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洞房

发布时间: 2018-09-14 来源: 安娜文章网 栏目: 微小说 点击:

许大军和傅文明同喜欢一个女同学程素素,许大军175cm,白白净净,身材魁武,有一种男子汉的气

闹洞房

  许大军和傅文明同喜欢一个女同学程素素,许大军175cm,白白净净,身材魁武,有一种男子汉的气场。傅文明身高181cm,戴着眼睛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平时两个男孩都很呵护程素素,而程素素从心里也舍不得放弃谁。

  程素素162cm,瓜子脸,皮肤白皙,眼睛特别迷人,爱穿白色和黄色连衣裙,唱歌很好听,属于校花,难能可贵的是她学习非常优秀。

  三个人都是住校生,每当礼拜天回家,二个男生争着送程素素回家,其实程素素和许大军就住邻村,和傅文明并不同路,可傅文明一直坚持和许大军一起送,风雨无阻,程素素连坐车都是一人一半的路途。

  高二下学期,程素素觉得这样下去对谁都不公平,三个人约好在学校东操场见面。

  程素素说:“你俩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不希望你们俩任何一个人因为我而受伤害,快要高考了,我们一起加油!努力!”程素素接着说:“你们两个人我都欣赏,但我不是脚踏两只船的女人,以后你们俩都不要送我,平时多复习,相互监督,把时间都用在学习上。”程素素想想,觉得说得还不够彻底,就补充了一句,“谁先考上大学,谁就是我男朋友。”

  许大军和傅文明两个人听了非常开心,觉得程素素的话都是说给自己听的。可时间不长,两个人都发觉不对劲,这话是不错,但有问题。若两个人同时考上大学呢?那又该如何?

  其实以许大军和傅文明两个人目前的成绩,考上大学只是时间问题。但两个人很体贴程素素,不想让她为难,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不然这样纠结下去,对谁都是一种煎熬。

  两个人本想打一架,可前不久学校就开除了两个打架的坏学生。这方法不可取,掰手腕,许大军觉得自己胜之不武;跑步。傅文明觉得用自己长处来比,说不出口。

  思来想去,最后两个人想出一个办法,比尿。两个人相约夜里2点在操场见。这夜,明月如昼,星光满天,学校刚刚举行过运动会的操场上,400米跑道白线还清晰可辨。

  两个人相约,许大军在3道,傅文明在4道。傅文明本想提出反对,凭什么不让他在3道,想想自己身高,步频大,这方面占优,想想自己从下午5点就拼命喝水,憋尿,应该是胜券在握,也就无所谓。

  傅文明这么想,这么做,其实许大军一样也准备着,并信心十足。两个人就规则统一一下意见。就是两个人沿各自尿道走、跑随便,并特别指出,尿线不能断,若出现这样情况,从断线处计长。

  比赛开始,两个人初时都小心翼翼走尿,一会状态上来,开始跑了起来,随着尿线的拉长,两个人都紧张地盼着对方先停下来。

  还好两个人几乎同时在终点前不远处停下,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低下头向对方尿线看,傅文明心中一激灵,他永远不能相信眼前的这一幕,许大军的尿线居然比他长了几公分,这怎么可能?

  看着许大军得意的脸,傅文明不甘心,提出检查尿线有没有断。两个人打开手电筒,几乎贴近尿线,生怕漏过一点点线索,随着检查临近结束,傅文明的心在颤抖,他希望此刻撒哈拉大沙漠的太阳能把许大军的尿线蒸干,好让他得遂心愿,然而,奇迹终就没能实现。

  第二天,许大军得意洋洋地出现在教室,那样子就像一名刚刚得胜回朝的将军,而今天教室里却罕见地没了傅文明的身影,老师说:他请假了,身体不舒服。

  当年的高考,程素素和许大军金榜题名,双双考入南京师范大学,许大军物理系,程素素中文系。而傅文明却名落孙山,可他并没有气馁,在第二年的高考中也考入了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但境况和以往不同,程素素已是许大军公认的女朋友,甚至就是未婚妻。

  以后的事就和傅文明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程素素是许大军用实力争来的,是许大军用自己的真心呵护来的,也是程素素自己选择来的。这是一对有着恩爱并深情厚意的伉俪。

  不出所料,两个人牵手4年大学,毕业分在同一个学校。一个教物理,一个教语文。

  第二年两个人相亲相爱地走进了婚姻殿堂。结婚仪式选在许大军的老家,而乡下有个风俗,听洞房。就是让一半大不大,对结婚这事似懂非懂的楞头青事先在不知不觉中躲在床底,偷听夫妻俩房事中所说的话,半夜三更再趁新郎新娘睡着跑出来,然后说过村里人听。

  本来程素素一直坐在新房,人,根本就进不去躲,后来程素素看许大军迟迟不进新娘房,估计许大军被派了许多酒,心疼地出来劝劝。

  许大军喝得晕晕乎乎被程素素搀进新娘房,一头倒在了程素素亲手绣的鸳鸯锦被上,睡着了。

  程素素轻手轻脚地替许大军宽衣解带,好不容易收拾好。因为程素素知道窗口那躲着好多许大军的发小,在听她们俩新房的动静。

  程素素衣服也不敢脱,连翻身都小心翼翼,害怕弄出动静,让这些小子一个个又来精神,等到夜里一点左右,就听窗外有人说:“真没劲,大军白长一大个,新婚之夜竟然呼呼大睡,缺心眼。”

  程素素悄悄地爬起来,到窗口望望,发现那帮小子一个个没精打采地都走了。程素素会心一笑,然后自己轻轻地把衣服脱光,她根本就没想到床底还躲着一个人,其实那帮人故意这么做,这么说,为了就是迷惑程素素。

  许大军这时一翻身,看见程素素裸体站在他面前,窗外的月光柔柔地照在程素素的光身子上,像一个天使,身材匀称,那圆圆乳房坚挺地挑逗着许大军的眼睛,许大军一把将程素素搂进怀里,忘情地亲吻着程素素的唇,渐渐地下移,程素素有点坚持不住,轻声地呻吟。床底那楞头,乐不可支,用手死劲地捂住嘴巴,不让自己笑出声。

  许大军见程素素目光迷离,一下子压在程素素身上,程素素双手搂着许大军。许大军这时也顾不上怜香惜玉,一挺身两个人就合二为一。程素素虽觉得疼痛,但还是强忍着,许大军也心神领会,渐渐地两个人觉得身体越来越空旷,程素素觉得身上的许大军身体轻飘飘的像根羽毛,在天上飞来飞去,又觉得自己如同飘在云端,她想抓住许大军,可许大军还在她体内律动,程素素实在忍不住这么强烈的快感,大声地喊了一句:“大军,我要死了,你饶了我吧!”

  许大军听了这话,更加快了频率。而这一声,有点吓坏了床底的楞头。毕竟他还不知道这夫妻之事。

  程素素紧紧地抱着许大军,这个男人让她心满意足,觉得这些年的等待是值得的。原来程素素和许大军相约婚前守身如玉,把美好的一天留在新婚之夜。

  这是他们俩第一次,因为第二天乡下风俗要把新婚之夜的床单拿出去洗。虽说是洗,其实就是晒,晒床单上是不是见红,若有,婆婆会喜笑颜开,比自己结婚还高兴似的,若不见红,婆婆就会黑着脸对着窗户说一些不好听的话。

  许大军很高兴,程素素也在极力全身心地配合。这新婚之夜,程素素的处子之身初破,流了许多血,可这没让婆家人高兴,却把许大军送上了断头台。

  许大军的身体特别棒,近一个小时的折腾,让程素素高潮迭起,不断求饶。等许大军身体一失去对自己的控制,程素素长嘘一口气,觉得骨头都快散架了。她懒洋洋的双手环着许大军的脖子,幸福得像小猫一样的温柔。

  一会,程素素觉得有尿意,想起来方便。许大军说:“小乖乖,我来抱你尿。”新床很高,上来要踏三个木台阶,而新婚给她们准备的是细颈陶尿瓶,里面准备了糖果和花生之类的东西,名曰:讨喜。

  许大军把尿瓶端到床边,抱着程素素光身子把尿,瓶口有点小,程素素根本就没办法尿,许大光就抱着程素素站起来,准备下床。程素素说一句,我坚持不住,要尿床上了。床底的愣头听着尿床,心想:老娘常骂我尿床,这不,这么大的人不是一样尿床吗?心中一乐,忍不住大笑一声。

  在这个浪漫喜悦的日子,在这夜深人静的新娘房,突然传来的这一声,无异是晴天霹雳,许大军吓得手一哆嗦,把程素素掉在了陶尿瓶上,尿瓶承受不住这突然之力,尖硬的陶刺插进了程素素的下体,刹时鲜血满地。

  许大军就见一黑影如鬼魅一闪而过,他想拉程素素,程素素已经快不行了。许大军断断续续地说:素素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程素素用尽全身力气说:“大军,我不怪你,是我不小心,要怪就怪这风俗习惯,我不能好好伺候你一辈,你要好好活,我若死了,你常来看看我。”

  程素素带着对新生活的憧憬,带着对许大军深深的爱,带着对旧风俗刻骨的痛恨,就这样离开了。

  天还没亮,凄厉的警报声响彻小村,神情恍惚,时而哈哈大笑、时而痛哭流涕目光呆滞的许大军被警察铐走。

  爱心尿瓶成了杀人之据,处子之血成了罪证,那一句人生最美妙的话:我要死了,你饶了我吧!成了量刑的关键。

  牢中的许大军只是疯疯癫癫地重复着一句话:“素素,是我杀了你,是我杀了你。”

  两个月之后,一声枪响,许大军倒下时,脑子里竟然看到了程素素那张哭泣的脸,程素素哭着说:大军,我不怪你。

  三十七年过去了,一对头发花白的老夫妻站在许大军程素素的墓前,轻轻地扶摸着石碑,说:“老同学,你被平反了,你被冤枉了。你们虽然走了这么多年,可闹洞房的风俗习惯不仅仅没被取消,反而愈演愈烈,但法治是越来越健全,老同学啊!我知道你们死不瞑目,我们会常来看看你,陪老同学说说话。大军我当你面喊一声素素你不会怪我吧,素素:你在那边好好照顾大军,我在世间也替你好好照顾咱们的妹子。”

  “姐姐,姐夫,我会和文明会常来看你,你们安息吧!”程玉钰转头对傅文明说:“老公,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体贴与照顾,我唯愿这个世上少一些愚昧无知,多一些良知与文明!”

本文标题: 闹洞房
本文地址: http://www.ayena.net/xiaoshuo/weixiaoshuo/29191.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安娜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一盏被遗忘的台灯梁栋的愿望
    Top