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修真在都市 - 第一章 归来

黔南,七星山。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从大山中缓缓走下,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一看就像是个山间野人。但他双眸隐有精芒闪烁,身躯修长挺拔,足有一米八,自是透出一股不凡的气魄。 少年 ...

杜撰缘分

这些天像是做了一个梦,很美很动人也很残酷。刚从学校出来的我,单纯而不知天高地厚,找个一个还算不错的工作,有很好的朋友和家人,我以为我的生活就在天堂,我想本来我可以一直这样幸福地享受生活,但是,我遇上了他。是的,我何其幸运,认识了他,我又何 ...

存在记忆里的你

和李先生的认识是沫沫始料未及的。但冥冥之中又貌似又像是老天安排好的。忘记了是什么时候认识李先生的。只是依稀记得当时是开学报到的第一天,沫沫还是习惯的坐在教室的某个角落里发呆。李先生就是在这时闯进沫沫的视线里的。 见到他的第一面,沫沫就打心底的喜欢这个 ...

那一场为爱追逐的游戏

人生若只 如初见,何事悲风秋画扇。 -------- 题记【1】纯妮 曾经固执的认为,如果有一天顾怜背板了念安,也许我就有了机会。念安就会属于我。可是,当顾怜以生命证明了她的清白后,我自以为是的认为就成了泡沫。 我从来不信有所谓的一见钟情,也从未想过我 ...

秋菊打工

仲夏的一天,19岁的香草从南方打工回来了,坐着本田小轿车。小村一下子沸腾了。村民纷纷丢下手中的活,挤到香草院里。小村有史以来首次开进来这么高级豪华的小轿车。人人都想看这大城市的稀罕物。村中女人秋菊也挤在一堆婆媳中间。 日头斜挂树梢时,香草坐的本田小轿 ...

为了维持婆媳关系,背叛了父母

她错了,对不起父母的养育之恩,对不起父母这么多年的教诲。她为了他,茶饭不思,夜夜失眠,无情的伤害自己。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伤害自己就等于伤害了父母。血浓于水,这份亲情虽然无奈,但无论经历多少伤和痛,都无法割舍。生活没有模块,只需要一颗善良 ...

打开身体的网页,复制你的下半生

屏幕上那么娇小的昔朵,像只发情的母猫,每一张都掩藏不住慌乱眼神中飞溅出的渴望。昔朵的脸颊发烫,从眼角扫到秦林正盯着她在微笑,近到能感受到他鼻息间的热气。 绿颜与蓝颜的区别 绿颜知己这个词语昔朵是从网上知道的,告诉她的那个人叫秦林。秦林是天津 ...

沦落的青春:第十章

第十章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我们开始了紧锣密鼓的编排工作。因为在我们合唱队里只有丝丝对艺术比较专业,所以排练的工作都交给丝丝。 排练的场地被选在了吴明家的门口,那里安静而且平坦,只要将杂草铲除干净就和学校的操场不相上下,而且也没有再次发生 ...

极品神医 - 第6章 暴力的叶开

苏婉脸色煞白,娇躯颤抖。叶开握住她的手,安慰道:“别怕,有我在。” 这个时候,一大群人走进了餐馆。 当看到叶开握着苏婉的手的时候,虎头双目都快喷处火来了,冲叶开怒吼道:“小 ...

极品神医 - 第10章 神秘的少帅

叶开拍了拍手,重新回到座位上。 陈小胖一脸郁闷的看着叶开,尼玛,揍谢公子也就算了,还向其他两位大少宣战干啥?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相对于陈小胖的担忧,陈颖儿倒显得格外平静,等 ...

都是手机惹的祸

客车,再过十多分钟,就要进站了。 他慢慢挤到车厢门口,擦擦脸上的汗珠,摸出手机。他给她发短信,云,十分钟后,到车站接我。 炎夏,天热。车上人多,散发着呛人的汗气。以往,他发短信,她会马上会笑盈盈地回信,亲爱的,我在车站等你! 他忍受着难闻的气味,一会看 ...

华岸

1996年,毛刚得到一封信。信是上海一个家伙寄的。他为毛刚寄来了一份报纸的复印件,复印得很模糊,字也很小,那是华岸公司的一份宣传资料。 他还附了一封信,信上说,省城的华岸公司将于某某日开业。那家伙告诉他,他本人曾是某诗报的主编。 毛刚研究了一下资料,发现 ...

妖孽修真在都市 - 第八章 你很了解我?

陆倩雪站在石磊旁边,王东辰黑着脸站到了陆倩雪旁边,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幕纤纤。 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落在了石磊身上,他们都想知道这个能跟王东辰,陆倩雪等校园风云人物站在一起的帅 ...

旅途

蒙游是下午四点多从A市上的火车。这是一次长途旅行,他在心里早已默默算了N遍,他将一个人在火车上待够三十二个小时。 上车前,妻子为他做了认真的准备,买了一堆平时他喜欢的食品,像油炸花生米,香的过瘾又辣的让人喘不过气的鸭脖。他要玩微信,担心列车上 ...

考上清华的儿子

张大强四十岁,长得牛高马大,肥头大耳,是温州一家川菜馆的老板。昨天,李姐来电话,说儿子考上了清华,经济上有困难,希望他支持一下。大强听了,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二话没说,就给李姐的银行卡上打去了两万。 晚上,大强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想着二十年前,自 ...

精致的礼品盒

他姓高,公司里的人都叫他为高总顾问,也有一些人称他为高培训师。不过,他只要往讲台上一站,第一句话就是:“平时见面时就叫我‘高总’好了,‘顾问’两个字就不要喊了,‘培训师’更不要叫,挺不顺口。”时间久了,大家也听烦了,干脆齐声高喊:“高总好 ...

帝霸 - 第二章三鬼爷 下

遥想当年,古冥时代结束,诸帝时代初启,他魂魄困在阴鸦之中,在那时他经过无数岁月的努力,已经临时性地摆脱了仙魔洞的掌控。 遥想当年,他认识明仁仙帝的时候,明仁仙帝还是一个未 ...

风吹走了紫紫的爱情

1、从拖油瓶变成妹妹 夏紫紫还记得和妈妈一起搬进许浩家的那一天,半夏的阳光照红了半边天,知了在院子的树上打着悠扬的旋律,清风撩过小镇,更轻轻地撩动她长长的秀发。那时才十岁的她戴着大大的草编帽,小小的双手在碎花裙上打缠。妈妈和新爸爸进进出出又 ...

天生胆小

阿发天生胆小,很少出门,这天他进城办事,走在一条长长的步行街上,忽然被一个摆地摊的男人拦住了。地摊男叫道:小兄弟,买个手机套吧!刚从广州进的好货,美观耐用 阿发被生龙活虎的地摊男吓了一大跳,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没有手机 没有手机?地摊男惊讶不迭,都什么 ...

江北女子(下)

宿命 五一劳动节厂里放两天假。一大早,吴娟父亲开着摩托车来厂里接她回去,吴娟特意叫我送她到厂门口。我知道她的意思,就是让准岳父见见我,给他一个心理准备。我说你爸有没心脏病?吴娟乜着眼睛说,你这人怎么说话的,要是让我爸听见,小心他抽你。我说没有就好,不 ...

美女马小夕的QQ爱情

一离家出走的马小夕 马小夕是在吃完三根和路雪之后才下定回家的决心,要不是经历了刚才惊心动魄的逃脱,她还会继续和妈妈玩儿这种失踪的游戏,她才不管妈妈焦急与否呢! 出来已经整整一天一夜了,一想起妈妈那整天阴沉的面孔,马小夕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

家有美媳 - 第003章 不太信任

“不是的,”乔静道,“从我嫁进陆家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拿你当我亲爸,所以我从来没有防过你。只是我这个人比较害羞,总觉得有些话题是女人之间的,不方便和爸你聊。” “要不是她妈 ...

聊异 第七章

第七章 世界(せかい) 辰东看了看,尝试向外跑去。 十分钟后,辰东气喘吁吁地看着周围,依旧白茫茫的一片。“这……怎么还没到头呀 ...

沦落的青春: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某一天,变种生物博物馆千呼万唤始出来,在人们对变异动物还没有失去兴趣的时候就竣工了。变种生物博物馆的建设一贯是行政大楼风范,就是:豪华,气派。比起那些贫民窟来简直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 变种生物博物馆被修建了在小城仅有的一小块空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3章 卑鄙的刘主任

下楼解决了一下早餐,他兴冲冲的向着医院门珍输液大厅处走去。 门珍输液大厅处清一色的护士,只见夏季的护士MM们一身淡粉色的护士袍,露出各色丝袜包裹着的小腿,更甚者干脆露出白嫩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