 ...

三生三世

1、 圆圆的大日头将要落进西山,黄昏的阳光温暖而润亮,一丝丝、一片片透过老屋木格窗的窗纸,射进屋子里来。喜欢阳光的雨茹这几天身体异样,一直在挨着窗子的榻上休养。 这一场病下来也有年数了,附近村子里的郎中都请到了,都是那几付又苦又涩的中药,喝下去不见病情 ...

(云海奇缘)之一袖云

天道有情,我无情:天道无情,我亦有情。 《偷心贼》 京城有一绝世美女,可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倾国有倾城,容颜如兰,声线如玉,纤细蛮腰,待字闺中尚未嫁娶,备受京城公子贵族皇族太子青睐。 这样的一个美少女,恰恰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被游走江湖的神偷云偷走了 ...

不能忘的影

频感着失恋的悲哀,在铺着晨露的野草之气里,林子平迷惘地走下石阶,仿佛这一层层往下趋的阶级,有意地象做他幸福的低落地。在两星期以前。还是很欢乐地站在恋爱生活之顶上的,而现在,陡的一跌,便到了无可再升的平地,这就是他今天不得不走下这些石阶,和这个山坡分 ...

婚殇

当初温晴并没有觉得嫁给高钧有什么不妥。 那年温晴已26岁,高钧非常及时地出现在她日见寂寞的生活中。他那么出色,温晴没法不动心,于是两人迅速地坠入爱河,并且很快就准备办喜事了。 结婚那天,父亲还是来了,温晴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她曾因为要同高钧结婚和父母 ...

闲话

〇 我是惯于沉湎过去的人。生性缺乏对未来富于诗意的憧憬,如今我几乎依托回想确定我现在的生活。生活太难,不似一滴晶莹的露珠也非海的怒吼,似梦但不是梦,无止尽的机械循环。当然我可以说,“上帝”选择人类并不仅是他有奴役自己的聪明而是还有超越自我的理性。 以 ...

护林人

这个木材检查站设得绝,两山夹着一线天,一线天底下是一条窄窄的简易公路,把山里山外连通起来,一道木杆子横着拦在路上,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这个地方叫花儿坡,因而木材检查站就叫做“花儿坡木材检查站”。 木杆子大头这边,盖着三间土坯房,牛毛毡的顶子, ...

一封看不懂的信

“小瑶,快出来爸爸给你买好东西了。”崔昊一边喊着女儿一边把自行车推到车棚里放好,随手把车把上挂的一个包摘下来。 “爸爸,给我买的什么好东西了?”五岁的小瑶听到爸爸的喊声急忙从屋里跑了出来,一把抱住崔昊的大腿,那乖巧可爱的小脸蛋上露出期盼的神情。 “乖 ...

心中的菩提

别人的思念,都在倾听一叶知秋的眼泪,我的泪,却淹没了心事,遗忘了年华。 这个城市,累了。 我,累了。 中国那么大,我想去云南。刚好表弟在那边工作,这些年没见,也挺想他的,看来去云南真是一举多得。 决定去旅行的时候,心情依旧很差。下了飞机,看着那座陌生的 ...

道人赶山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情情,友情爱情亲情,个个情字都是事业者的道道关卡,能过者事必成。 人最难处理的是关系,最难做好的是细节,小小细节弄得不好往往前功尽弃,美好前程毁于一旦。请看这位道人赶山的故事,或许你就能悟出其中奥秘。 传闻在很早很早以前,东北- ...

乡野透视高手 - 第2章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莲花嫂,这么大的雨,你还站在外面干嘛?” 周小宝连忙跑了过去。 “小宝,你,你怎么也淋雨,我这是没办法,屋里又漏雨了……” 陈莲花站在雨中,抬头看着屋顶,她想冒雨爬到屋顶 ...

名片

美珠是玫瑰花园酒店的公关部经理,她细眉柳腰,明眸传情,一位清丽脱俗的女子。30岁的她闺中待嫁,渴望遇见心仪的王子。 美珠喜欢红宝石色的标致牌轿车,那直立行走的狮子图案,犹如她活泼、灵动、放荡不羁的个性。美珠驾车好比美女与火焰,所到之处便会燃起汹汹艳火。 ...

丢失的信件

早上七点多钟,酒店门前的台阶上,一群人伸长了脖子在看墙上贴的一张举报信。不时有路过的人停下来,挤进去看举报信写些什么。 “这人胆子真大啊,这都敢写出来?” “一定是知情人,不然咋知道这清楚?” “什么事?赶快说说 ...

背叛的征途

居家成专职太太那么多年,这是她第一次踏进舞厅,很有种新鲜感。在一旁的雅座坐不到一分钟,她就迫不及待地投进了舞池。她不太会跳舞,动作显得有点僵硬,身子却扭动如蛇。她疯狂地摆动,全然不管有没有人在荧荧灯光下闪动泛红或泛白的眼睛盯着她怪异地看。 这个夜晚是 ...

电话时代的爱情

信息时代的爱情会是什么样呢?如果说谈恋爱在大学期间是一门选修课,毕业以后,它就成了一门必修的课程。 李淳和张信颖是H大学女教工宿舍的一对室友,她们在大学期间都没有谈过一次完整的恋爱,这种相似的经历使她们住到一起后不久就成了很不错的朋友。 她们同一年参加 ...

公共汽车浪漫曲

濛濛细雨中的街景和树影有些许金属灰。他穿着一双略微大出半号的雨靴,踩过人行道上的方块砖和秋天梧桐的落英,脚下传来“嘶啦、嘶啦”的声音。那里有间格子玻璃门窗都被涂成白色的牙科诊所,门上挂着一只随着人们的进出叮当作响的铃铛。旁边是一家叫做“和平”的老迈 ...

烦恼人生

早晨是从半夜开始的。 昏蒙蒙的半夜里“咕咚”一声惊天动地,紧接着是一声恐怖的嚎叫。印家厚一个惊悸,醒了,全身绷得硬直,一时间竟以为是在噩梦里。待他反应过来,知道是儿子掉到了地上时,他老婆已经赤着脚下了床,颤颤地唤着儿子。母子俩在窄狭壅塞的空间撞翻了几 ...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十七)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也与张涛同过桌,那时,父亲有一本增广贤文的旧书,那本增广贤文破旧不堪,我时常的将那本破旧不堪的增广贤文拿出来和张涛一起看,张涛也喜欢看那本增广贤文。早读课的时候,我会和张涛一起读增广贤文里的内容:“昔时贤文,诲汝遵遵。集韵增广, ...

顶戴钩沉

1 本来,石桥旧货市场最西头的旮旯里,只有俩卖鱼虫的,湿湿兮兮缩缩叽叽矮人半截。 随着市场的拓展,西头又冒出鱼市猫市狗市鸟市虫子市。这二年更新鲜,死的活的新的旧的物什全叉在一堆儿,不分片不归类,这家旧货摊子挨着的是一卖鸟儿的;那俩卖金丝熊荷兰猪的中间夹 ...

老常讨债

大半个月来,老常是食不香睡不安。这不,天才蒙蒙亮,老常又醒了。 “你这是干啥呀,自己天天不睡觉,还能不能让别人睡个好了”,老常刚开了门,他媳妇就在身后唠叨起来了。 老常直摇头的,“哎,这王三的钱讨不回来,你倒好,还有心思睡,我这上他门跑了八回了,就差 ...

请不要离开我

夜,一场突如其来的骤雨,驱散了楼下丁字路口乘凉、唠嗑的街邻。瞬间,一条条胡同变成了纵横交错的溪流,被雨点激起的水花儿,宛如沸水熬煮着夜幕下的山城。昏黄的路灯,恰似慵懒随性的美少妇,在雨雾中散发着迷离诱人的色彩…… “下面为您报时,现在是晚上十一点整。 ...

走,逃学去

不久不久以前,有两个男孩名叫小山和小丘。他们家住一个筒子楼,上学坐前后。小山左腮帮子上有个黑痦子,小丘头顶正中有一撮白头发。小山是初三一班学习最差的,小丘第二差。他们是最好的朋友,他们是彼此仅有的朋友。 这天早晨一起骑车上学的路上,小丘指着路边草丛里 ...

金鬼脸

霍村位于忻定盆地边缘地界,座落在南山脚下,因出门就撞山,遮挡了人们的视线,所以当地人习惯叫霍村为撞山村。相传,三国时期的吕布出自定城,貂蝉生在忻城。所以忻定盆地广为流传:忻城没好女,定城没好男。一位大美女和一个武艺超群的大帅哥,抢走了忻定盆地的人脉 ...

梦中的死亡

我忧心忡忡地站在窗边,凝望着远方的那座苍翠的山脉,山的那边有一个池塘,每每看着那个地方,我都会想起那日午后黄昏之前发生的事。心中的忧郁也就日渐深重。 “阿海,救我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