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舒服

毛主席逝世后,生产队里召开了一次社员大会,人头如萝卜一般,密密地种满了一坝。妇女主任感慨:人活在世上好造孽(可怜),连毛主席,本来打主意活一万岁的,都说死就嗙珰一声死球,何况我们!女人们早就准备好了现成的眼泪,整装待发,随时流给大家看,这 ...

水月镜花之配角

1 有个女孩,我很喜欢她。用了一年时间的接触,花三年或者更多的时间来思念。只因为,我现在还是那么的喜欢她。 她呢,个头不是很高,但对女生来说,就有点突出了。不是很漂亮,但足以引人注意。不大也不小的眼镜,泛泛光点,高高挺立的鼻梁,薄薄的嘴唇,脸上总带着丢 ...

轻描淡写的伤

”顾晓寒,站住,你给我站 ...

锈迹零落(二)

蒙古的生活平淡又不失新鲜。我们一家四口算是在蒙古安了家。这个家对我来说是一个安乐窝。很多记忆最初的记忆都是在那的。像第一次吃雪糕,第一次去上学等等~……总之给我留下了永不磨灭的记忆。对于我来说这是梦的开始。最快乐的地方。快乐与梦并不是什么伟大神秘的东 ...

满足(上集)

早春一场雨,淅淅沥沥浇了十多天,浇青了草坪浇绿了柳,也浇犯了她的风湿 ...

孤情相思落烟城

“落烟城城主叶枫卓之女叶凌玥于十日前逝世,望陛下给予追封。”夙诚帝批奏折的笔倏然一滞,血色的朱砂滴落,如同鲜血一般刺目。 “她因何而亡。”熙诚帝抬眸,嘴角隐隐抽动 “毒发身亡。” 夙诚帝顿了良久,似喃喃低语:“可留下只字片语?” 使者呈上一幅字画,熙诚 ...

一衣带水

人在爱欲中,独来独往,独生独死,苦乐自当,无人可代。尘世种种痴念,皆为镜中相,空中花。 师傅临终前,只说了这样一段话。而当时的我,一心为着师傅的即将离去而满心悲伤,并未真正的理解师傅当时说这话的用意。亦是在师傅去后数年,我重回百花谷的那一日 ...

狼孩子

“喂!我说姓王的!你把那只狼藏哪了?可别把我女儿伤着了 ...

穷人

日落西山,彩霞艳红。柔风轻轻的刮着。这月多么漂亮,弓着身子鸟瞰着大地,也端详的看着地上那个弓着身子的老汉,好像尽量给他些光明吧。 “咳,咳,咳”一个老汉驼着背蹬着一个暗灰色的没有光泽的掉了漆皮的三轮车。路不是很好,低凹不平的,车轮子滚在地面上发出噼里 ...

白渊雁歌

听阿凰说,几天前(MeiWen.Com.Cn)青云峰来了个外地人,白衣翩翩,好不英俊,阿凰有好几天都来催促我出洞,陪她去看那个外地人。 青云峰的桃花开得好生艳丽,漫山遍野。阿凰摘了两朵别在耳上,问我好不好看,我说再好看也不过是只麻雀,还想变凤凰不成。阿凰是一只麻 ...

橙子和阳光

1 “姑娘,买个橙子吃吧?”拖着行李的关节冷 ...

以爱之名,让爱延续

【那时初恋戛然而止】 2012年11月3日上午,邹建平在上海瑞金医院走廊上,迎面碰上一位40来岁的女子,他觉得好面熟。这时,对方也盯着他看了一阵,问:你是不是建平?邹建平一震,这个声音太熟悉了是樊静,自己的初恋情人。岁月并不如歌,一段尘封27年的初恋 ...

秋日的故事

秋天是个绚丽的花旦,在纷扬的红叶、黄花洗礼中,喜庆的唱着悦耳之音出 ...

悄然隐去的老兵

那是距直贯东西的城市繁华主干道仅百把米的一条支路,路旁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下,常年坐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他身旁放着二、三个彩条布之类的袋子,身边堆着一些捡来的饮料瓶、快餐盒和纸板什么。老人看上去应该有八十好几了,长年穿着一件看不出颜色的旧 ...

月圆于秋

序章 窗外悄无声息的雪一点一点的落下,窗内的那个人看着雪仿佛融进了自己的心里。窗内的男子黄袍加冠,手上拿着一个线路精致的锦囊,不知在思索着什么又或者说在期待着什么。 “陛下,大臣们都在大殿等候呢 ...

再生缘的故事

民国初年,周家村出了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村中首富周大成十二岁的儿子给他爹说他前生叫姚秉忠,家住邻县柳树湾。他十二年前病逝,家中撇下一个老婆和两个幼子。周大成老年得子,十分爱惜,取名叫周心田。周心田聪明伶俐,已读了几年私塾,成绩非常好。周心田 ...

前世今生绕情缘

红烛摇曳,金丝罗纱的暖帐内,影儿用手勾住拓拔昊的脖子,粉润的腮帮微微鼓起,“阿昊,不要了好不好,下次补给你嘛,嗯?” 拓拔昊覆着影儿柔软娇小的身躯,俊逸的带着些许忍耐之色,唇边扬起一抹邪魅的弧度,“影儿,这可是你说的。”凑到她的耳边,“下一次,我要狠 ...

异地,不是失去爱情的原因

发姐晚上给我打电话问我还在不在福建,我知道她要来找男朋友,吵嚷着叫她请吃饭。发姐痛快应下,跟我说:反正台风天,大暴雨你也出不了门。 发姐是我大学同学,大一时寝室里头打保皇,她连抓6个8,至此发姐称号一炮打响,发姐的男朋友叫发哥,不是英俊潇洒披 ...

救赎

那一次,自己变成一只魔鬼,理智统统被仇恨吞噬。在记忆中,我甚至拿起了一把刀子,刺向那个将我的人生打得支离破碎的男人。 我不知道为什么良好的修养会在他面前分崩离析,只残余一个面目狰狞却又弱小不堪的刺猬般的人手持仇恨,将自己伤得体无完肤。 或许我应该寻求 ...

无奈的人生

话说某小白新人突然想当作家然后手舞足蹈YY了很长时间(因为他很喜欢看小说...额...)然后就开始满怀激情写小说,可是起名字,写内容...一共写了300字后突然卡壳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写,然后,他就一直在应该怎么做。 好吧他不知道怎么写文,甚至写不出一篇完整的文(这 ...

生活和爱情,都得等它慢慢熟

我曾经收到一位女读者的留言,长极了,却让我从头笑到尾,有时笑出眼泪,有时笑得心疼,结尾笑得皆大欢喜,为了方便地讲述这个故事,今天,我们用第一人称好吗? ▼ 我是一个特别普通的女孩,出生在一座三线城市,父母都是寻常人,厚道而本分,觉得女孩最大 ...

味来

我想,一个人能看到这世间的万物,不光是用眼睛,还可以用一颗心,纯净的心灵。 ——阿希 我想,一个人能闻到万物独一的味道,不光是用鼻子,还可以用一双眼睛,注视着心爱之物的眼睛。 ——阿瑜 天气不算糟,阳光零零星星地在树叶间洒落,看去,仿佛渡了一层纱,斑驳 ...

三生白骨

【1】千古上神 “上神,上神?” 穆摇被这一声换回了思绪,而站在她面前是一名身着青墨色青衫的女子,那女子细瘦的蛮腰,火辣的身材,颇浓的妆容下一张标致的脸,额头中央点了青色的鸾鸟,象征着羽族一大长老的身份。 说来也是惭愧,穆摇并不是什么上神,她本是一株血 ...

何处浮华笙歌落

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是起舞瞬间,还是目光交汇的刹那? 最美丽的时光,我遇见了你。 时间是一把锋利的刀,把人和物都雕刻得找不到原形。五年的时间改变了苏未对爱情的所有憧憬。 十六岁的苏未遇见十六岁的齐南。 说好相守一辈子,可年少的爱情,向来情 ...

你只需在意真正爱你的人

有一句谚语说:20岁时的人,会顾虑旁人对自己的看法;40岁时的人,已经不理会别人对自己的想法;60岁时的人,发现别人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自己。 大多数人其实并不在意你。真正在意你的人,往往是爱你的人。而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爱你的人并不会太多。因此,你不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