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树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正对着几个雕塑发呆,一只三号水粉笔捏在手里,来回地在帆布鞋上蹭。我像往常一样想找个借口溜出教室,抬头的时候看到了他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画室的门口和我们的老师说着什么,他背后的阳光让我有点昏眩。我很少看到这么纯净的脸 ...

开在夏天里的花

那时候,朴朴和绍泽都还不好看,一起并肩站在教室后面,对镜头懵懵懂懂地笑。朴朴藏在灰突突的校服里,扎着又黄又细的小辫子,左腮被蚊子叮得起了红红的一小块;绍泽黑黑瘦瘦,手插在兜里,抿起唇故作深沉,可是明朗的眼眸满满盛着阳光。照片洗出来,绍泽虎 ...

幸运,那断裂的青春暧昧

17岁那年,我的腰身柳枝一样细软开来,我的胸如破土而出的青笋般挺立,身体像春寒料峭中想要开放的蔷薇花。我开始发现男生躲闪却追随着我背影的目光。同桌丽娟说:全校没有一个女生的身材比你更好呢。但我却是惶恐的,那些目光非但没让我骄傲,反倒让我无所 ...

即将作别的青春记忆

记忆中,你明明还是昨天那个拖着箱子好奇张望的少年。可今天,你却坐在了散伙饭的筵席里。 人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来了。菜摆了满满一大桌。你吃得很少,喝得倒很多。最后,你抱着同寝四年的好兄弟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继而哭得稀里哗啦。 你陪那个暗恋 ...

缘份的天空

1 海鸥飞鸣,海浪轻逐,他与她,赤着脚,缓步在海滩上。 她在前头走着,海风吹起她的长发,她转过她那张恬静的脸,看着他,笑了笑,嘴角荡起两汪水涡。他醉了,痴立着,看着她站在海水里,袅袅婷婷,似洛水之神,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但无论怎样形容,都无法比 ...

记忆夏天

是怎样的一种情结? 那时候的林立穿着长裙一样的西装,人模狗样的扎着不搭调的领带,有着一种满清的长袍马褂的“韵味”。 如今想起来,还是会哈哈大笑,笑到胃疼,笑到眼里面浸满了一种液体。 (一)林立,我想你了。 我和林立是同学,从豆丁班就是同学。 常常就想,林 ...

填补空白

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像你。 很多年过去,小米心中依然只住着一个--韩一。一条路走的很远,远到了距离不可测量的深度,等待让红颜老去了,但时光飞逝,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依然俊朗。 早春的清晨,风里依然含着对冬天的思念,虽有几许阳光携永,寒意 ...

十六岁的爱情

初秋的夜晚,坐在五道营胡同一家酒吧里,酒过三巡。窗外,一个清秀的少年骑着单车拐入院落,他穿着一件干干净净的蓝色衬衣,衬衣整齐地扎在牛仔裤里,仿佛要赴一个正经的约会。 店里除了我和朋友以外,只有一个年轻的侍者。少年显然跟那年轻的侍者非常熟悉, ...

风铃 第一章

第一章:不期而遇 叮铃铃,叮铃铃…,清脆悦耳的风铃声时常透过我的耳膜从而植入我的心田,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年代。 细数一下,已经有六七个年头了吧,还依稀记得电话的另一头,叮咛叮咛的风铃声,多么婉转动听,又是多么的凄凉,模糊的身影也渐行渐远了吧,匆匆那年 ...

仰望星空

夜已深,独自难以入睡。推开窗户,看到星光点点,而你是最亮的那颗吗? 记得第一次见你,是在初三,我战战兢兢地站在你的身后,看同学们一个个报到注册,而我的名字后是大大的空缺。是的。我胆小怯弱,而且因为没有钱交学费,我不敢开口跟你讲话。就那样一直 ...

不能说的秘密

Chapter 0 这个故事必须在安静的夜里悄悄地说,因为直到现在,它还是一个秘密。 Chapter 1 故事的开始是一件不能再简单的事,那就是,阿句喜欢秦雨。 这件事只有阿句自己知道,就连跟他最要好的同桌林海,阿句也没有说过。他甚至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告诉秦雨, ...

青春的邂逅

隐藏自己的疲惫,表述自己的狼狈,放纵自己的狂野,找寻自己的明天,不要让青春湮灭成永恒的灰,这一站的邂逅,是真实,是幻觉,是最后残留的单纯。 题记 那个月光如水的秋夜 在十七岁的雨季与她邂逅,似乎在前世早已注定,又像是命运的蓄意安排,而我,只有是无法抗拒 ...

爱是风落花开

遇见你的时候,我以为你的笑容是春暖花开。那一刹那,风笑了,我却哭了。 莫怜 阳光透过稀疏的云隙倾泻而下,洒在莫怜的脸上。 皎白纤细的十指在眼前忧伤的划过优美的弧度,遮住长长交叠的睫毛,烙在那一汪秋水深邃的黑色眸子中。于是,一整天空的悲伤倾泻而 ...

我们都是好孩子

Part 1年少时的爱恋很简单,上课时鼓励的眼神,下课时的欢声笑语,生气时的安慰和道歉……那些细碎的幸福让我此生都不会忘记,无论悠悠时光过去多少载,我依然会想起那些年你脸上的笑容,和与你的点点滴滴…… 一 最初那些年 上初中之前,我就读于一所举“市”闻名的小 ...

开始很美好

那一年,在中学的教室里他们作为同桌认识。她16岁,他17岁。在枯燥无味的学校里两个人一直是同桌,也是好朋友。早上她帮他擦课桌买一份早餐。中午晚上他帮她打饭打热水。功课上两个人学习互补,课间两人形影不离。同学都说他们是天生一对的情侣,他们微笑说:“我们是 ...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遥玩而且哀伤,仿佛你从未出现过一样,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己经足够,而我/会觉得幸福/因为那不是真的而幸福”。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那是多久的事了,可仿佛就在昨天,而现在也未停止,乔阳…… 似乎无法从琴 ...

咖啡

一天夜晚,家妹徒然问起一句:“哥,你要不要来杯咖啡?” 咖啡?我始终反应不过来,仿如它来自另一星球。岁月的稍逝竟使我忘了有喝它的习惯。 稍微收拾一下慌掉的心。 家妹又从厨房里传来一句:“哥,你是要白咖啡还是黑咖啡?” 我,心头又一震,是啊,白咖啡还是黑 ...

南方的冬天总是安阳

被古晨赶出屋子时,许南冬身上着了一件贴身的针织衫,薄薄的衣衫贴在身上,把许南冬原本瘦弱的身子勾勒得更加羸弱。 此时正值隆冬,刺骨的寒风嗖嗖地往她脖子里灌,许南冬拉了拉衣服,心中的凉意却比身上所受的要来得猛烈得多。 在一起的七年以来,她竭尽所 ...

一记耳光的思考

啪,大家循声望去,原来是候扇了她的同桌安一记响亮的耳光。随即,安某呜呜地哭了起来。 候,你为什么扇他耳光?老师厉声问道。 他碰了我的卷子!候#理直气壮地说。 即使他碰了你的卷子,也不能打他呀?你要知道,他的父母才有权这样对他,况且,这是课堂上 ...

遇见你,阳光盛开的夏季

About Me: 我叫阿晨,今年21周岁。属狗的A型射手男,时而 心 思缜密,像是拥有大侦探福尔摩斯般的洞察力,但更多的是犯二并快乐着。在 朋友 眼中,比较属于那种老实,没那么多花花心计的吧,也正因如此,结识了一帮刎颈之交。介绍完了自己,那么就进入我们 ...

不爱,请闪开

时光那么短又那么长,总能遇见爱的人,等到不爱了,就走开,真爱总会来。 浅水渔人:不爱我就掰掰,再重来火花也不精采;不爱我请闪开,不要耍赖像个小孩 1 高中还没有读完,景云在网上认识一个大叔,大叔在森山路开了一家咖啡馆,需要一名服务员,景云去了 ...

只为你流泪

梓沐,你知道吗?曾有多少时刻,我都为你流过眼泪,无论是伤心时还是快乐时;也无论是欢聚时,或是离别时。我总是用眼泪来清洗一下我们逝去的记忆,以便以后追忆时没有悔恨。但后来我才发现,眼泪流尽了记忆,反复寻觅,却怎么也找不到当年那棵稚小的桑梓树了。我好想 ...

夏和秋的爱恋

一 采一朵芳香放在水中,让淡雅慢慢扩散,泡一杯茶,看叶儿在杯底慢慢舒展,凝视着,触摸着,遐想着,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每个梦都有一个景,青春虽已远去,岁月却留下痕迹,一个场景始终在脑海中萦绕。 三月的春风徐徐吹来,阳光也变得温暖很多,校园内的杨 ...

包子

我和包子是上初中时认识的,那是整整20年前的事情,哦,天哪,时间真是算不得的。记得初中开学前,班里搞了一次竞选,我成功地成为了班长,包子当上了文体委员。那时,她的眼皮是粉红色的,我想这个小姑娘干吗要画眼影啊?后来才知道,暑假里她刚开了双眼皮,多么令人 ...

《天堂夕阳》

目录: 第一章:夕阳余晖 第二章:有客自远方来 第三章:枝头春意 第四章:挑战世俗观念 第五章:对簿公堂 第六章:青春骚动 第七章:园丁竞聘 第八章:喷薄欲出 第九章:心灵的救赎 第十章:朦胧的青春 第十一章:少年心事当拿云 第十二章:天堂理念归位 第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