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和他身边的女人

村长叫俊逸,人如其名,长得高大,潇洒、漂亮。 俊逸自从当上村长后,对身边的女人就一个也不放过。 小珍是他的下属的老婆,在村里打杂,三十岁左右,颇有风姿,也是一个风流的种儿。他稍作勾引了一下,两人就一拍即合。明地里,见面打个招呼,看似很生分,暗地里,两 ...

爱情QQ曾经联线

她爱了他整整五年,时间不短也不长。 那时,他们分处两地,为了便于联络,他们经常在网络上约见。看见他的QQ头像闪动,她的心里没来由地喜悦,细细的指尖像开满了花,在键盘上敲打她的思念。有时间,他们会短信和电话联络,她会相见,但这不足以承载他们的情深意重。在 ...

钢蹦儿

曾经有过一个网友,她有个很有趣的网名,钢蹦儿,一个赤壁女孩,到现在记不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只是知道到最后我们才加的对方的QQ,到现在好像也有四年多了,我们在网上聊了很长时间,但是我们都不会去发一个视频,我们最大的限度就是我知道她宿舍的号码,我们都不知 ...

风花雪月的季节

草儿绿了,点点滴滴的缀着些花。大地美了,叶绿花艳。 天空显得格外的蓝,云儿悠悠的飘飞在人的心里。 1 认识雨儿,完全是一个意外。 那天几个昔日的同窗好友在怡园小聚,说着说着就聊到了同城天下。聚会散了后,回到家,闲着无聊,就上了网,第一次进了同城天下。 最 ...

迷失的恋情

刚走出大学校门的林微微,在系统地接受了新公司的培训后,如愿的加入了灵感闪动着的企划部。当跨入企划部时,微微感到她整颗心都在欢欣鼓舞。她终于得到了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微微是一个酷爱浪漫的女孩,她最大的爱好就是上网聊天交朋友。 这一天晚上,微微又像往常 ...

也许今生是无缘

最近上网时,他每次录入文字时候总是出现一些奇怪的文字,是一些比较长的词组,有的甚至足足有一二十个字。电脑自带的词组没有语句比较长的,一般也就是四五六个字的。这可是以前从没有出现这种现象。经常是一晃而过,他也没有太在意,可是次数多了,偶然一次,他有意 ...

有你的年华不寂寞

因了这样的给予,十八颗曾经在年华中青涩的心,也在那个轰轰烈烈、热闹非凡的季节里,各自蜕变出不懂世事的青涩,慢慢走向成熟。 爱热闹的高个子女生 入学第一个周末,苏默说,我要成立一个街舞队,热闹热闹。咱们宿舍4个人,必须全部参加。 还不等另外两人发话,我赶快 ...

不要欺负那个爱你的人

她爱过一个人,结果是她被那个人伤害得遍体鳞伤。伤,不是身体上的,而是来自己心灵。其实,要让一个女人心死,不用打她骂她,不理她就行了。寂寞、孤独,足以让一个心怀有爱的女人变疯狂,不仅心痛,而且心碎。 之所以这样,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她爱他,爱好就心 ...

寻找假日情人

我于1999年12月来深圳,那时,正是互联网疯狂发展的时候,街头巷尾到处都是网站广告,随便几个人一凑合,就成立一个.com公司,然后拉山头,圈会员,整天磨刀霍霍想几年后就冲进纳斯达克。整个行业的人普遍很狂躁。我也受感染,竟然在8个月内跳了5家网络公司 ...

浪漫过后的痛苦更强烈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闲逛时将个人资料输入了号称亚洲最大的交友中心。过了很长时间之后,收到了一个男孩的相片和一首英语诗。相片上的男孩笑容很灿烂,很洒脱、有一种浓浓的书卷味。也许是因我那时心情有如一片灰朦朦的、不阴不睛的天空之故吧,我开始 ...

阿牛的女网友

阿牛自从买电脑装宽带上了QQ后,整天就泡在网络中寻找猎物。他与网友聊天有三个原则:一是只与年轻女性聊;二是选择在本市内;三是要求与女网友见面。 前不久,阿牛在网上聊熟了三位漂亮可人的女网友,她们的网名分别叫勿忘我、一枝花和迷你靓妹。阿牛认准这 ...

黑夜里的“金丝雀”

四五年前,在上网的初级阶段我像别人说的那样,有一段特别的聊天室经历。 我给自己取名宁静致远,这样的名字是没人搭理的。她的名字叫住别墅的女孩。她说很多人打她招呼,懒得理。我们认识了。两个没有任何目的的同性女子。只是有些寂寞。说说话而已。 别墅女 ...

心黑才能追到你

2006年春节后,为公司制作FLISH的我炒了老板的鱿鱼,在北京开始单干把做好的作品买给广告公司。为省钱,我从繁华的望京,搬到了五环外一个叫雷桥的地方。 4月一日的那天,我正用笔记本电脑给一个公司传作品时,突然停电了。我只好将文件拷到U盘上,去找网吧。 ...

躲藏的眼睛

和李心相识,也许是偶然。大四的一天,我无聊的逃课,在寝室猫了一下午,上网打麻将正玩的不亦乐乎,一阵强烈的咳嗽声打扰了我。点开小喇叭,身份验证上赫然写着你也叫李欣吗?呵呵,真巧,我们同名。原本从来不加陌生人的我,好奇心驱使着看了一下他的资料: ...

春天来到昙华林

一 在MSN上,莫菲儿告诉杨青,她住在昙华林。他说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名字。莫菲儿就笑了,她说,你是不是在想象一片昙花,一片树林。 杨青说不是,我想象的是树上开满了昙花。 真的是超乎寻常的想象。莫菲儿笑,她好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其实,她也是一个对好 ...

她诱惑我迷上了聊天

聊天室纯属一次偶然。那一天,天下着小雨,老婆又出发不在家,百无聊赖的我不知怎地就在闲逛中度到了一个网吧门口。架不住那女老板的百般引诱,稀里糊涂地掏了二元钱,被推到了一台机器前。开机、进柳泉聊天城、注册网名、选30岁天空,一切就那样机械、那样简 ...

忘却那缕阳光

他是她在上大二的时候认识的,在网上。 她很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她闲来无事,去学校机房上网。在机房快要关门的时候,她的QQ里跳出来个好友申请,加上后,她发现是他。 其实,上高中的时候,她就知道他,他是她们学校学习最好的,光荣榜里有他的照片,很 ...

那一场云淡风轻的刻骨铭心

我们从年轻变得成熟的过程,不过是一个对自己欲望、言行的毫无道理与荒唐可笑慢慢习以为常的过程,某一天,当我明白其实我们并不具备获得幸福的天性,年轻时长期折磨着我的痛苦便消逝了。 我们都会变成另一个模样,尽管我们都不相信。 廖一梅《悲观主义的花 ...

你的头像为何再也没有亮过

我和他在三年前认识于QQ上,其实之前在他的博客上,我们就有过一些交流,但是作为他博客里一个过客的身份,我们也就是简短的问候了几句。后来,我们彼此交换了QQ,慢慢就聊得多了些。因为QQ的私密性,我们聊的话题也越来越多,由彼此的爱好、工作到生活,越 ...

重拾旧时光

一 2007年的那会儿,我总是把自己的一些涂鸦搬到论坛上。结果也有不少人看,有的人还发表了评论。 有个叫伊颜的女孩一直坐着我的沙发。她的评论直指人心。我坐在电脑前后怕,是那种被揭穿的无力感。我坐在电脑前写字的时候甚至要回头张望,看看是不是有 ...

QQ上的红线

熟悉的轻音乐在空气中缓慢流淌着,窗外依旧飘着零星的雪花,玻璃上的热气雾蒙蒙的,阻挡了窗外雪花俏皮的眼睛。眼前的环境和氛围是那么的熟悉,和去年初次来这里的情景一丝不差。晓坐在茶座的沙发里,望着眼前桌子上摆放的小玫瑰,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往日的 ...

天涯芳草遇QQ

爱,有时候很朦胧,很美好;有时候却又很真实,很残酷。当爱的火花在无线的网络世界里擦亮、延续,那她将演绎一段神奇却凄美的故事 2001年2月9日,为了慰藉我那孤独的心灵,我在挚友的怂恿下拥有了第一个,也是我唯一的一个QQ号。当需要为自己取一个昵称时, ...

网恋手记

我喜欢上花醉红尘社区的时候,也喜欢上了一个叫花无双的女子。我叫雪落尘,这个名字是认识花无双之后取的。在此之前,我可能叫张三,也可能叫李四,这并不重要。以前我不常去花醉红尘,偶尔去了,也只是翻翻别人回复我文章的帖子,翻着翻着,我就看到了一个 ...

错位的爱

与浩认识是在网上,那时候我刚上大二,一天晚上跟同学去网吧包夜,浩加我为好友,很自然的,我也加他为好友。说来也许也是宿命,从那之后,很奇怪的,我都没有加过好友了(除非认识的人),即使有人加我,我也只是放在陌生人里面。 开始时候并没有聊什么,也 ...

蓝色的QQ咖啡厅

蓝月亮,一个已婚女网友的网名;执子之手,一个我一直以来没有更改过的网名。 蓝月亮和我其实都生活在一个城市,不过却分处在城市两极,相隔好几个公交站车程。尽管如此,两年多来,蓝月亮和我却还从来没有单独约会过。 我们的精神约会选择在QQ上,这是我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