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水划过我的脸庞,你的心

江南烟雨,丝丝雨滴,泪水划过我的脸庞,你的心。 那一年,他来到她的班级,因为一次偶然,她相识于他,他相知于她。一次出去玩的过程中,她受伤了,其他人都是慌了一下却不知道干什么,而他,立马抱起了她去医院。到了医院,她哭了,也许是被他感动到了,他看到她哭了 ...

考验

梁玉珍二十七岁了,大学本科会计专业,父亲梁恒泰是河海市著名的民营企业家,梁玉珍在父亲的公司里做财务部长。两个月来,她在为自己选爱人,选爱人的方式奇特极了,她每天都化妆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装有重病,在很多马路口故意倒地,等待着可心的小伙子来搀扶她 ...

开心果

有一天,王老汉吃过晚饭,随手拿起一份当天的报纸,想了解当天的新闻消息,手里的报纸看上去有些模糊,他急忙来到卧室里,拿出老花镜戴在眼前,咋一看怎么还有些模糊呢?可转瞬又看清楚了,他心里也没有多想,过了一会儿,报纸看完了,他随手摘下了眼镜,忽然惊呼起来 ...

舞痴

舞娘是市舞蹈团里的老演员,不仅爱舞,而且更爱舞台。每次站在舞台上,轻歌曼舞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是个随着音乐跳动的精灵,一生就是为了跳舞而活。为了跳舞保持身材她一天最多吃一顿饭。三十多岁依然保持着细柳高挑的身材,虽然身材好,底子厚,可总究抵 ...

羞涩的马不动

马动,当年在部队服役期间是能叫的响彻全旅的一名炮兵科长。 八年前他脱掉戎装回到家乡,花了一半的转业费和两颗大西瓜,被顺利的分配到市上一个地方病防控中心站,这一干就是八年。且坐了八年的办公室,就写了八年的材料,站长换三任了,科长换四任了,他还是个科员。 ...

油菜花开了

连绵不绝的油菜花,在如水的月光下荡漾,似乎还荡起了涟漪。他揉了揉眼,这样的情景要在她眼里会化成怎样优美的文字?他站稳身子,搜肠刮肚也想凑几个优美的句子,却顶不住一阵阵的反胃,“哇”的一声,秽物已一地。那酒气自己都闻着不好受,真是对不住这样优美的月色 ...

老刘头的套路

老刘头自从退休后,爱上了炒股和投资理财。 老刘头除了一日三餐的时间,基本成天泡在股市和投资理财上。 几年来,老刘头硬是赚了不少钱。他把赚到的钱一部分继续炒股票,大部分放到投资公司赚利息。 经过多年的股海生涯和投资理财,老刘头总结了丰富的经验和教训,也摸 ...

孝敬的方式

睡个懒觉,起床洗漱吃饭,去超市。先买一份大腿骨,吃啥补啥,大腿骨含钙高,老年人钙质流失严重。买一瓶蜂蜜,槐花蜜,润肺通便,爸爸肺不好,妈妈经常便秘,百花牌的味道,他们都喜欢。再买些无糖饼干点心,根据季节买点时令水果。然后带上妻儿出发,二十二分钟的车 ...

老秦的脱口秀

老秦说话总是那么招人乐,就像电视节目里的“脱口秀”。有人劝他去报个名表演一段,他说啥也不去,为此,只好把我听到的几段整理一下写在这里。 老秦人长得黑,特别是夏天,在烈日下晒上几天,皮肤就像穿了件黑衣服。头几年在室外打篮球,别人多少也会被晒黑,但谁都没 ...

97岁才等到你归来

生死牵挂 1944年的下半年,二战进入反攻阶段,一纸调令,26岁的曹越华便成了中国远征军的一员。正在上海复旦大学攻读外国文学的他,会四国语言,被选中在密支那战役中给美军做翻译官。 而他热恋的对象王德懿远在昆明探亲。军令如山,他被军车直接送往巫家坝 ...

在路口等你

柳云和张娟是高中同学,在那个刚刚开放不久的年代,就谈起了恋爱,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都不看好。为这,班主任老师还分别找他们两谈过话,严厉地批评了他们。谁知他们并没有分手,反而接触更加频繁。鉴于临近高考,学校也没有给与处分。 那年七月,高考成绩出来了,柳云 ...

哭驴歪传

高老板的驴死了。 高老板没有什么稀罕的东西,唯独稀罕他那头灰驴。然而,在昨天夜里他那头灰驴好好的就死了。 高老板哭的跟死了亲爹一样,伤心欲绝。 他决定为驴举办葬礼,葬礼越隆重越好。他为驴特别定制了一个巨大的柏木棺材,又搭上一个五颜六色的灵棚, ...

活该这一对父女

全好礼全大爷,六十五岁。这老爷子既不自尊更不自爱!好吗,在金河街一带,他的名声可大了。嘛名声啊?不讲理啊!遇事不讲理,得理不饶人,无理搅三分,时不时的跟自己的女儿配合着,还玩个碰瓷。这就是他的名气。所以啊,认识他的,熟悉他的,在视力范围内见到他了, ...

狼来了的故事

间操刚结束,开始上第三节课了。初二五班的梁晓军同学坐在座位上,呲牙咧嘴地两手捂着下腹部。 青年数学老师玫欣菲刚走进教室,梁晓军的同桌高远方便报告说:“玫老师,梁晓军病了,肚子疼得厉害啊 ...

情冷情暖

被开满在路边的鲜艳的黄色所吸引,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小小的黄花绽放在细细的枝头,因为想不起这些花的名字,忍不住微微歪起了脑袋。 不禁想起来当初自己走出家门的时候大概也是这些个花开的时节吧。虽然不知道花朵的名字让暖儿有点遗憾,但是看着好像随时会下起雨来 ...

混账经理

徐小琴跟王竹花是姑舅表姐妹。徐小琴的爸爸是王竹花的亲舅舅,王竹花的妈妈是徐小琴的亲姑姑。她们都二十二岁。前年她们读完了初中,没考上高中,就从农村老家走进了津海市。两个人都在华丰超市做理货员。两表姐妹的关系一直很好。可就在二零一六年的九月十七日上午十 ...

两只乌鸦的故事

有两只乌鸦它们一黑一灰,这一天它们一起去觅食,同时发现了一块肉,这块肉很大,黑乌鸦飞快地跑过去叼住了那块肉,灰乌鸦没赶上,可它虎视眈眈地盯着黑乌鸦嘴里的肉一动不动。 因此黑乌鸦不敢动,它怕肉掉了被灰乌鸦捡了去,它想把肉吞下肚子,可肉太大了,它吞不下, ...

晨练场上的女汉子

在一次社区老人公园联欢活动中,我们社区晨练队表演的太极功夫扇获得了大家的好评,老人们纷纷把义务教练王大姐团团围住,王大姐被感动得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王大姐在我们的朋友圈里,是出了名的女汉子。 说到她,人们就会想起社区老年太极拳表演队的故事,去年整整一 ...

繁华落尽浅留于雍容华贵的美丽

漫山遍野的蒲公英随着缕缕春风飘扬,散落在每一寸土地,而花开满园映入眼底的华丽,深情存留在心底。 我想要的不是哗众取宠,也不是片刻留情。尽管如此,暮晨的晨曦只为你绽放一时美丽,浸湿的眼眸扫落静谧深秋中最后一片落叶,柔情似水化作一染春泥,增添了 ...

老王被吃药

老王被吃药 老王怎么会被吃药,我还真想不到。因为他账算得精,股票也做得不错。可这是真的。 这事还得从几天前说起。 因为老王老婆生病走得早,又没孩子,老王年纪又不是很大,所以一直憋的慌 。所以,老王一直想找个女人做老婆,可老王钱又不多,长相又有点丑,口才 ...

红包

七十岁高龄的母亲,突然手脚发麻无力。到医院检查,确诊为颈椎椎管狭窄压迫了神经,这种病任其发展会逐渐丧失四肢活动功能,大夫说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做颈椎切开手术治疗。我们立刻懵了,我和姐姐商量,最终听从大夫的建议进行手术治疗。 在医院一楼大厅交了三万元手术押 ...

换老大了

金河市童星小学四年一班有三十六名学生,其中有五个是本市大官员的隔辈人。这五个孩子的父母也大都是官员。关键是这些孩子们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姥,那可都是上档次的高官,而且都还在位。余下的三十一位,也都不是普通寻常百姓家的,也都很有点儿背景的。 这是一个星期三 ...

为了五元钱

眼看上班的时间到了,丈夫老吴仍然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报纸,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妻子忍不住问道:“今天你不舒服吗?” “没有,今天不去上班 ...

贪婪的房东

房东是个头发花白的57岁老汉,红扑扑,胖乎乎,一看貌似弥陀佛, 却似乎有些营养过剩。不知是膝下无嗣,还是儿女在外埠,反正,我只看到老夫妻两人。 据他介绍,原以种菜为生,后来赖以生存的土地被征,成了现在蔚蔚壮观的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一小块。按政策他们得 ...

天堂伞

坐了20小时的火车,于嘉水神情恍惚,下车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身后一个姑娘手中的遮阳伞,刚想弯腰拣起来,却不料被匆匆赶着上车的旅客无意中踢到了轨道下。于嘉水非常抱歉,连忙说:“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赔你,您这伞多少钱买的?”姑娘开始有些生气,见对面这人诚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