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怪胎

六十年代,在汉中西方有条街道上,有位人见人爱的姑娘在上中学,她的名字叫陈 ...

留在残垣断壁上的

雷电交加,暴风骤雨,东亚大陆忽然间被茫茫的苦水泯灭了。 随着奔腾咆哮的激流,一龙自陕西跃入四川,游行十万余里,最后盘踞在现今西南二充的接壤带——交璧山。至此一座寂寥的大山如睡狮猛醒,重峦叠嶂,穿云击雾,气势磅礴。三千六百厦九龙十八殿林立山头。这座营建 ...

我是谁?悟空!

他们真傻。 他们真傻,竟然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他们真傻,竟然放纵那个猴子那样胡作非为。 他们真傻。 那日,我和紫霞在北海的七彩云里看见数百天兵天将和数不清的律僧戒侣包围了那个猴子的府邸,我记得,那天,那个猴子要办寿宴;那天,玄奘沙僧八戒也在。 我让紫霞等 ...

喜不单行

我蔫不拉唧的回到家,正在抽旱烟袋的父亲叹口气,做针线的母亲摇着头,抚了一下掌,知道我又失败了。分手时,一身酒气的媒人给我打气,安慰我说:“别灰心丧气的,看不中你是她们的错。你如果身高能增加二十公分,体重增加二十公斤,黑龅牙拔掉襄上金的,雷公嘴不朝前 ...

你我之间的偶然

卫七言逛着企鹅上的古风部落,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男神那雄浑性感的声线,不禁觉得生活真是美满。 正翻看帖子之间,又跳出一个广告贴——熹妃传。卫七言想着最近刚追完潋滟紫的小说,想一想里面的宫斗情节还是刺激得让人沉迷,便点了进去。只看见里面的配图,有几个可爱的 ...

杏花辞

楔子 庆和十三年,黄河大患,丞相宋知明奉命去江陵勘察治水工程,短短半月,竟然意外身亡,此后,国师上官迁举荐右丞许信担任,宣德帝应允。 同日,派刑部侍郎张和前去查探丞相身亡一案的真凶。 江陵渡口,一个红衣女子持剑正等着什么到来。倏尔,一群官兵正朝她走来, ...

入骨相思知不知

公元1031年,宜山龙水,敲锣打鼓护送一个状元进京,冯秀才家中诞下白乎乎的胖小子,取名为京,字当世。 可见全家人的希望都寄托在小京京身上,于是乎,小京京踏上了求学之路。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这是年幼的冯京在 ...

踏破天涯几百载,报卿桃花一处开

人魔二族,自远古以来,便纷争不休。 玄帝历8496年,人族大将,玄帝座下第一高手阴阳双生子之阴生子君暝因遭奸人算计,战力大损,后被三百万魔军围杀,最终不敌陨落。阳生子闻此噩耗怒发冲冠,一人一枪,杀往魔界,誓要击杀逃往魔界的奸人。魔界大震,无尽高手前往围剿 ...

玳弦

一 枝桠上的烂银碎玉,包融了常青松的哑绿,绽在连绛的金钗上。江子简只觉得她美得不可方物。 狐裘月裳,广袖涟逦,浮丹流翠,素履嬿行。 她将手搭在案几上,时而亮丽时而哑沉的光在她的白衣间起浮,绘出精妙绝伦的昆仑锦绣,后摆两侧缀着星点翠红的梅曳着消融在雪中, ...

华霓宫.青丘有狐至

一 在北月城的郊外树林里,有一个男人在拼命奔跑着,这个男人叫林子墨,北月国的废物,北月国里的居民都是灵力持有者,且个个武功高强,最低修为为灵者四重,而这个林子墨,身上没有一丝灵气,而没有灵气,就代表没有修为。 此时的林子墨心里别我他想,只有一个念头。 ...

蒙面女子的由来

从前,有一个山庄,庄内有一户人家,家中有一刚出生的女婴。那母亲问孩子的父亲,说:“你给这孩子起个名字吧。”那父亲刚想起时,一位管家急冲冲地跑进来,说:“老爷夫人不好了,一些魔教的人闯入山庄,杀了很多的人,他们很快就要找到这来了,你们快离开这。”那夫 ...

有匪君子,云胡不喜

往日辉煌的星河,已经变成在岁月的腐蚀中变成了另一番模样,所有的一切都是物事人非。 昔日的星河有泠音帝姬掌管,日日为人间散下星光带去祥和,可是当年的瑶光帝姬早已不见,现在留下的只有泠音帝姬,那时的她是天地间的女战神,是天族的信仰,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 ...

倾城不倾心

他们的相遇,是起于一场算计的。 那天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刻,再过多少年,她都依然记得,那一次,她身着淡纱,或青或白,画着淡妆,因为身份的缘故,她只是随意的绾了个发鬓,甚至都没照过镜子,便匆匆赶来了,本来她是不在意的,只是却不得不来,谁知这样简单的装扮 ...

荷香百里终谢尘

一、命运转机 此时正值三月中旬,天气逐渐回暖,春风和煦,日光明媚。 虽然终于熬过一个漫漫长冬,但食不果腹的饥饿感仍消噬着洵美的意志。此时,街道一旁传来一阵悦耳的银铃之声,洵美循声望去,一驾由两匹马牵制的马车缓缓驶来,一排银铃被系在帘帐上,在绕过房檐的 ...

良人几何寻

殿外细雨如织,雨丝交缠,顺着庭院内渐渐枯黄的枫叶和白玉飞檐流下,淅淅沥沥了一场雨。雨滴打在女子手中执起的纸伞上,溅起朵朵水花。 女子听着萦绕在耳边的雨声微微皱眉,曾几何时,她的耳力竟如此之好,甚至秋风细雨扫落叶的声音也能分毫不差地听在耳中。女子轻扯嘴 ...

屈原与渔夫

暮春三月,正是草长莺飞的时节。娇媚的阳光洒在烟波浩淼的洞庭湖水上,令人感到些许迷茫、些许温暖和绚丽。 乍暖还寒的湖水边,一个峨冠博带、佩带长剑、面色憔悴、形容枯槁的中年人拖着沉重的步伐时而作思索状,时而浅唱低吟。与这明媚的春色似乎有些不和谐、不协调。 ...

杜翁买房记

深秋十月的成都,已然是月寒风高。 城郊的浣花溪畔,绿树掩映中是两间四面透风的草庐。一位头发斑白、消瘦而略显佝偻的老者吃力的抱着被风卷落的茅草和破旧的被褥走向堂内,然后气喘呼吁地躺在摇摇欲坠的木床上。 他,就是誉满华夏大诗人杜甫。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 ...

情关

一 酒不是什么好酒,只是凡间俗子自酿的烧刀子,入口如刀刃,入腹似火焰。不知饮了多少,只觉这洞内酒气熏天,浓烈辛辣的酒气灼得他双目竟仿似有了些微的湿意。 “当初你大闹天宫喝遍天庭玉液琼浆,下界后便连你花果山的灵果椰酒都不甚喜欢,如今倒还喝起这凡间劣酒来 ...

情劫

我倚在宫门口看吴刚赤着胳臂一下一下地抡着大板斧,千钧之力下去合抱粗的月桂就被劈开了一个大裂口,可不消一瞬裂口就又愈合的严丝合缝,就像不曾被伤害过一样。我细数了下,吴刚一天大约要提斧伐桂九百多次,而桂树也会愈合九百多次,经年如此。 月桂在吴刚大力砍开后 ...

孤女落难雪途霜,县令仗义得厚报

孤女落难雪逢霜,县令仗义得厚报 (一) 话说,李唐王朝灭亡后,中国进入五代十国时期。那会儿,军阀割据,群雄混战。 李升,建立了南唐王朝,他的孙子,就是写下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词人皇帝。南唐统冶着长江以南的大部分地方。那时,江西九江的德化县,县长叫石璧,祖籍 ...

殇白狐

(一)序言“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千年等待千年孤独。滚滚红尘里谁又种下了爱的蛊,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一首感到无数人的歌,每个人内心在震撼的同时也各自编织着属于白狐凄美的爱情故事。 (二)前世缘隋朝年间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潺潺的山涧溪水 ...

汉奸

到了枪毙匪首宋老虎的日子了。 宋老虎是宋家寨的土匪头子,虽说是土匪,却从来没干过一件坏事,却在前天,单枪匹马来县城里刺杀日本特务头子被日本鬼子抓住了。 霍三一大早就提着大包小包去驻热河的日本鬼子指挥部,是去送礼。 推开门,霍三露出笑容,“长官好。” 日 ...

滇南往事

引子 嘉靖三年,四朝元老杨廷和之子杨慎因“大礼议”事件受廷杖,谪于云南永昌。 放浪形骸,纵酒独酌,游千处名胜; 寄情山水,大彻大悟,览万种风情。 壹 滇南湖上。 暮色四合,一方暗沉的铅灰色天空,依稀可见晚霞的余辉。湖水在淡淡夜色的笼罩下显得有几分污浊,却 ...

人来人往,爱过就好(故事新编)

自习室靠窗的一角,王语嫣坐在慕容复身边的位子上,看他专心致志地盯着显示屏,时不时地还在笔记本上记录些什么,字迹挺拔有力,刚中带柔。他是那么专注,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眉头微微紧锁,侧颜完美无缺:高挺的鼻梁,漆黑的眸子,微抿的嘴唇……王语嫣装作漫不 ...

樵夫与蛇的故事

清朝干龙年间,有一樵夫,为人衷厚善良,勤劳为生。有次上山砍柴他发现有条黑色小蛇,在地上卷缩着,蛇似乎没有觉察到他的到来。他用木棍拨了拨,蛇却任他摆布,毫无反抗之力。他走了很远又返身折回来,“这小蛇一定是有病了,怎么能不救呢?”于是,他把蛇揣在怀里,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